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你不配

第四十四章 你不配

        杀人莫过于诛心。

        张以年此刻便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绝望,真的是太绝望了。

        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徐言怎么会知道这诗不是他作的?莫非徐言开了天眼?

        这不可能,一定是徐言在诈他!

        张以年强打起精神来,哂笑道:“徐公子真是血口喷人,你怎敢肯定这诗不是我作的?”

        “很简单,你不过是个纨绔公子,懂什么种禾,又懂什么种蔬?更不用说炊禾,摘蔬了。张公子,作诗之前最好先动动脑子,不要以为旁人那么好哄骗。”

        徐言云淡风轻的点出了张以年的破绽。

        张以年满面羞红,却是不肯承认。

        “你这只是推测,凭什么本公子不能炊禾,摘蔬了?要按你这么说,本公子也可以说方才那首诗不是你作的!”

        面对张以年这苍白无力的回击,徐言差点笑出声。

        说完了?就这?这厮已经开始无能狂怒的模式了啊。

        徐言摊了摊手道:“证据呢?没有证据你就是污蔑。”

        徐言那首诗作的滴水不漏,张以年当然拿不出证据,恨得牙痒痒。

        憋了良久,他才咬牙道:“就凭你不过是个破烂县上不了面的粗坯!你敢不敢再跟我对诗一轮!”

        他这话一出登时惹了众怒。当场定海县童生纷纷抗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破烂县?”

        “你把话说清楚,定海县人招你惹你了?”

        “你这厮好大的优越感,以为鄞县是府治所在便高人一等。你算个什么东西!”

        “对,你凭什么连带着我们都骂了!”

        “你才是上不了台面的粗坯!”

        张以年理亏,自然不敢还嘴。不然愤怒的定海县众人恨不得把他生撕了。

        徐言乐得所见,并在这时狠狠补了一刀。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

        在场众人皆被这首词吸引,机灵的当即开始解释:“徐案首这是借咏梅表达自己冰清玉洁,无意苦争春。”

        “徐公子真是大度啊,张以年这种人确实不配合徐公子相提并论。”

        “徐案首和他比试就是自降身价。”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简直是云泥之别啊。”

        “不得了,不得了啊,大明这是又要出一位神童呢。”

        “徐公子真乃大明的诗仙词圣啊。”

        徐言看了一眼身旁的陈茂礼,见他露出钦佩的神情,淡淡一笑:“履卿兄我们走吧。”

        张以年见徐言赢了就跑,再不给他翻盘的机会,一时气火攻心昏了过去。

        ......

        ......

        却说徐言与陈茂礼一回到泰来客栈,陈茂礼便连声赞叹道:“以时贤弟真是好诗才,那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实在是太惊艳了。还有那句‘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妙哉妙哉!”

        徐言笑道:“履卿兄便别夸我了,我也不过是妙手偶得之。下次就不一定能作的出了。”

        “那张以年没拿到府试案首,心中愤恨不已。他以为可以凭借对诗踩贤弟一头,赚回些面子,却不曾想却扑的脸都抬不起来了。”

        “人心要向善嘛,他这种跋扈嚣张之辈就是缺教训。”

        “以时贤弟所言极是。看张以年的样子应该是快气死了。”

        二人相谈甚欢,却是突然有人敲门。

        双喜前去开门,见是小二便扭过头来问:“少爷叫他进来吗?”

        徐言心情不错,便点了点头。

        小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徐言面前,满脸堆笑道:“恭喜徐公子喜获府试案首。”

        徐言心道这消息传得倒也是快。

        “这十几日,你伺候的有心了。”

        小二连忙道:“这都是小的该做的。掌柜方才说了,我家客栈出了一名府试案首,沾了喜气。这些时日徐公子的房钱便免了,只请徐公子赐下一副墨宝,留给小店。”

        徐言思忖了片刻,觉得这十几日的房钱也是不菲。既然有免单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不过他的字实在有些平庸,若是由他题字有些不妥。

        “我这位贤兄最善书法,我来题对联他来写如何?”

        小二想了想,又没有人见过徐公子的墨宝,只要这对联是徐公子出的便是了。

        “当然可以。”

        “不过,如此一来陈兄肯定要拿一笔润笔费。这钱总不能我来出,要不就把陈兄的房钱也一并免了吧。”

        徐言微微一笑。

        小二面露难色道:“这个...小的做不了主,且容小的去问问掌柜。”

        说罢便转身离去。

        小书童双喜无比崇拜的望着徐言,心道少爷虽然败家,但是也很会赚钱啊。

        “以时贤弟真乃妙人矣。”

        陈茂礼对徐言愈发佩服了。

        “过奖过奖。”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工夫,小二去而复返,还带着笔墨纸砚。

        他气喘吁吁的说道:“徐...徐案首,我家掌柜已经同意了。还请您赐下对联。”

        徐言点了点头道:“双喜还不帮履卿兄铺纸研墨。”

        双喜心道我素来是只伺候少爷的,不过这位是少爷的好友,便将就将就吧。

        待双喜准备好了,徐言冲陈茂礼致意:“还请履卿兄代劳。”

        说罢清了清嗓子吟道:

        “上联:三十年县考无名,府考无名,院考也无名,人眼不开天眼见;

        下联:八十日乡试第一,京试第一,殿试又第一,白衣脱下绯袍归。

        横批:否极泰来”

        徐言怕陈茂礼记不住念得很慢,之后又重复了一遍。

        待陈茂礼写完对联徐言接过来看了看,果然字写的比他好多了。

        陈茂礼心道徐言这副对联写的极妙。上下联写尽读书人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心酸。横批点名主题的同时,还将泰来客栈的名字容纳进去,确实很精妙。

        小二虽然不怎么懂,但也知道徐言写的对联不会差,接过对联便连连谢道:“多谢徐公子、陈公子。小的这便拿去给掌柜的。”

        ......

        ......

        ps:写的有那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