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徐文长来投

第四十七章 徐文长来投

        却说徐小郎君成功劝说老爹买下一座临街商铺。

        这铺子地理位置极好,便在成贤街把东,可以说是定海县的核心地带。

        最难能可贵的是,这铺子还带有一个不小的后院,正好满足前店后厂的模式。

        徐小郎君为其取名曰“妙峰堂”。

        既然要做书坊,当然要先考察同行的经营范围。

        经过徐言的观察发现嘉靖时期书坊经营的书籍种类大致有六类。

        一是全书,如《十三经注梳》;二曰要书,如《四书集注》、《五经集注》等科举工具书;三为经世之书,概讲时务机宜之事;四曰赘书,基本是掇拾陈言旧语;五为益人之书,即医、农之类专业书籍;六曰无用之书。

        这六种大类中前两种是主流,但卖的最好的却是第六种无用之书。

        何谓无用之书?小说杂记大可都归入此类。

        这么看来徐言要写的“西游记”、“红楼梦”自然属于无用之书。

        虽是“无用”,却是有趣,徐言对于这两部大作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饭要一口口吃,书要一章章写。

        急不得,急不得......

        妙峰堂开业第一天,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

        这也不奇怪,书坊一般都有自己的固定客源,许多都是回头客。

        徐言想要虎口夺食,自然要多想些办法。

        宣传肯定是第一位的,思量再三他决定将西游记的第一回单独做成宣传册,免费在定海县城内发放。

        徐府有的是人手,不过耽误一日的工夫罢了。

        “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真个好山!有词赋为证,赋曰: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水火方隅高积土,东海之处耸崇巅。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峰头时听锦鸡鸣,石窟每观龙出入。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仙桃常结果,修竹每留云。一条涧壑藤萝密,四面原堤草色新。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其石有三丈六尺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四面更无树木遮阴,左右倒有芝兰相衬。盖自开辟以来,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

        徐言对这开篇还是很满意的。有文采有悬念,容易勾起人的兴趣。

        在册子最后,还写有欲知下回如何,且到妙峰堂一览。

        相信城中百姓读过这第一回后,便会争相向妙峰堂涌来。

        ......

        ......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陈茂礼回到慈溪县后不久便前往绍兴游学。

        游学期间,他参加了不少文人雅集,期间提及了徐言在宁波府城作的几首绝世诗词。

        一时间徐言名声大噪,所作诗词在绍兴士林之中广为传播。

        绍兴人最注重文采,像徐言这样的天才少年自然被极为推崇。

        徐言的众多崇拜者中便有一位山阴县的秀才,徐渭徐文长。

        徐渭出自山阴县一个没落的官宦家庭,虽然二十岁中了秀才,但之后两次乡试都未能中举。更为可悲的是在他二十五岁时家产被乡绅恶霸悉数霸占,名下宅子、田地荡然无存。翌年妻子潘氏又因病早逝。

        家破人亡,科举不中,至此徐渭对于生活已经绝望,不想继续留在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他急需换个环境,从头开始!

        便在这时他结识了陈茂礼。从陈茂礼的口中徐渭得知了徐言,并对徐言的才华钦佩有加。

        陈茂礼见徐渭生活艰难,便推荐徐渭前去定海县投奔徐言。

        毕竟徐言为人仗义且出手阔气,给陈茂礼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徐渭权衡一番后决定一试。

        反正绍兴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让他留恋的人和物了,便离去罢。

        于是二十六岁的徐渭收拾行囊背井离乡,只身前往宁波。

        ......

        ......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徐渭将最后的盘缠交给了车夫,背着包裹跳下了马车。

        望着定海县城大门,他神情怅然。

        依例接受检查进了城,徐渭按照陈茂礼给他留下的地址前去找寻,没费多少工夫便来到徐府大门外。

        深吸了一口气,徐渭鼓足勇气上前敲了敲门。

        很快大门打开,徐府门房从中走了出来。

        徐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名帖,双手奉上。

        “山阴县秀才徐文长经慈溪友人陈履卿引荐,求见贵府公子。”

        他已经想好,无论如何要留下来,故而将姿态放得很低。

        既然科举无望,总得想个办法糊口,做幕僚是最好的选择。

        门房接了名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大门关上。

        徐渭除了等待没有旁的选择,便闭上眼睛修养心神。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

        徐渭睁开眼睛,发现门房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我家公子有请,请随我来吧。”

        徐渭心中大喜,连忙跟上前去。

        看样子徐公子是打算见他了,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

        ......

        ps:惊喜不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