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宁波府试

第三十六章 宁波府试

        原来陈茂礼和张以年之间还有这么一桩往事。

        不得不说文人相轻真的是一大传统,张以年在稽山书院进学多年,自然认为他比旁的宁波学子水平高上一头。偏偏陈茂礼打了他的脸,这如何忍得了。

        不过这张以年的心胸实在是有些狭隘,你要争头名考场上争便是了,再不济作出一首力压陈茂礼的诗啊。

        “以时贤弟,这事便算了吧。马上就要开考,切莫要节外生枝。”

        陈茂礼这个态度徐言也能够理解,便轻点了点头。

        府试的检查要比县试严格许多,不但考篮需要检查,还要搜身。就连发髻也要打散,防止有夹带。

        考生陆陆续续的往里走,终于轮到徐言和陈茂礼。

        陈茂礼先行通过检查,轮到检查徐言时,一名胥吏小声在其耳旁道:“是定海县徐言徐公子吧,府尊大人有吩咐,您直接前往明伦堂候考即可。”

        徐言点了点头。原来府试考生众多,全部在明伦堂考肯定坐不下,马知府命人照例搭建起临时的考棚。

        考棚虽然能够遮风避雨,但条件毕竟简陋,马知府这番关照自然是希望徐言能够不受外界影响,最大程度发挥自己的水平。

        徐言接过考篮跟着人群往前缓缓挪动。

        由于府试考生实在太多,挪动的速度犹如龟速。

        好不容易来到明伦堂前,徐言吸了一口气阔步走入堂内。

        早有胥吏在一旁检查考牌,按照事先定好的坐席入座。

        徐言竟然被排在了第一排,就在马知府的眼皮底下。

        徐言扫了一眼发现陈茂礼和张以年也都在明伦堂内。看来在这里考试的都是各县的学霸。

        徐言心中苦笑,既来之则安之,考成什么样算什么样罢。

        跟一群学霸一起考试自然是很有压力的。那种屏息凝神寂静无声的感觉直是让人窒息。

        好在这场面没有持续多久,在所有考生已经入座后,知府马善远施施然走来,落座监考席位。

        知府大人亲自监考,足以见对本次府试的重视。一齐考生纷纷起身冲马知府行礼,马知府轻捋胡须命众人坐下候考。

        此时,徐言已经将笔墨砚台取出,做好一应准备。

        但听一声梆响,考试正式开始。

        卷子是提前放在案几上的,胥吏宣布了本场考试的内容。

        一道四书题,一道五经题,一道策论。

        总的来说算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明代科举必考内容是四书题与五经题,在县、府、院一级的考试中自由度相对较大。考官可以出试帖诗、策论等寻常不会考的内容。其具体选择完全由考官个人喜好决定。

        很快胥吏在考牌上写下四书题的题目:事君,能致其身。

        看到这个题目的瞬间徐言呼吸停止了几秒,当真是被他猜中了。

        很快他平复下心情,将题目抄在草纸之上。

        再之后公布的是五经题。

        五经题一共有五道,考生根据自己的本经选取其中一道作答。

        当公布《诗经》本经的题目时,徐言屏息凝神。

        只见考牌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果不其然!

        还好徐言回到客栈后晚上多想了想,要不然岂不是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公布了五经题后,胥吏又在考牌上写下策论题目:何以靖海患。

        这道策论题目马知府是肯定没有暗示给徐言的。但徐言之前献给巡抚朱纨一篇整饬海防方策,这文章只有朱纨一人看过。

        徐言便是拿来用在府试之中也没有任何问题。想不到连策论都被压中了。

        徐言此时此刻心情有些复杂,这样的好运气若是落在乡试、会试之中该是多好,区区一个府试可惜了啊。

        无论如何,这个结果对徐言来说是再完美不过了。

        三篇文章他皆已打好腹稿,依次写完便是。

        他首先写的乃是四书题。

        提笔蘸墨,开篇明意:人臣以身而效之君,斯纯臣之道也。

        稍顿了顿,徐言继而写道:夫为人臣者,无以有己也。委身事君,而臣道其纯矣。谓非厚伦之一端也哉?

        破题承题堪称完美,点出忠君是纯一不二之臣的道。纯臣二字更是用典,出自《左转》。

        展开部分洋洋洒洒数百字,可谓一气呵成。

        至尾,徐言点道:此之谓不先身而后君,臣之道所以为纯也。向使一心为君,又一心以保身,则虽竭力以事亲,而事君不忠,且不得谓之孝子矣。学者可怖勉哉?

        这文章总体来说还是令徐言满意的,但肯定和状元郎写的没法比。

        没办法天赋这个东西是注定的,哪怕徐言提前一两天悟出考题,也只能保证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准。

        写罢四书题后徐言又读了几遍,一来是歇歇手,二来也是为了稳一稳时间。毕竟他写的已经比其他考生快了不少。

        约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徐言便开始写五经题。

        这道题他虽然也打过腹稿,但是明显没有四书题写起来顺手。毕竟忠君爱国这种拍马屁的场面话实在太好写了。

        不过五经题目并不是决定性的,只要写的过得去就行。

        徐言凝神片刻,提笔写将开来。

        这文章他写的中规中矩,挑不出明显的错来,但肯定也不会加分。

        写罢之后徐言审阅一遍便放下考卷,照例准备歇上一歇。

        最后一道策论题目,徐言更是烂熟于心。他曾经献策给朱巡抚,得到不俗评价。

        这马知府的策论鉴赏水平不会比巡抚大人还差吧?

        老实说一口气写这么多字还是挺累的。要不是在杭州孤山书院进学时每天坚持练字,徐言现在写下来肯定字已经走样到没法看。

        但经过特训,他现在的字即便不算好看但也颇是工整。

        这已经够用了。

        三篇文章皆已写罢,徐言却不好直接交卷。

        毕竟知府大人就坐在上首,他还是要顾及一下老大人的颜面的。

        提前交卷这不摆明了是暗示他老人家出的题没有水平,太简单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