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慈溪陈茂礼

第三十章 慈溪陈茂礼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临近府试,徐言自然愈发勤奋刻苦的读书备考。

        而小书童双喜的任务便是保障后勤,令自家少爷吃喝不愁。

        却说徐言正自读四书章句集注,听得屋外一阵吵闹声,不由得皱眉。

        “双喜,去看看怎么回事。”

        读书最需要的便是清静,若是环境吵吵闹闹,还怎么读的进去。

        小书童推开屋门,见邻屋外站着昨日带他们看房的小二,正在和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争论便折了回去向少爷禀报:“少爷,寻常纠纷罢了。”

        徐言见外面吵得越来越厉害,实在是坐不住了起身朝外走去。

        他刚刚走到门外,便听得小二冲邻屋的书生尖酸的说道:“陈公子,您也在店里住了几日了,规矩总是懂得吧?鄙店都是现付现结,概不赊账。您要住店,这付钱是天经地义的吧?鄙店又不是城外破庙,岂能让你白住不成?既然付不了房钱,还请您挪挪金体,空个房间出来,鄙店也好接着卖。”

        那陈姓书生被小二噎的面色通红,良久方是回道:“这位小哥,能否再宽限一日,陈某一定借到银子。”

        小二闻言连连摇头板着脸道:“陈公子莫非没听清楚吗,鄙店概不赊账。没有银子,还请您收拾收拾走吧。莫要让小的难做。”

        徐言见到此情此景心中十分不是滋味。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眼看陈姓书生要被扫地出门,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咳咳。这位公子的房钱是多少,我出了。”

        小二闻声扭过头来,见是徐言立刻赔上笑容道:“哎呦,这不是徐公子吗,您和这位陈公子认识?”

        徐言摇了摇头道:“素未相识。”

        小二惊讶道:“既然如此,您为何要替他出房钱?”

        “这需要理由吗?本公子愿意!”

        小二心道果然是个败家子,钱多的没地方花来这里充阔气了,面上却是和颜悦色:“是小的不会说话,公子莫怪。这位陈公子住的房间朝向没有您的好,是中房,一晚三钱银子。”

        “本公子当多少呢,双喜,先给五两银子。房钱饭钱都从里面扣。”

        徐言心道千金难买爷高兴,既然要当败家子就要当得彻底些。

        双喜虽然有些不舍,还是从包裹里取了五两银子递给小二。

        小二得了银子简直比娶了媳妇还欢喜,赔笑道:“徐公子果然是仗义啊,小的佩服,佩服。唔,小的一会便把几位的早饭送上来。几位聊。”

        说罢转身小跑着下了楼。

        徐言刚想开口,熟料那陈姓书生竟然冲他长揖一礼道:“多谢恩公。”

        徐言愣了愣,长揖礼是晚辈见长辈时行的。平辈之间见面最多就是拱手,何况这陈姓书生看年岁应该是在他之上。

        “使不得使不得,这位兄台何故行此大礼。”

        徐言上前将陈姓书生虚扶起,叹声道:“不过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恩公切莫这么说,若非恩公仗义出手相助,怕是陈某便要被扫地出门了。临近府试,斯文扫地是小,耽误了赴试就全完了。”

        陈姓书生情真意切的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报之,何况如此大恩。恩公放心,以后但凡恩公有需要,我陈茂礼定随叫随到。”

        恩?陈茂礼?

        听到这个名字徐言颇是有些惊讶。

        “兄台便是慈溪陈履卿?”

        这下轮到陈茂礼犯懵了,磕磕绊绊的问道:“恩公...恩公怎么会...怎么会知道我的籍贯,表字?”

        “呃,这个...”徐言有些尴尬的笑道:“我有一个堂兄是慈溪人,他曾经跟我提及过慈溪有一名叫陈履卿的读书人,满腹经纶才华过人。不曾想今日竟然能在此遇到。”

        徐言心道我好歹也是专修嘉靖朝历史的教授,还能不知道陈茂礼这个名字?这位可是嘉靖二十九年会试二十一名,二甲进士出身,后馆选为庶吉士的一代清流啊!当然他那一科牛人太多,譬如堂堂状元郎,严党急先锋唐汝楫;又譬如以榜眼位次入仕途,后做到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的吕调阳。但不能因为大佬太多就忽视其他才俊啊。

        再怎么说陈茂礼也是堂堂嘉靖朝庶吉士。庶吉士这玩意可不是说当就能当的,用一句俗气的话说那是相当值钱。

        更关键的是陈茂礼和他算是同乡。虽然一个是定海县人,一个是慈溪县人,但都是宁波府人。

        在明代科举体系中,同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若是徐言能够在三年之后的大比中登科,就将与陈茂礼成为同年。同乡加同年,那简直是坚不可摧的友谊啊。

        一想到有如此冷灶可炒,徐言心中便无比兴奋。更为关键的是,这机会还是因为他的“败家”争取来的。

        看来,偶尔败败家也是有好处的嘛。

        当然,陈茂礼是不知道徐言心中所想的。此刻他已是羞红了脸,摇了摇头道:“恩公谬赞了。陈某不过是区区一童生,连秀才功名都没拿到,怎么当得起如此赞赏。”

        徐言连连摆手:“履卿兄切莫妄自菲薄,以履卿兄的才华别说是秀才功名了,便是鱼跃龙门,进士登科也是信手拈来。唔对了,履卿兄比我年长,便称呼我的表字以时吧。”

        “恩...呃...以时贤弟,无论如何愚兄要感谢你今日义举。”

        “履卿兄切莫再这么说了,不然我徐言可要生气了。”

        徐小郎君佯怒道。

        “贤弟便是定海县徐言?”

        “正是。”

        陈茂礼先是愕然,进而狂喜道:“七尺龙蟠皂线绦,倭儿刀挂汉儿腰。向谁手内亲捎得,百遍冲锋滚海蛟。贤弟真是大才啊!连巡抚大人都夸耀的人物果然不凡,当真是少年意气壮虹霓,才华秀拔春兰馥。酒量逡巡百盏空,诗锋顷刻千毫秃。我从识面已忻慕,每恨往还心未熟。嘉谋谠议期见用,不学贾生空痛哭。行行提笔战春闱,箧中尚有三千牍。科名唾手真馀事,力转天回乃民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