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简在帝心

第四十一章 简在帝心

        汪太监念完那句诗,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马善远、赵若海都是进士出身,如何不明白皇帝陛下传这句话给徐言的意思?

        徐言更是推金山倒玉柱冲正北方向纳头便拜。

        他拜的自然是大明天子。

        “草民徐言谨遵陛下教诲。”

        汪太监微微颔首,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徐小郎君,可以起来了。”

        徐言闻言缓缓起身,情真意切道:“陛下日理万机,操劳国事,仍能关心徐某一升斗小民的学业,草民真是感激涕零,恨不能为陛下粉身碎骨,肝脑涂地。”

        汪太监嘴角一扯笑道:“瞧徐小郎君说的,怪吓人的。皇上乃是千古圣君,可不会让你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徐小郎君当发奋读书,方不负皇上所望。”

        徐言连忙拱手道:“多谢钦使提点。”

        汪太监摆了摆手:“罢了,咱家不过是传个话,你要谢还是谢陛下吧。”

        稍顿了顿,汪太监露出些许倦意:“既然圣旨已经传完,皇上的口谕也已带到,咱家便先回去歇着了。”

        说罢踱步走出堂去。

        众人纷纷拱手:“恭送钦使。”

        汪太监前脚刚走,徐言便转而冲马善远、赵若海行礼道:“恭喜马大人、赵大人高升。”

        马善远与赵若海相视一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对马善远而言,知府到侍郎的提升是巨大的,别看只有一品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更别提还是六部侍郎这种级别的京官。虽然是南京衙门,比不得京师,但他已经很满意了。

        赵若海也是同理。他本来是七品官,即便考评优异补个五品的缺就已经很不错了,如今连跳数级直升四品,青袍变绯袍,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马善远咳嗽一声道:“说起来多亏了贤生啊,若不是贤生发现这白龟并主动献出,陛下也不会敕封我们。”

        赵若海也接道:“侍郎大人说的不错,此功当记在贤生头上。”

        此处没有外人,马、赵二人自然是有一说一。

        别看嘉靖帝在圣旨中把二人夸得犹如治世之能臣一般,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有献祥瑞的功劳,使嘉靖帝龙心大悦。

        同理,巡抚朱纨能够升任总督自然也是献祥瑞的功劳,至于抗倭只能占一小部分。

        “二位大人过赞了,这是学生的本份。”

        如今这个局面,对徐言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马善远调任南京礼部侍郎,宁波知府的位置由赵若海顶替。

        赵若海可是徐言半个老师,有他掌牧守宁波府,徐言接下来几年的日子应该相当好过。

        “陛下亲开御口,赐下贤生金句,可见对贤生之看好。贤生一定要发奋努力,切不可令君父失望!”

        明眼人都能看出徐言已经简在帝心了,这个时候嘉奖提拔便是顺水推舟。

        如果说之前两日马善远还在为定谁为府试案首发愁,如今却是已经打定主意。

        本次宁波府试案首非徐言莫属。

        道理很简单,天子钦点的“务学”后生,谁敢打压?

        此刻卖徐言一个人情,日后等到徐言飞黄腾达,他的收益定会极高。

        至于说张以年嘛,就老老实实当回老二吧。

        若是几日前马善远还有些忌惮槎湖张氏的背景,毕竟张以年的叔父张时彻官拜兵部右侍郎,官位在他之上又是京官。

        可现在马善远却是丝毫不虚了。他只需等到吏部文书送达便可以办理交接,去南京走马上任。

        张时彻是兵部侍郎,他马善远是礼部侍郎。

        大家都是侍郎,谁还比谁低一头不成?

        “谨遵老大人教诲。”

        徐言连忙拱手道。

        赵若海冲徐言使了个眼色,徐言心领神会,便主动告退:“学生便不叨扰二位大人了。”

        说罢深施一礼退了出去。

        看着徐言走远,马善远捋着胡须笑道:“此子年纪轻轻却如此老成,前途无量矣。”

        赵若海赔笑道:“侍郎大人说的极是,下官收下他这个门生便是看重了这点?”

        “哦?奉之收了徐言做学生?下手倒是够快的嘛。”

        马善远作惊讶状。

        “侍郎大人说笑了,下官也是为国举贤嘛。”

        两个老狐狸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如今本官即将调到南京礼部赴任,奉之也补了本官的缺,却是不知道定海县令会由谁来担任。”

        赵若海细细品了品马善远的话,沉然接道:“新的定海县令肯定是由吏部来定。不过这不重要,待院试之后,新取的秀才要根据成绩选择府学、县学就学。下官定会关照徐言一番,将其安排在府学就读。”

        马善远点了点头笑道:“如此本官便也放心了。”

        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

        四品到三品是道坎,马善远能够突破这道坎成为三品大员全靠徐言抬了一手。他自然希望能给徐言回份薄礼。

        赵若海补了宁波知府后,定海县令是个新人,与他们都不相熟。那么徐言如果留在定海县学进学,赵若海是照顾不到的。

        只有把徐言定在府学中就读,赵若海才好帮扶一二。

        ......

        ......

        却说徐言一出府衙,再也难以压抑心头的喜悦。

        一系列机缘巧合之下,竟然使他的名字传到当今天子嘉靖帝的耳中,并让皇帝记住了他这个人。这简直是出乎徐言的意料。

        如今他也是简在帝心的人了,行事做派更要小心持重,切不可因小失大毁了大好前程。

        徐言返回泰来客栈后直奔房间,双喜和陈茂礼见徐言回来了连忙迎了出来。

        “少爷,你可算回来了。”

        双喜拿出帕子给徐言擦汗,但徐言比他高出足足一头还多,他得踮起脚尖才能擦到徐言的额头。

        “去了这么久,可把我吓死了。”

        陈茂礼也道:“官府的人没有为难贤弟吧?”

        徐言笑了笑道:“倒也没什么大事。”

        他自然将汪太监传旨的事情按下不提。

        “如此便好。方才那盘棋愚兄还没下痛快,这下定要再和贤弟杀上几盘。”

        徐言此刻心情大好,随口应下:“履卿兄有命,敢不从尔?”

        ......

        ......

        ps:幼苗咱也不敢要打赏,弱弱的问一句能否多投点推荐票…新书期大家最好不要养书,毕竟要pk给推荐的。幼苗需要呵护,都快渴死了呀╭(╯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