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岁月静好

第五十二章 岁月静好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徐言乘船行过杭州城水门时不由得感慨,他和杭州之间还是有缘分的,只是想不到这么快就能故地重游。

        进了城,徐言带着徐渭、双喜直奔外公家。

        不管怎么说来了杭州不见外公和舅舅都是极为失礼的。

        由于天色已晚,徐言到陈府外时敲了许久的门才有人来开。

        门房见是徐言,连忙将其让了进去。

        徐言此来杭州还有一个目的便是看一看娘亲。

        毕竟娘亲来杭州省亲已经一个多月,徐言十分想念。

        却说徐陈氏得知儿子来了大喜过望,连忙赶了过来。陪在身边的还有徐言的舅舅陈宗之。

        母爱永远都是这个世上最伟大的东西,徐陈氏见儿子有些消瘦,眼泪立时如决堤一般倾泻而出。

        “吾儿辛苦了。娘亲都听说了,你又拿了府试案首。”

        从一个母亲的角度徐陈氏是不希望看到儿子太累的。但她也知道徐、陈两家世代经商看似威风,实则心酸不已。没有背景只能依附于人,若是自家出了做官的哪里还用看别人的脸色?

        何况儿子又这么有才华。诗词那些东西她这个妇道人家不懂,但有一点她很清楚,在科举考试中拿下头名绝非易事。

        儿子连拿县、府两次第一,虽然只是童生试,却也显露出了不凡的实力。

        这种情况下,她身为母亲怎么可能去拖儿子的后腿?

        “儿子哪里辛苦,不过是分内的事罢了。惹得母亲担忧,儿子实在不孝。”

        见儿子这么懂事,徐陈氏欣慰的拍了拍徐言的脑袋道:“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一旁的陈宗之也道:“就是就是,我若是能有秋哥你的才学,老爷子做梦都得笑醒。”

        徐言这才发现外公没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了舅舅,外公呢?”

        陈宗之叹声道:“还不是朝廷那边催的紧,老爷子整日盯在织造衙门,日夜赶工。”

        徐言心中一沉。

        果不其然,虽然嘉靖帝办了孙庆,却并没有减免杭州方面御用丝绸的数量。如此一来,压力自然就来到了陈家这里。

        毕竟织造衙门里多半数的织工都是陈家雇佣的。

        徐言摇了摇头:“总是这个样子怎么行。外公年纪毕竟大了,舅舅你得多帮衬些。”

        陈宗之摊手道:“又不是我不干,老爷子是怕我去帮倒忙,死活也不让我去。”

        徐言心中苦笑,他这个舅舅真是干啥啥不行。

        “今年的丝不好收也只能如此了。”

        徐言顿了顿,继而冲徐陈氏道:“娘亲,明日一早我要去拜见老师,之后可能便住在那里了。”

        徐陈氏虽然有些不舍,但也觉得徐言应该去看看钱老,点头道:“我儿长大了,自己拿主意就好。”

        陈宗之拍了拍徐言的肩膀道:“秋哥你要去孤山的话帮我捎句话,就说这个月的供应过几日便给老爷子送去。”

        “放心好了舅舅。”

        徐言随口应道。

        一家人在一起又叙了叙家常,时间不早徐言便回屋歇息了。

        虽然外公给他备下了一间房间,徐言可随到随住,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单独买一套宅子,这样以后来杭州也更方便一些。

        住在外公家总归有些拘束感。

        却说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徐言便早起前往孤山。双喜和徐渭伴随左右。

        此刻的西湖少了几分夏日的浓妆妩媚,多了几分不着脂粉的宁静。

        进入孤山书院后徐言发现钱老爷子在钓鱼,便小心翼翼的走到其身后替其捶起了背。

        钱德洪扭头一看见是徐言,又气又笑道:“好你小子来了也不出声,是存心要吓死为师吗?”

        徐言委屈道:“是您老太过专注了呀,怎么能怪学生。”

        钱德洪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徐渭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还不尴尬。

        钱德洪显然也注意到了徐渭,清了清嗓子问道:“这个后生是?”

        不待徐言介绍,徐渭便自报家门道:“晚生山阴徐文长拜见钱老先生。”

        一听是绍兴来的学子,钱德洪自然而然的亲切了几分,悠悠道:“是我徒儿的朋友啊。好,很好。”

        徐言赶忙解释道:“恩师,我和文长兄一见如故,就像当初见到您一样。”

        钱德洪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得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当初不是你一再请求老夫怎么会收你这个学生。”

        见师生二人斗嘴徐渭只觉得十分有趣。

        “恩师,我这次来给您带了上好的宁波烧酒,有好几坛都给您放在书斋里了,你您可以敞开了喝。”

        钱德洪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懂事。唔,对了为师听说你府试夺了案首,这很不错。但你切莫要骄傲放纵,院试才是小三关的大考。朝廷委任的浙江提学官已经在路上了,你既然来了杭州便在为师这里收收心。”

        钱德洪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县府一级的考试主考官都是地方官,有政务分心出题难度自然相对较低。

        学官就不一样了,一门心思抓的就是文教,出的题目可谓刁钻至极。

        “恩师也知道雷提学的事了?”

        “怎么就准你小子有消息来源,为师就得耳聋目昏?”

        “学生不敢。”

        徐言哪里敢和钱老先生顶嘴,但一想到即将又要开始一段魔鬼训练,心里十分痛苦。

        “看的出来你这次来杭州还有别的事情。罢了,为师便放你三日假,速速去把事情办妥。之后再回到为师这里来,好好练练文章。你那文章还欠火候。”

        徐言如蒙大赦,拱手礼道:“多谢恩师。”

        钱德洪摆了摆手:“去吧。”

        “学生告退。”

        徐言从孤山书院离开后,便与徐渭前往杭州城中准备买下一间临街店铺用来开书坊,另外要再买下一套宅子。一来可以给徐渭住,二来若是徐言哪次来杭州除了外公那里和孤山书院还能多个落脚之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