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进献祥瑞

第二十七章 进献祥瑞

        纵观大明历史,要论祥瑞出现次数,嘉靖朝绝对可以排在前列。

        究其原因还是道君皇帝个人的喜好。

        世人皆知嘉靖皇帝热爱修道觅长生,而祥瑞的出现可以给嘉靖帝一种很强的心理暗示。

        至于灵芝等物更是可以拿来炼丹,嘉靖帝吃下的丹药恐怕比明代其他皇帝加起来吃的还要多。

        所谓上行下效,既然天子喜欢祥瑞出现,那么祥瑞自然会源源不断的出现。

        其中真真假假相互混杂,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就没人能说的清楚了。

        白龟现世这种事情放在历朝历代都是极为罕见的,碰巧被徐言赶上了简直是天赐良机。

        他若不趁此机会献上一波祥瑞,简直是对不起自己穿越这一遭。

        但激动过后徐言马上冷静了下来。

        以他现在的身份是肯定没有办法直接给皇帝献祥瑞的。专业的活应该专业的人来干,在嘉靖朝干这活儿的一般都是官员。而且他现在虽是白身,却是想走科举路子的。进献祥瑞多少有点谄媚的嫌疑,容易被清流士林抵制唾弃。

        退而求其次,徐言决定把白龟献给赵县令,再经由赵县令之手献给朱纨。

        朱纨官拜浙江巡抚,乃是一方封疆大吏,以他的身份地位是有资格直接向天子进献祥瑞的。

        总体来说,徐言和赵县令、朱巡抚可以算是一条船上的人,大家好便是真的好。

        这样一来还有个好处徐言可以完美的保护自己,避免被清流攻击。

        至于朱纨,以堂堂巡抚之职即便遭到嫉恨攻讦也不会有太大风险,还可能因此稳固地位甚至高升。最可能便是胡宗宪的翻版。

        为了多抱一抱朱纨的粗腿,避免这位巡抚大人落得历史上那样凄惨的下场,徐言认为还是有必要帮这位直臣讨一讨嘉靖帝的欢心的。

        拍皇帝马屁这种事情是十分有技术含量的,首先你得知道皇帝的喜好是什么,其次要选对合适的时机。

        拍马屁不在于次数多少,而在于精,所谓一发入魂直击其心,令其受用舒服。

        朱纨是一个一心为民做事的好官,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得罪了闽浙海商。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大佬给他站台,而普天之下有谁比皇帝更适合来做这件事?

        拍马屁不单单是为了加官进爵,而是为了能够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做些实事。

        最简单的胡宗宪也献祥瑞,不就得了嘉靖帝欣赏从而一举荡平东南倭寇?

        做官还是要讲究艺术的。

        而且徐言没有弄虚作假啊,这可是真真切切的白龟,怕是朱纨自己见到都会震撼不已。

        思定之后徐言要做的便是说服老爹。

        却说徐小郎君风风火火的离开厨房,直奔老爹书房。

        虽然已是深夜,老爹却还在看账本。

        如今已是夏末,夜里有些凉意。

        徐言上前替老爹披上了一件单衣,和声道:“爹,都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啊。”

        见是儿子来了,徐怀远放下账本笑道:“我儿都在发奋读书,为父怎么好意思休息?读书这件事上为父帮不了你,只能多赚些钱令我儿无后顾之忧。”

        这番话虽然满满的土味,却是触碰到徐言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老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儿子啊。

        “爹你也别太辛苦了。钱这东西是永远赚不完的,只要够用就行。”

        “我儿真是孝顺啊。”

        徐怀远欣慰的拍了拍徐言的肩膀道:“放心好了,恰好赶在月末要盘账,为父便多忙一些。平日里定然不会熬到这么晚。”

        稍顿了顿,徐怀远接道:“咦,我儿怎的突然跑到为父这里来,可是书读完了?”

        “呃...爹是这样的...”

        徐言咽了一口吐沫道:“儿子听说家里采买进了一只白龟,很是好奇便前去厨房查看...”

        他还没说完,徐怀远便打断道:“我儿可是想吃白龟?为父觉得还是放它一马吧。”

        “爹你误会了,儿子怎会想去吃那白龟?儿子的意思是想把这白龟作为祥瑞进献给县尊大人。”

        徐言好不容易把话说完,怯怯的盯着徐怀远,生怕老爹不同意。

        谁知徐怀远眼眶通红,有些哽咽道:“我儿真是懂事了啊。老父母为一县之尊,代天子牧守一方。定海县出了祥瑞,我们自然不该独自享用,而是应该把祥瑞献出去。为父之前没敢跟你说,就是怕你心里别扭...”

        这下徐言差点背过气去。这以前的徐大少爷得是多么蠢啊,看把老爹整的患得患失的。

        “忠君爱国,报效朝廷,这是读书人的本份,儿子怎么会别扭。”

        “那就好,那就好啊。明日一早,我儿便把这白龟进献给县尊吧,以表我定海徐氏拳拳爱国之心。”

        一番父慈子孝的对话后,徐言便告退返回自己的屋子歇息了。

        徐小郎君躺在床上思考着明日进献祥瑞时该说的话,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徐言便早起洗漱,然后命管事将白龟用木盆装好送到屋子来。

        徐言此番命令乃是得了徐怀远批准,管事自然不敢违抗,老老实实的将白龟送来。

        徐言仔细观察了一番,这白龟的状态还不错。希望一路转运北上的过程中不要出意外,朱纨的命运能否改写就看此举了。

        “双喜,我们去一趟县衙!”

        却说徐小郎君带着小书童风风火火的直奔县衙,一路上徐言心里十分紧张生怕路上遇到些意外白龟被抢了去。

        好在是他多虑了,定海县民风淳朴,一路行来十分顺利。

        衙门口值守的胥吏赵南登早已跟徐言相熟了,见县尊大老爷亲自点选的案首来了,陪着笑脸道:“徐小郎君今日又得空来拜见大老爷吗?”

        徐言拱了拱手道:“劳烦赵大哥通禀一声。”

        赵南登笑道:“还通报什么,大老爷有命,若是徐小郎君来了直接带进衙门便是。”

        “如此,便多谢赵大哥了。”

        徐言从双喜手中接过木盆,又命双喜在衙门口等着,便随赵南登进了衙门。

        这木盆是加了盖子的,只留了一个豁口给白龟呼吸,故而赵南登虽然好奇却也看不到木盆里是什么。

        却说二人一路穿堂过院来到后衙,赵南登赔笑道:“县尊便在书房,徐小郎君请自便。”

        徐言双手提着木盆不便拱手,便微微颔首致以谢意。

        “多谢赵大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