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皆大欢喜

第三十九章 皆大欢喜

        约莫过了两个多时辰,定海县令赵若海急匆匆的赶到府衙。

        由于时间太过匆忙,赵县令甚至没有时间洁面熏香,一路紧赶生怕让钦使久等。

        这于他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自然容不得任何差池。

        赵县令抵达,自有衙门公人前去通禀。

        汪太监在园子里闲的都快发霉了,正靠在亭子里听曲,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大喜。

        “快,快扶咱家起来。”

        马知府赶忙上前搀扶,谄媚道:“让钦使久等了,下官安排不周,罪过罪过。”

        汪太监竖起兰花指笑道:“咱家哪里有那么娇贵。只是期望着早些宣了圣旨,办好差事。”

        稍顿了顿,汪太监咦了一声:“咱家要在哪里宣旨?”

        “下官已在二堂排好香案,静候钦使驾临。”

        “如此,便去二堂吧。”

        却说二人一前一后在左右簇拥下来到二堂。马知府见赵县令和徐言都已到了,便冲汪太监拱手道:“启禀钦使,赵县令与徐童生皆已到了。”

        汪太监扫了一眼,见到一个身着青色官袍的中年男子,心道该是赵县令了。

        至于徐言嘛,肯定就是不远处那个身材有些瘦削的少年郎。

        他点了点头,随即从近侍手中接过一个长条形的木盒,轻轻启开盖子。

        盒子中有两卷圣旨,汪太监先是将其中一卷取了出来。

        马知府与赵知县见状纷纷跪倒在地,冲着汪太监的方向叩首。徐言见状也是有样学样,准备接旨。

        传旨是太监的绝学,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声音很适合抑扬顿挫。

        汪太监自然也掌握了这项技艺,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用极为尖细的声音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宠绥国爵,式嘉阀阅之劳;宁波知府马善远,忠君体国,为官三载疏浚水道,舟楫得以畅通,商旅便于往来;重教兴文,建书院,置学田,士子竞进,民风向善......兹特擢为南京礼部右侍郎。

        敕命

        嘉靖二十六年九月初二日之宝

        念罢之后,汪太监又从木盒中取出另一卷敕命,清了清嗓子继续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朝廷待士之恩,莫重于褒锡。定海县令赵若海老成持重,扶贫济困,百姓乐业;为政清廉,持法公允......兹特擢为宁波知府。

        敕命

        嘉靖二十六年九月初二日之宝

        两道圣旨不过是短短百余字,但汪太监却是倾注了极大的情感,充分表达出了天子的威严。

        念罢之后,汪太监咽了口吐沫,回味了良久。

        待他回味够了,扫了一眼跪着的马、赵二人,沉声道:“二位大人领旨吧。”

        马知府和赵县令心中已是激动不已,此刻拼命压制喜意,高呼吾皇圣明,之后起身领旨。

        见徐言还在跪着,汪太监笑道:“徐小郎君也起身吧。”

        徐言愣了一愣,这就完了?

        就这?

        马知府、赵县令都加官进爵了,他呢?

        其实从汪县令开始宣旨徐言就觉得有些不对。

        作为明史教授,对于明代圣旨他还是很有研究的。

        皇帝的圣旨种类很多,一般有三类。

        诏曰用于诏告天下。凡是有重大政事须要布告天下臣民的,使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做开头,宣示范围最广。

        制曰是宣示百官时所用。凡是圣旨中表达皇恩浩荡时,都以“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开头。其并不下达于普通百姓,宣示范围次之。

        敕曰的宣示范围最小,一般是皇帝在给官员加官进爵时所用。

        一连两道圣旨都是敕曰,不明摆着是封赏官员的嘛。

        徐言现在不过是个连功名都没有的书生,自然不太可能得到嘉靖皇帝的封赏。

        当然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不过现在看来,确是他想多了。

        便在这时,不知马知府从哪里掏出厚厚一叠银票塞到汪太监手中,满脸堆笑道:“钦使辛苦了,还请在宁波多歇几日,也好让下官略进些心意。”

        “马知府...哦不,是马侍郎有心了。既如此,咱家也就却之不恭了。”

        说罢便将银票置于袖中。

        赵县令自然也是有备而来,他准备的银票虽然没有马知府多但也有数张。

        “钦使一路辛苦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见赵县令也这么识趣,汪太监简直乐开了花。

        “哎呦,好好好,都说浙江人杰地灵,宁波尤甚,咱家现在算是信了。成,咱家便多在宁波府待上几日,也好沾一沾这仙气。”

        说着便把银票塞入袖中。

        太监身体残疾,故而心理多少会有些扭曲。

        他们最大的爱好便是捞钱。

        平日里汪太监在宫中比不过那些资料老的太监,好不容易捞到一个传旨的活儿,自然想着大赚一笔。

        这马知府和赵县令也确实很懂事,让他很是欣慰。

        “有一句话下官不知当讲不当讲?”

        见汪太监心情大好,马知府趁机搭话。

        “但说无妨。”

        “不知抚堂大人得何封赏。”

        汪太监此行浙江先是去的杭州,朱纨接旨之后才折来宁波。

        马、赵二人皆加官进爵,怎么会少得了朱纨?

        “咱家还以为是什么,过几日吏部的公文便会下发,邸报上也会刊载,有什么说不得的。陛下觉得朱巡抚忠孝贤能,抗倭有功,特擢升为闽浙总督、加封太子少保。”

        此言一出,马知府和赵县令皆是一惊。闽浙总督可绝对是封疆大吏了,太子少保的加封更可以看出天子对朱纨的欣赏。

        徐言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进献祥瑞的策略真的起到了效果。

        朱纨原先是以右副都御史之职领闽浙提督、浙江巡抚。

        如今擢升为闽浙总督,虽然相比闽浙提督只有一字之差,却是高了数级。

        提督只管军务,总督却是军务、政务一肩挑,而且是横跨闽、浙两省,可谓是极得宠信了。

        唯一遗憾的是嘉靖帝没有封赏徐言什么。

        便在这时汪太监似乎想起了徐言,竖起兰花指笑道:“徐小郎君,陛下特地让咱家来给你传一句话:帝王所图治,务学当为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