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人算不如天算

第四十五章 人算不如天算

        翌日一早,徐言和陈茂礼前往府衙拜见马知府。

        按照旧例,府试前十的童生都要前去府衙谢恩。但不知怎地,张以年却是没有出现。

        据说是因为被气得一病不起,亦有说法张公子对知府大人定的名次很不满意,选择用无声的方式进行抗议。

        不管怎么说,张以年此举都是犯了官场忌讳。

        不过马善远人逢喜事精神爽,倒是不甚在意。

        他先是夸奖了一番堂内九人,之后又告诫他们要戒骄戒躁,争取早日拿下功名。

        之后各童生谢恩离开,徐言却是被单独留了下来。

        待众人皆退去,马善远悠悠说道:“本官最近忙着和赵县令办理交接,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大事。还好你今日来谢恩,提醒了本府。”

        徐言连忙拱手道:“还请老大人赐教。”

        “新一期的邸报本官都看了,除了朱巡抚、本官和赵县令的改任,还有一应任免。其中便有浙江提学官的人选。”

        马善远这句话可着实够料,把徐言吓了一跳。

        “老大人,提学官人选定了?”

        马善远点了点头道:“新任浙江提学官乃是雷礼雷大人。”

        这个人选倒是在徐言的意料之中。

        不过按照他的记忆,雷礼应该是在嘉靖二十七年上任。

        怎么如今却是提前了几个月?

        马善远似乎看出徐言的疑惑,捋了捋下颌短髯,压低声音道:“据说此事乃是陛下乾纲独断。也就是进献祥瑞后不久的事情。”

        徐言听罢心中五味杂陈。

        莫非他进献祥瑞的举动让嘉靖帝认为浙江人杰地灵,更应该早些派提学官来替大明选拔人才?

        细细一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如今内阁之中严嵩、夏言都是江西人,甚至有满朝文武半江西的说法。而嘉靖帝是一个玩弄权术炉火纯青的人,自然不乐意看到这种局面。

        帝王之术的核心是制衡,绝不能让某一方一家独大。

        江西籍官员过多肯定已经让嘉靖帝警觉,这才会将目光投向浙江。

        不得不说,嘉靖帝的眼光很是毒辣。

        纵观大明历史,能够和江西抗衡的也就是浙江了。

        江西吉安府和浙江绍兴府绝对可以算是最顶级的学霸府,两府出的进士不计其数。

        只是略微有些讽刺的是,嘉靖帝选的这名新任浙江提学官雷礼也是江西人......

        见徐言有些失望,马善远有些不好意思道:“雷提学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浙江赴任,故而在此期间院试是不可能举行了。待雷提学抵达浙江,定会亲自前往各府县主持。”

        这对徐言来说无异于一大打击。原本他和马知府、赵县令相熟,马知府即便高升,赵县令却是补了其留下的空缺。

        只要朝廷短时间内没有任命提学官,院试的主持大权肯定落在知府身上,那样徐言顺利通过院试拿到秀才功名是没有悬念的。

        可现在雷提学即将走马上任,没有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犯忌讳,去抢办院试。

        那不是打雷提学的脸吗?

        提学官可是四品官,和知府是平级。

        到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双方还如何相处?

        马知府不会,赵县令也不会。

        唉,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但事已至此,郁闷也解决不了问题。

        院试的事情只能从长计议了。

        “多谢老大人提点。”

        不管怎么说,能够从马善远这里得到第一手消息总是好的。

        在徐言的印象中,这位雷提学虽然是江西人,但是和严嵩、夏言这两位阁臣都没什么交情。

        如此一来他也不用担心跟雷提学处好关系会被打上严嵩、夏言的标签了。

        毕竟这两位下场都挺惨,届时树倒猢狲散,党羽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至于雷礼本身嘛,倒是没什么黑点,主持修了不少著作,最终也做到了工部尚书,万历九年寿终正寝,活了整整七十六岁。

        拜这样一位大宗师为座师,徐言肯定不会亏。

        唯一的问题是怎么和这位大宗师搭上线。

        徐言脑中不断思忖着各种可能性,却听得马善远悠悠说道:“还有一件事本官要提醒你一句。听说你与鄞县张以年起了嫌隙,张以年被气得吐血晕倒。年轻人争强好胜这没什么,可槎湖张氏毕竟是鄞县四大望族之首,他的亲叔父又是当朝兵部右侍郎。旁的事情本官无法多说,你且小心吧。”

        徐言心道这马知府说话总是这么谨慎,话说一半让你自己去猜。

        罢了罢了,他多小心点便是。

        “谨记老大人教诲。”

        “恩,本官也有些乏了,你且退下吧。”

        马善远摆了摆手,徐言遂行礼告退。

        ......

        ......

        这次府衙还是收获到一些有用信息的,徐言返回泰来客栈后将提学官即将上任,院试暂停举办的消息告诉了陈茂礼。

        陈茂礼感慨即将与徐言作别,心中十分不舍。

        “既然短时间内不会举办院试,愚兄也要回慈溪了。贤弟一定要多保重!”

        稍顿了顿,陈茂礼吟道:

        “尊前拟把归期说,

        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

        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

        始共春风容易别。”

        老实讲这么多天和陈茂礼相处下来,二人已经成了真正的朋友。

        或者说,这是徐言在大明第一个同龄朋友。

        他当然很珍惜这段友谊,即将作别心中五味杂陈。

        陈茂礼吟诗的举动实在是太煽情了,一时让徐言的情绪无处释放,情不自禁的吟道:

        “宁波一夜雨,便添了几分秋色。奈此际萧条,无端又听、四明风笛。咫尺层城留不住,久相忘、到此偏相忆。依依白露丹枫,渐行渐远,天涯南北。

        凄寂。黔娄当日事,总名士如何消得?只皂帽蹇驴,西风残照,倦游踪迹。廿载江南犹落拓,叹一人、知己终难觅。君须爱酒能诗,鉴湖无恙,一蓑一笠。”

        陈茂礼听得一时痴了。

        良久他才如梦初醒,激动的握着徐言双手道:“以时贤弟你放心,你我之间友谊始终不渝。因为不怨,所以不变!”

        徐言点了点头:“因为不怨,所以不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