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拼的就是背景

第三十七章 拼的就是背景

        赫赫温风扇,炎炎夏日徂。

        江南的天气便是如此,让人捉摸不透。

        虽已是夏末秋至的时节,但秋老虎厉害起来也是不讲道理的。

        明伦堂中已比考棚里凉爽许多,饶是如此徐言也已是大汗淋漓,湿透了衣衫。

        好不容易挨到可以交卷,徐言总算松了一口气。

        考场不得逗留,徐小郎君交罢卷子便拔步离开。

        此刻考棚中的考生也陆陆续续交卷,人流汇聚在一起,增添了闷热的感觉。

        好在此刻退场的考生尚不算太多,要不然这前心贴后背的可有的受。

        随着人流出了府学大门,徐言便拔步往惠来客栈的方向走。这么多人这么多卷子,马知府要想全部看一遍没个几日工夫是不可能的。现在关心名次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回到客栈喝点小酒敬候佳音。

        他方是走了十几步,便听到有人在喊他。

        回头一看,果然是陈茂礼。

        “贤弟等等我!”

        陈茂礼小跑几步追了上来,苦笑道:“这天气实在是太闷热了,为兄这身衣裳就跟在水里泡过似的。”

        徐言也道:“谁说不是呢,不过习惯习惯也好。将来秋闱大比可是在八月中,比这还要热。”

        “贤弟考的如何?愚兄见你早早答完题目,必定是成竹在胸。”

        陈茂礼摇头晃脑又欲吟诗,徐言赶忙打断道:“只能说发挥的还行,名次如何还得府尊大人定夺。”

        “不管怎么说只考一场就是幸事,不然这么闷热的天气万一正场没过还要接着考就太折磨人了。”

        陈茂礼顿了一顿道:“以时贤弟,既已考罢府试,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徐言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

        ......

        府试考罢,便该轮到知府马善远难受了。

        无数文章等着他阅览,虽然有府学训导帮忙初筛,也着实够闹心的。

        天气实在过于闷热,看了几十篇文章后马知府实在受不了了,命令府学训导筛选出两百篇优秀文章再呈给他看,其余的通通卡掉。

        做起甩手掌柜虽然痛快,但马知府仍有心事在怀。

        筛出通过府试的童生简单,要定前几名的名次却是有些难。

        尤其是这府试案首,简直是无数人眼中的肥肉。

        一开始他是想保徐言的,不然也不会暗示题目与他。

        但现在风向却是有些变了,鄞县县令崔述昨日特地来找他诉苦,张家二老爷张时扬亲自去了一趟县衙,要求确保儿子张以年获得府试案首。

        槎湖张氏乃是鄞县四大望族之首。

        其家族代表张邦奇是弘治十八年的进士,一路累官做到了礼部尚书,三年前才刚刚作古。其侄儿张时彻亦丝毫不差,嘉靖二年登科后一路官运亨通,今年年初刚刚卸任四川巡抚,改任兵部右侍郎。这样的望族岂是马知府得罪的起的。

        只是马知府没想到张氏家族的胃口这么大。张以年已经拿了县试案首,如今竟然连府试案首也要拿去吗?

        但徐言也不是随意拿捏的啊。这位可是浙江巡抚朱纨的忘年小友,听说还是钱德洪的关门弟子。

        一个是当年兵部右侍郎的亲侄儿,一个是顶头上峰浙江巡抚的忘年小友,到底取谁为案首着实是个难题。

        哎,头疼,头疼!

        其实像县府一级别的科举考试文章水平只要不是差的太多,最终决定名次的都是家族背景。

        马知府又何尝不知?只是如今他被夹在中间,实在是左右为难。

        一想到这他就开始暗骂鄞县县令崔述滑头,把这烫手的山芋抛给了他。

        ......

        ......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嘉靖帝于九月初收到浙江巡抚朱纨进献的白龟后龙颜大悦,下旨嘉奖进献祥瑞之人。

        巡抚朱纨自在其列,名单中还有宁波知府马善远、定海县令赵若海。

        传圣旨这种事情自然耽搁不得,汪太监坐船从通州出发经京杭运河一路行来紧赶慢赶在九月十二抵达杭州,传旨褒奖了巡抚朱纨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宁波。

        说来也巧,汪太监抵达宁波府城的那日,府试恰好结束两日。

        如此一来马知府哪里还有什么心思阅卷定名次,急忙命人摆好香案准备接旨。

        待汪太监抵达府衙后,宁波府大小官员已经跪了一地。

        汪柄好不容易捞到一次外出传旨的机会,自然要抖一抖威风。

        他扫视了一番堂内众人,清了清嗓子道:“马知府何在?”

        马善远连忙挪了挪膝盖赔笑道:“下官宁波知府马善远拜见钦使。”

        汪太监点了点头道:“定海知县赵若海与童生徐言可在?”

        马知府连忙回道:“回钦使,赵县令应是在县中坐堂,定海县距离府城不远,下官这就派人去唤。徐言刚刚参加了府试,如今府试成绩未出他肯定也在城中。”

        接旨这种事情一般参与的都是官员,没有官身和功名的普通人很难参与其中。但既然钦使问了,马知府自然有啥答啥,将徐言的行踪一并报出。

        “这便好。马知府速速派人去办吧,免得咱家再跑一趟。等人到齐了,咱家一并宣旨。”

        汪太监刚刚从杭州来到宁波府城,可不想屁股还没坐热又要跑一趟定海县城。

        能够把人集齐一次宣读完圣旨自然是最好的。

        见马知府等人还在跪着,汪太监皱了皱眉道:“马知府先起来吧,咱家还没宣旨呢。你这跪的咱家消受不起啊。”

        马善远这才敢起身,他振了振袍服上前一步谄媚道:“钦使一路辛苦了,还请上座。”

        汪太监也不客气,几步上前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马知府自然命人好茶好点心的招待着汪太监,虽然面上平静如水,心中已是激动不已。

        天子派钦使来宁波传旨,说明进献祥瑞一事讨了皇帝欢心。他千盼万盼的仕途转折点终于要来了!

        ......

        ......

        ps:嘿嘿,这波铺垫终于收到效果了,求波推荐票啊兄弟们~新书期对一本书来说至关重要,大家的支持就是老坤继续创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