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府试案首

第四十二章 府试案首

        九月十五,天高气爽。

        拖了许久的府试成绩正式公布。

        得知放榜,无数学子奔向府衙外想要看一看自己有没有在榜上。

        虽然录取比例很低,但学子们都愿意相信自己是那个幸运的人。

        徐言和陈茂礼却是没有紧赶着去。

        对他们而言,上榜是一定的,具体无非是名次问题罢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赶在人潮最汹涌的时候去凑热闹?

        徐言决定先跟陈茂礼下几盘棋,等到人少些再去看榜。

        小书童双喜却是耐不住,执意要先去看看。

        徐言也不阻拦,任凭他去。

        “哎,以时贤弟落子无悔,你可不能悔棋啊。”

        见徐言想要拾起已经落下的白子,陈茂礼有些急了。

        “哈哈,履卿兄你这眼睛一直盯在棋盘上啊。”

        “这是自然,如今你我打成平手。这一局可是要分胜负的。”

        陈茂礼十分认真地说道。

        “罢了,我不过是和履卿兄开个玩笑。”

        二人的棋艺基本是相当的,陈茂礼擅长布局,徐言擅长中盘搏杀。

        一个打法稳重,一个激进。可谓是茅与盾的较量。

        二人杀至中盘,徐言利用陈茂礼的一个小失误吃下数子,并一直凶狠进攻最终雪球越滚越大。

        陈茂礼招架不住,最终弃子认输。

        “哎,终究还是败给了贤弟。”

        陈茂礼有些懊丧的说道。

        徐言笑道:“愚弟也是险胜罢了。”

        便在这时小书童双喜去而复返,哭丧着脸道:“人太多了,我根本看不到榜。”

        徐言摊了摊手:“少爷我怎么说来着,偏偏你就是不信。”

        陈茂礼面露喜色:“既如此,咱们再杀上两盘可好?”

        徐言却是摇了摇头:“今日便下到这里吧。咱们收拾收拾也差不多可以去看榜了。”

        虽然心有不甘,但陈茂礼也知道看榜是更重要的事情,下棋嘛可以随时下。

        只是今日算是败给了徐言了。

        却说二人换了一身崭新的袍衫,戴上方巾一齐出门而去。

        待他们从泰来客栈走到府衙前时发现人已经散去不少。许多落榜的考生神情沮丧,口中默默念叨着什么。

        徐言摇了摇头,心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府试是一定要大量刷人的,有人欢喜就会有人愁。

        徐言与陈茂礼慢慢向前靠去,已经可以看到贴出的红榜。

        与县试榜单不同,府试榜单乃是一张整榜。

        密密麻麻的中式名字写在一张大榜上,十分考验人的眼力。

        徐言定睛瞧了许久还是看不太清,心道还得再往前凑一凑。

        便在这时突然人群散了开来。

        徐言扭头去瞧,却见张以年在一帮读书人的簇拥下朝这边走来。

        陈茂礼自然也注意到了,叹了一声道:“真是冤家路窄。”

        徐言倒是毫无惧意,安慰陈茂礼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履卿兄别怕。”

        陈茂礼轻点了点头。

        张以年并没有直接前去看榜,而是朝陈茂礼走来。

        他手中拿着一柄折乌骨泥金扇,轻轻一甩扇面便自然张开。

        张以年轻扇了扇,悠悠然道:“庭下石榴花乱吐,满地绿阴亭午。午睡觉来时自语,悠扬魂梦,黯然情绪,蝴蝶过墙去。

        骎骎娇眼开仍,悄无人至还凝伫。团扇不摇风自举,盈盈翠竹,纤纤白苎,不受些儿暑。履卿兄,文徵明这首词可还入得你的眼?”

        见张以年开口便是一股敌意,陈茂礼也不示弱,慨然回道:“这扇子极好,扇面上的诗画也极好。只是用扇的人当不起文衡山的手笔。”

        张以年放声大笑:“履卿兄还是脾气那么大,果然不愧是慈溪第一学子。”

        他顿了顿继而接道:“你是慈溪县案首,张某是鄞县案首。如今同赴府试,却不知是慈溪人学问更强,还是鄞县的学子更有才能。”

        他这话一出瞬时引得轩然大波。宁波府中慈溪县和鄞县文教皆盛,都是科举大县。参加本次府试的两县考生皆是不少,此刻纷纷议论开来。

        “那便看榜好了!”

        泥菩萨尚有三分气性,事关整个慈溪县读书人的颜面,陈茂礼自然不会相让。

        张以年冲身边书童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前去看榜。

        过了片刻书童还没回来,张以年不由得蹙眉,心道这蠢货不会是从后往前看的吧。以本少爷的实力,府试案首难道不是如探囊取物一般?

        又过了盏茶的工夫,那书童才折了回来苦着一张脸道:“少爷,榜上没有您的名字。”

        张以年先是一愣,旋即暴怒挥手狠狠扇了书童一巴掌。

        “混账,在这说什么胡话!”

        书童被抽得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才站稳,委屈的哭道:“少爷,榜上真的没有您的名字。”

        张以年脸色极差,他当众出丑如何忍得了,狠狠一脚踢向书童。

        “给我滚开!”

        一脚踢开书童,张以年亲自前去看榜。

        他自然是从前往后看的。一连看了十几名,确实没有自己的名字。

        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榜上也没有陈茂礼的名字。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要知道他和陈茂礼的实力在这次府试众考生中可谓数一数二。他们竟然都没有上榜,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便在这时,衙门大门突然打开。

        一名书吏手中拿着一张红纸走了出来。

        他站定之后扫了一眼众人,清了清嗓子道:“按知府大人令,本次府试前三名单独公布!”

        众人皆是一惊,原来刚刚榜单上并不包括前三!

        张以年神色总算好了一些,心道自己一定就在前三之中。

        “第三名,慈溪陈茂礼!”

        话音刚落,众人皆朝陈茂礼投去艳羡的目光。

        “第二名,鄞县张以年。”

        张以年闻言颇是失望,他攥紧拳头牙齿咬着嘴唇,胸脯上下起伏。

        不过让他略有安慰的是,自己压了陈茂礼一头。只是不知道这府试头名被谁夺走。

        “本次府试案首,定海县徐言!”

        随着书吏公布了府试案首,本次府试全部名次已经揭晓。书吏继而将手中红纸贴在了大红榜单上面,因纸上只写了三个名字,每个名字都显得十分醒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