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以国士之礼待之

第四十八章 以国士之礼待之

        徐渭徐文长竟然从绍兴赶来宁波投奔他,这是徐言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不论如何,徐言在看到那份名帖后都激动的无以复加!

        徐渭是谁?那可是与解缙、杨慎并称“明代三才子”,“青藤画派”之鼻祖,善行草,能操琴,谙音律,爱戏曲的多艺文人。用后世流行的话说就是六边形全能战士。

        当然,徐渭给世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还是充任胡宗宪的幕僚,助其擒获徐海、汪直等大海寇。

        经过最初的激动,很快徐言就冷静了下来。此刻的徐渭应该正是家道中落、屡试不中,妻子亡故的艰难时刻。

        论年岁徐渭也就比徐言大上十来岁,前途如此黯淡,其内心肯定是绝望的。

        这真是上天送上来的绝好机会啊!

        徐言已经决定收留徐渭,不管是留作己用还是将来推荐给朱纨都是不错的选择。

        却说他换了一身湖蓝色道袍,戴了幞头便拔步前往花厅。

        来到花厅前徐言又整了整衣袖的堆叠,这才放心迈步而入。

        此刻徐渭已经在花厅中等候了,见徐言来了连忙上前长揖行礼。

        “徐渭拜见公子。”

        徐言赶忙将徐渭扶起,笑声道:“文长兄多礼了。”

        他细细观察,发现徐渭头戴四方平定巾,穿了一件玉色布绢制成的襕衫,宽袖皂缘,皂涤软巾垂带。

        襕衫是生员的标准着装,只是这身襕衫许是浆洗的次数太多,已经隐隐有些发白。徐言还注意到徐渭的右肩上缝了一块补丁。虽然是用相近颜色的布料补的,但稍仔细看还是能够分辨的出。

        徐渭生着一张国字脸,眉清目秀,留着一撇八字胡,下颌蓄须。

        只是他明显营养不良,脸上带着菜色,眼睛也因为充血有些通红,显得十分憔悴。

        这真是太惨了。

        “快快请坐。”

        徐言拉着徐渭坐下后自己也坐了下来,见徐渭有些拘束便率先破冰道:“文长兄是履卿兄的朋友,便也是我徐言的朋友。文长兄还是称呼我以时吧。”

        谁知徐渭却是摇了摇头:“礼不可废,徐某既然是来投奔公子的,便该守礼。”

        徐言没想到他这么执拗,只得暂且先顺着他的话道:“既然来了便安心住下来,我叫人马上给文长兄收拾一间屋子出来。若是文长兄觉得不方便,我便在府外买下一套宅子赠予文长兄。”

        徐言的态度如此热情,大大出乎徐渭的意料。

        他拱了拱手叹道:“徐某何德何能,竟受公子如此大恩。”

        徐言心道你也太谦虚了。你简直就是聚宝盆,智多星啊。有了你,还愁什么东南不靖,还愁什么倭患不除。你简直就是老天爷送上的礼物。

        但面上他却是不露声色。

        “文长兄,徐某这个人最重义气,既然是履卿兄的朋友,我一定照拂。”

        “多谢公子!”

        徐渭已经感动的快要哭了。

        他虽有秀才功名,但既雇不起书童撑锡面盖伞,也坐不起两人抬的肩舆。

        可以说除了这一身的襕衫,生员的体面已经被他丢光了。

        这种情况下徐言让他重新感受到了尊重,这是他在家乡绍兴万万感受不到的。

        “听闻公子连夺县试、府试案首,真是可喜可贺啊。”

        徐渭心道拜见新东家总要说些好话,思忖片刻如是说道。

        徐言和声笑道:“运气好些罢了。”

        见徐言自谦,徐渭却是摇头道:“若是只凭运气能作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样的名句?实不相瞒,徐某正是仰慕公子的才名才来投奔。”

        徐言暗暗流汗,心道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么问题来了,将来他作诗的时候要不要考虑把徐渭的诗作剔去一些,给这位明代大才子留下些汤喝?不然届时徐渭一首作不出,岂不是尴尬。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徐某听说了,公子师从大儒绪山先生,怪不得有如此才情。”

        徐言心道我才跟着钱老先生学了一个月,不过是学到些皮毛罢了。

        “咳咳,文长兄啊,家师一直嘱咐我行事要低调,还请文长兄不要再夸赞我了。”

        徐渭顿生仰慕之情:“想不到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绪山先生果然没有看错人。徐某...徐某恨不得立刻替公子效力。”

        徐言:“......”

        沉默了片刻,徐言清了清嗓子道:“文长兄一路舟车劳顿,暂且先住下休息几日。待文长兄休息好了,我们再聊效力的事可好?”

        见徐言这么说了,徐渭自然识趣的点了点头。

        “如此便不叨扰公子了,徐某告退。”

        徐言松了一口气,这便唤来双喜,叫他带着徐渭先去住处安顿下来。

        老实讲,徐言还真没有想到把徐渭安排到什么位置上。

        徐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基本上各处用的都是多年跟着老爹打拼的老人。

        绸缎铺、米粮行徐言插不上手,府里的事宜也有管家包办。

        思来想去,徐言能做主的也就是新开的书坊“妙峰堂”了。

        细细一想他确实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替他操持书坊的生意。

        毕竟徐言是要走科举的,必须隐于幕后,不能亲自过问生意。

        至于徐渭嘛,徐言倒是也没坑他。毕竟这位大才子,在历史上终其一生也未中举。

        只能说这就是命。

        至于徐渭的人品自然没的挑。

        历史上成为胡宗宪的幕僚后徐渭可谓兢兢业业,进言献策帮助胡宗宪立下赫赫战功。

        甚至许多胡宗宪的奏疏都是徐渭帮着起草的。

        后来严嵩倒台,胡宗宪罢官下狱,死于狱中。

        徐渭深感痛心,愤而写下《自为墓志铭》,欲自杀为胡宗宪殉葬。索性被人救下。

        而眼下徐渭投奔徐言时可比历史上投奔胡宗宪时更为潦倒。

        徐言毫不犹豫的收留了他,并待之以国士之礼。

        如此雪中送炭,徐渭如何能不感激?

        有道是士为知己者死,徐渭便是这样一个人。

        徐言敢肯定,徐文长肯定会对自己忠心不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