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谆谆教诲

第二十五章 谆谆教诲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徐言跟着赵县令进了衙门大门。

        他追随赵县令一路穿堂过院来到后衙,二人先后进了书房。

        赵县令在书案后坐定,和声笑道:“贤生啊,这里没有外人,坐吧。”

        徐言连忙拱手道:“学生不敢。”

        赵县令轻捋胡须,心中十分满意。

        徐言不仅有才,还守规矩知进退,作为新科县试案首并没有骄躁膨胀。

        年纪轻轻便如此沉稳,实在是难能可贵。

        “本县点你为县试案首并不是因为私谊,而是因为你文章确实作的很出色。”

        稍顿了顿,赵县令接道:“以时,你能做到不骄不躁这很好。要知道接下来等着你的还有府试、院试。只有这些都通过,才能拿到秀才功名。”

        “多谢恩师提点。”

        徐言束手而立,恭敬道。

        “本次府试有所提前,定在半月之后。马知府为人谦和公正,最是爱惜人才。你只要好好发挥,定能通过。”

        赵县令这番话就说的有些味道了。

        他对马知府如此了解,想必私人情谊很不错。而徐言是赵县令亲自点选的案首,可谓嫡系中的嫡系。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徐言在府试中发挥的不太糟糕失常,就一定能够获得认可。

        当然,这些话赵县令不可能说的太明,需要徐言自己去品。

        至于品的如何,就看自己了。

        “恩师,学生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徐言思忖片刻还是冲赵县令拱手道。

        “以时但说无妨。”

        “依皇明定制,院试照例该有大宗师亲自主考。然浙江布政司自打嘉靖二十一年张鏊张提学卸任后朝廷并未再委派新任学官接任。院试三年两考,拖延不得。无提学官主考,只得交由各府县来操持。依恩师所见,本次院试是否还会如此呢?”

        徐言这个问题问的很刁钻,其实也是对赵县令的一番试探。

        提学官主一省学政,院试自然是该由其主持。但浙江的情况有些特殊,近五年来朝廷都没有委派官员来做学政。如此一来院试的权力便下放到了地方府县。

        这当然是有利有弊的。若是提学官主考,各府县的考生基本可以获得一个相同的评价标准。但若是把权力下放到地方,各府知府、各州知州、各县知县肯定是希望自己治下能多出些秀才的。毕竟文教也是考核地方官政绩的很重要标准。

        如果徐言没记错的话,嘉靖二十七年朝廷会委任雷礼为提学官。若是院试在今年考得话,很可能还是地方官来主考。若是拖到明年,那多半会是新任提学官雷礼来做这个主考官了。

        徐言虽然问的隐晦,但赵县令如何听不出?

        他沉吟片刻,捻着胡须道:“以时啊,文教乃是头等大事,岂容耽搁?依本县看,院试是不会推迟的。”

        徐言心中暗道,看来这次院试应该还是由地方官员来主持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对他是好事情,毕竟他是赵县令点选的县试案首。官员之间也是要互相给面子的,如果他猜的不错本次宁波府院试的主考官会由宁波知府替任。

        “多谢恩师提点。”

        赵县令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徐言很是感激。

        “以时啊,本县还有一点要提醒你。”

        赵县令顿了顿,继而说道:“马知府不喜欢锋芒毕露的人。”

        嘶!

        听到这里徐言不禁在心中倒抽了一口凉气。

        从来到大明他便一直表现的很强势,不论是作诗还是进献方策。

        强势当然有强势的好处,他可以迅速给人留下印象。

        若不是那首抗倭诗和整饬海防方策,他也不会得到巡抚朱纨的青睐。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锋芒毕露的年轻人的。就比如这个马知府。

        赵县令好心提点他怕是也猜到以徐言的性格会把自己的锋芒尽数展现出来,若是因此恶了马知府反而不美。

        “以时啊,你还很年轻,将来的路还很长。眼下当务之急是潜心修学,不必在意一时得失。”

        赵县令是真的很看好徐言,在他看来这个少年只要磨砺磨砺性格,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多谢恩师提点,学生一定谨记于心。”

        “唔对了,听说你前些日子去了一趟杭州,拜在了绪山先生钱洪甫门下?”

        赵县令似笑非笑的盯着徐言,弄得徐小郎君有些尴尬。

        毕竟赵县令也算是他名义上的老师,而他在没有跟赵县令知会的情况下又拜了一个大儒为师。赵县令该不会嫉妒吧?

        “回禀县尊,确是如此。”

        见徐言面色通红,赵县令笑道:“哈哈你不必紧张,本县只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绪山先生是一代大儒,博学多才,你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

        这一番交谈下来徐言对赵县令又有了新的认识。

        原本他以为赵县令的控制范围不过是区区定海一县,孰知他连杭州那边的消息都能及时得知。

        看来当官的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都是人精中的人精。

        仿佛猜出徐言心中所想,赵县令悠悠说道:“本县也是嘉靖十一年的进士。”

        听到这里,徐言不禁脊背都冒出汗来。

        我去,这世间的事情还能这么巧合?

        自己的两个老师竟然是同一科进士?

        这么说来赵县令和钱老先生算是同年了?

        “不瞒以时啊,本县和洪甫兄私交甚笃。嘉靖二十年洪甫兄因言入狱,本县还筹集了些银两交予京师好友上下打点救其出狱。这么多年,本县与洪甫兄之间书信从未断过。前不久,洪甫兄修书一封叫人送到定海县,托本县多多照拂于你。”

        听到这里徐言的眼眶已经通红。

        他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在这件事上他真的被钱老先生感动了。

        钱老先生是真真切切把他当做子侄对待,恨不得替他铺平道路。当然赵县令也待他不薄,有这样两位恩师,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奋发努力,投身举业?

        ......

        ......

        ps:徐言简直是团宠啊有木有,这样的团宠值得一波推荐票来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