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倭患又起

第三十一章 倭患又起

        陈茂礼这一通猛夸把徐言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愧是读书人,连夸人都这么有水准!

        “呃...履卿兄过赞了...”

        徐言咽了一口吐沫,伸开右臂做了个请的手势:“履卿兄何不进屋来,我们慢慢聊?”

        陈茂礼点了点头道:“愚兄也正有此意。”

        二人相继进了徐言的上房寻了椅子坐定,双喜赶忙倒了两杯茶小心侍候着。

        “某有一事不明,看履卿兄也不似家境贫寒之人,怎会付不起这房钱?”

        徐言酌了一口茶,小心翼翼的问道。

        “哎,此事说来话长。”

        陈茂礼摇了摇头苦笑道:“愚兄前些时日来到府城准备府试,见这泰来客栈紧邻府学,便决定在这住下来。实不相瞒,愚兄家中虽然不算巨富,但一天三钱银子还是出得起的。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昨日愚兄上街想买些点心,好夜里读书的时候垫一垫,谁知...包裹却是被贼人偷去了。”

        徐言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那小二也太过势利了,见履卿兄付不起房钱竟然起了赶人的心思,连一日时间也不肯宽限。”

        “这也不全怪他,说到底是愚兄不够小心。还好遇到贤弟仗义出手,不然愚兄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陈茂礼端起茶杯,和声道:“来,愚兄以茶代酒,敬贤弟一杯。”

        徐言赶忙举杯,与陈茂礼对饮。

        二人方是饮罢,便见小二端着餐食来到门口,点头哈腰赔笑道:“徐公子、陈公子,早点小的给您们拿来了。”

        徐言抬手点了点道:“便放在案几上罢。”

        小二见二人相谈甚欢不敢打搅,进屋放下餐食后便躬身退了出去。

        “有什么需要,您们尽管吩咐。”说罢顺手带上了门。

        “履卿兄,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府试吗?”

        虽然徐言知道陈茂礼是嘉靖二十九年的进士,但他什么时候通过的府试还真不知道。理论上讲只要在乡试之前拿到秀才功名便可以参加秋闱。

        陈茂礼微微颔首:“说来愚兄实在羞愧,这是某第一次参加府试。家师对某的要求很严格,非有连过三试的把握不会叫某赴试的。”

        啧啧,看来这陈茂礼的恩师也是一位妙人。

        说实在的读书人二十岁出头参加县、府、院试年纪并不算大,只是因为徐言的年纪才十五,衬显的陈茂礼稍大一些罢了。

        “履卿兄才学满腹,必能够三试连捷。”

        “哪里哪里,贤弟才是少年才俊,秀才功名唾手可得。”

        二人一番商业互吹之后,陈茂礼悠悠说道:“贤弟,你可知最近宁波府发生了一件奇事。”

        “呃,履卿兄不妨说来听听。”

        陈茂礼看了眼双喜,徐言笑道:“他是我的贴身书童,履卿兄但说无妨。”

        陈茂礼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愚兄听说,宁波府近日出现了一只白龟,这可是上天降下的祥瑞啊。听说知府大人已经把白龟敬献给了抚台大人,准备派专人送至京师献给当今圣上呢。”

        呃...徐言心道还以为是什么奇事,原来是白龟现世...

        这玩意就是他捣鼓出来,一手操办的,还能有人比他更清楚吗?

        当然,这些话徐言不可能对陈茂礼说。

        徐小郎君沉吟一番道:“天降祥瑞,白龟降世,这说明当今天子圣明。吾辈更应该发奋读书,争取早日登科取士,为朝廷做事,为君王分忧。”

        陈茂礼听罢十分激动:“贤弟所言极是,愚兄闭关苦读十余载,为的便是能够致君尧舜上。既然此行有幸结识贤弟,那吾辈便共勉吧!”

        “兄长有命,敢不从尔。”

        徐言与陈茂礼相视一笑。

        二人正是相谈甚欢之时,忽然听到屋外一阵吵闹之声。

        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屋门便被推开。

        只见两个身着青色粗布窄袖袍的衙役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身材较为肥硕的一人扫了一眼徐言与陈茂礼,端着腔调道:“接府尊大老爷令,近日倭寇又犯我宁波府。从即日起所有住店之人皆需登记,以防有人通倭。”

        见他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陈茂礼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罢了,有什么好神气的。

        他刚要发声,却被徐言抢先一步道:“两位差人辛苦了。我们都是进府城赶考的读书人,寻了处距离府学近的客栈住下来。某是定海县人,我这位兄长是慈溪县人。”

        “读书人?”

        那身材肥硕的衙役挑了挑眉道:“读书人也得登记,还不把你们的路引拿出来!”

        徐言虽然心中不爽,但也知道和这些衙役计较没有任何意义,便命双喜取路引来。

        小书童十分轻巧的从包裹中取来路引交给少爷,徐言接过路引双手递给了衙役。

        路引上记载的是徐言和双喜的名姓身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来负责巡查登记的衙役都是府衙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基本的字都能认全,常用字也都会写。

        那衙役看罢之后随手掏出一个小本子,拿笔记了下来。

        记录之后他又转向陈茂礼,瞪了这厮一眼道:“你的路引呢,是聋子吗?”

        陈茂礼何曾被人这么粗鲁的对待过,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犹豫了片刻还是服软道:“这位差人且听陈某解释。昨日陈某到街上买东西,包裹却是被贼人偷了。里面不仅有银子,还有路引...”

        “拿不出路引?”

        差役粗暴的打断了陈茂礼:“拿不出路引便是乱民,非常时刻视同倭寇同党论处。来吧,跟爷爷我衙门走一遭!”

        见气氛一时紧张,徐言连忙上前一步道:“这位公差大哥且莫激动,我兄长出门在外遇到贼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他的路引被偷,徐某愿意替他作证,证明他的身份。”

        说罢他冲双喜使了个眼色,小书童心领神会的去包裹取出一锭银子跑了回来。

        “这是徐某的一点心意,两位差役大哥巡查辛苦了,便拿去买些酒菜吧。”

        那差役本想训斥但见徐言这么懂规矩,心里直是乐开了花。

        “既然徐公子愿意替他作保,自然是没有问题。某便将他的籍贯信息记在徐公子后面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