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作别过往

第四十九章 作别过往

        徐渭被带至房间,环视四周,只见床、几、桌、椅、屏帷、笔砚、琴、书应有尽有,博古架上摆满了各式古董时玩,墙上挂了不少法书名绘,心中暗暗称赞徐公子果然是个雅人。

        这屋内的景象一时勾起了徐渭的回忆。

        他的父亲徐鏓曾任四川夔州府同知,故而徐渭也算是出身官宦世家。

        可惜在他百日左右父亲便去世了,从此徐家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

        在徐渭的印象中,他的继母、长兄隔三差五就会变卖家中器物。一开始是金石书画,之后便是漆器、屏风、水火炉、小鼎壶、投壶、香炉。再之后便是一些诸如花衣架、茶架、铜面盆、烛台、脚桶之类的杂项家火。

        这便也罢了,最让徐渭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竟然连父亲留下的案头清供也不放过。

        父亲生平最爱的福建“大四连”竹纸、冠绝天下的吴兴兔毫、徽州出的玄香太守墨、肇庆府产的端州砚、花梨木制三格文具匣、紫檀木砚匣、玛瑙山形笔格、方玉笔屏、双莲房白玉水注、四卷荷叶笔洗、玉蟾镇纸、乌木压尺......

        看到父亲收藏一生的挚爱之物一件件被卖掉,徐渭的心在滴血。

        古人曾有言:笔砚精良,人生一乐。文房器具,非玩物也。

        他们卖什么都可以,惟独不应该卖文房器具。

        至此,徐渭对这个残破的家庭已经没有多少感情了。

        继母过世后他更是与兄长貌合神离。寄人篱下的感觉很不好受,惟独能够让他留下来的就是妻子潘氏,可惜妻子不久前也病逝了。

        这才是真正让徐渭下定决心离开绍兴的原因,至于来到宁波投奔徐言则纯粹是机缘巧合了。

        若不是遇到陈茂礼,他原本打算去南直隶太仓做个教书先生,教书育人了此残生。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徐渭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怅然叹道:“两逢佳节独登楼,一醉樽前拟并酬。昨日黄华今更好,此宵明月胜中秋。”

        从即日起他便与之前的徐渭作别了。

        ......

        ......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徐渭便早早起床梳洗。

        他刚刚放下面盆便听到有人在敲门,连忙几步上前去开门。

        启开屋门,却见徐言站在外面,徐渭抖了抖袖子拱手礼道:“公子早。”

        徐言笑着点了点头:“文长兄起得也挺早嘛。”

        徐言打量了一番,发现徐渭已经换上了他昨天叫人送去的崭新月白色湖州道袍,心里暗暗道: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了一身衣服立马就精神了许多。

        “文长兄还没吃早点吧?咱们一起去吃点。”

        徐渭本想婉拒,可肚子此时不争气的咕噜噜响了起来,便苦笑道:“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徐府的厨子是徐怀远重金从杭州请来的,比定海县所有大酒楼的掌勺主厨厨艺还要精湛,天南海北山珍海味无所不会。

        徐渭坐定之后,看着端上来的一盘盘珍馐美味直是惊讶不已。

        福建红腐乳、苏州山楂糕、南京蟹黄包、杭州花下藕、台州的江瑶柱......

        但最让徐渭羡慕的便是山阴的独山菱。

        他记得小时候他还偶尔能吃到这东西,但继母过世后便是再没吃过了。

        徐言当然注意到了这点。

        事实上这道菜是他特地命厨房准备的。

        徐渭是山阴人,如今背井离乡,自然希望能够吃到家乡美味。

        徐言淡淡一笑,悠然吟道:

        “镜水多菱角,独山迥不同。花擎八月雪,殻卸一江枫。萍实甘芳并,莲房气味通。风簷留半月,清供足三冬。”

        徐渭听得一时痴了。

        他口中喃喃念道:“镜水多菱角,独山迥不同...风簷留半月,清供足三冬。”

        良久才是抽离出来。

        “公子实乃大才,随口便能作出如此佳句。”

        这下徐渭是真的服了。

        吟诗作词不难,难在随口得来。

        何况徐言咏的还不是那些常规意象,而是这山阴独山菱。

        徐言笑道:“文长兄过赞了。这独山菱果肉细嫩,即可生食亦可炒作菜蔬,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文长兄是山阴人,一定经常吃吧。”

        徐渭却是面露尴尬:“实不相瞒,徐某已经十余载没有吃过这独山菱了。”

        他十岁时继母去世,之后他便与长兄相依为命。但长兄待他很一般,能给他填饱肚子就不错了,怎么会给他买独山菱打牙祭?

        “唔,是我唐突了。”

        “不碍事。过去的事情徐某都已看开了。”

        徐言闻言大喜,笑道:“这便对了,做人最重要的便是开心嘛。文长兄往前看总归是好的。”

        稍顿了顿,徐言接道:“说来也巧,家父近日在城中新开了一家书坊,但因为安排不开人手暂时无人打理。不知文长兄可否愿意担任这书坊的掌柜?”

        徐言心道若是徐渭拒绝,他便再想办法。

        谁知徐渭当即应道:“得蒙公子看重,徐某定当竭尽全力报效公子。”

        徐言点了点头道:“这便好。一会我便带文长兄去看看这家书坊。”

        却说二人用完早点,带着三两长随出门而去。

        妙峰堂距离徐府并不远,步行便可抵达。

        由于徐言的宣传策略渐渐起了效果,来店里看书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徐渭是秀才,对于书坊自然不陌生。

        但他发现来这家书坊看书的人都围着‘无用之书’区域在看,不由得大为疑惑。

        “公子,为何他们都在看此等‘闲书’?”

        徐言笑道:“文长兄有所不知,最近鄙店新进了一本《西游释厄传》,卖的很好。这些人应该都是慕名前来的。”

        “西游释厄传?”

        徐渭摇了摇头:“徐某从未听过。”

        徐言心道你当然没听过,你若是听过我还拿什么来赚钱。

        “文长兄,我们且去后院说。”

        二人穿过一扇小门便来到后院。

        当初徐言看中这铺子就是因为带个后院。如今院子已经搭起了棚顶,可以遮风避雨,方便在其中印书。

        ......

        ......

        ps:这章把我写哭了,徐文长这过往也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