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绕不开的宁波府衙

第三十二章 绕不开的宁波府衙

        却说那两名衙役走后,徐言总算长松了一口气。

        这陈茂礼实在是倒霉,在这种时候丢了路引。

        相较于明初,嘉靖时期路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地方衙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闲的没事专门去查路引。但碰上宁波府闹倭患盘查一切从严,而陈茂礼又正好丢了路引被抓了典型,便是真的被衙役拿去也没啥好说的。

        不过这陈茂礼为人也太刚直了吧,刚才要不是徐言出面接话,怕是真要闹出乱子来。这种时候要做的便是息事宁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现在徐言有些明白为什么陈茂礼历史上没有做到特别高位的官了,刚则易折啊。

        当然性格和为人处世的风格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好在现在陈茂礼尚未入仕,又遇到了徐言,有机会调整过来。不然真到了官场上这样刚直的性子是要吃大亏的。

        “履卿兄,这宁波府又闹起了倭患,这段时间莫要上街闲逛了。”

        在徐言的记忆中这段时间宁波府应该只有零星的倭患,并没有太大规模的海寇劫掠事件。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谨慎些的好。

        再说陈茂礼如今没有路引,若是上街被衙役捉住,敲诈勒索是小,影响府试是大。

        陈茂礼长叹道:“愚兄记住了,方才多亏贤弟出手相救,不然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如此,愚兄又欠贤弟一个人情了。”

        “履卿兄这是哪里话,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徐言笑了笑,话锋一转道:“对了履卿兄,不知你治的本经是什么。”

        科举考的无非是四书五经,四书嘛大家学的都是一样的。五经却是不同,考试时考生可以根据自己选学的本经作答。譬如徐言的本经就是《诗经》。

        “愚兄不才,治的乃是《诗经》。”

        陈茂礼十分谦虚的说道。

        “那还真是巧了,愚弟治的也是《诗经》。”

        这其实也很好理解,五经是选修,那么总会有个冷门热门。《诗经》可以说是最热门的选择了,基本上近半的考生都会选择,浙江、福建等地尤甚。

        陈茂礼见徐言选的也是《诗经》,一时来了兴致。

        “既如此,愚兄愿与贤弟切磋一番。”

        读书人之间免不了比试切磋,何况如今闹倭患不能上街,憋在客栈里娱乐方式实在有限。这已经是陈茂礼能够想到较好的消遣方式了。

        徐言自然不好推辞,点了点头道:“还请履卿兄出题。”

        陈茂礼沉吟一番,悠悠说道:“予其惩,而毖后患。”

        徐言心道这厮果然是八股文高手,读书的好坯子,出题都那么刁钻。

        此题出自《小毖》,全文是:予其惩,而毖后患。莫予荠蜂,自求辛螫。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

        核心意思就是防患于未然。

        这题目破题并不难,难点在于如何展开。

        徐言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分析题目的能力增强了不少。却见他坐了下来,沉思片刻提笔蘸莫疾书开来。

        陈茂礼很是好奇,便站在徐言身后看他如何来写。

        一开始他还觉得平平无奇,但越看越觉得有味道,看至最后连声高呼:“妙哉,妙哉!便是愚兄也作不出这么精妙的文章。贤弟不仅诗才满腹,经学也是绝伦啊。”

        徐言笑道:“信手偶得之,运气好些罢了。”

        二人相谈甚欢之时,却响起了敲门声。

        徐言前去开门,见是客栈小二不由得蹙眉:“什么事?”

        小二赔笑道:“徐公子莫怪,是府衙里来人了。”

        徐言不禁大惊。

        刚刚打发走那两名衙役,怎的又来人了?这还有完没完?

        “他们人在何处?”

        “衙门的公差就在楼下等着,说请徐公子跟他们走一趟。”

        徐言心中满是疑惑。照理说他的路引没有任何问题,不该再引起衙役的注意。若是因为给陈茂礼作保生事,那衙门肯定也要提其一起过堂啊。

        陈茂礼见状也是忧心忡忡:“贤弟这可如何是好。”

        徐言挤出一抹笑容道:“履卿兄莫急,我既替你作保,衙门该是唤我过去质询一番。”

        “可...”

        陈茂礼还要再说,小二却是打断道:“徐公子快点吧,别让公差等急了。”

        徐言便转过身来冲双喜吩咐道:“我去去便回,你且留在这里切莫出去走动。”

        小书童眼里噙满了泪花,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见双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徐言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下楼而去。

        临行之前,赵县令曾经特地嘱咐过他马知府这个人不喜欢后进学子太出风头。徐言也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来到府城之后一直低调行事。

        可惜碰上陈茂礼后替其作保证明其身份,终究是出了风头。

        此番去府衙,多半也是与此事有关。

        但事已至此,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徐言只能见机行事,随机应变了。

        却说他行至楼下,见还是之前来的那两名衙役,拔步上前拱了拱手。

        “两位大哥辛苦了,竟然又劳烦二位跑一趟。恩...不知是何事,大老爷要唤徐某前往府衙?”

        那二人毕竟拿了徐言的银子,态度自然不错。

        身材肥硕的差役笑道:“实不相瞒,某也不甚清楚。只是大老爷有命,我们来传个话罢了。”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徐言只得笑了笑:“既如此,我们便走吧。”

        宁波府衙位于府学以西,徐言与两名衙役出了客栈便径直朝西行去。

        此刻路上的行人明显少了许多,显得阔敞的大道有些萧瑟。

        不过府衙距离惠来客栈倒是不远,三人行了约莫两盏茶的工夫便也到了。

        与定海县衙相比,宁波府衙显得更为气派,影壁也更为精细。

        徐言不是第一次进衙门,自然懂得其中规矩,紧紧跟着两名衙役不敢擅自走动。

        他们沿着廊庑一路疾行,又连着穿庭过院最后在一扇垂花门前停了下来。

        “徐公子,前面便是后衙了。您请便。”

        “二位辛苦了。”

        徐言拱了拱手,便扭身拔步穿门而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