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县试案首

第二十四章 县试案首

        赵县令对徐言自然是极为看好的,不然也不会亲自给他赐字。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他变相收了徐言为学生。哪有做老师的不希望自己学生有出息的?

        即便公正客观的评价,徐言的文章在这诸多八股文中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赵县令尝过珍馐美味后自然对寻常饭菜再提不起兴趣,与徐言的文章相比,这些童生作的时文简直是狗屁不通。

        他捻了捻胡须,又看了徐言作答的五经题和试帖诗。

        虽然不及四书题文章那么惊艳,但也绝对是上乘之列。

        至此赵县令心中已经决定要点选徐言为本次定海县试的案首。

        至于剩下几场复试不过是走走过场。连正场都不能通过的人,还指望能够超水平发挥逆来居上吗?

        在赵县令看来,徐言的文章便是放到杭州、绍兴等文教兴盛的地方,也绝对算是上乘。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徐言很快就得到消息他已经通过了正场的考试。

        虽然最终的名次还没有公布,要等几场复试之后统一公布,但按照惯例已经可以肯定他的名次位于本次县试前列。

        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

        别看都是通过县试,名次靠前的考生在接下来一级的府试中会处于较有利的位置。毕竟府试是各县精英汇聚在一起参加的二轮考试,刷人的比例很高,县试名次高的考生会给知府较好的印象分。

        只要在接下来的府试中发挥不要太糟糕,县试名列前茅的一般都能够通过。

        等待的几日徐言倒也没有闲着,而是按照恩师对他的要求每日练习写一篇文章以保持手感。

        因为闹倭患,浙江的县试、府试都推迟了。

        照理说县试过后两个月才会考府试,以给考生留下充足的缓冲时间。

        但今年肯定是不可能了。据徐言打听到的消息,府试很可能在县试结束的半个月内就举行。

        这么来看,他还真得争分夺秒,做好随时前往府城赴考的准备。

        却说时间飞逝,转瞬间便来到了两日之后,即发案的日子。

        徐言自然一早带着小书童双喜去县衙看榜。

        已经稳稳通过县试的徐小郎君心情并不紧张,而是隐隐有些期待。

        他倒是想看看自己究竟能考得第几名。

        来看榜的考生人数自然很多,徐言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勉强挤开一条路。

        只见县衙两侧已经贴好了红纸,上面用簪花小楷写了中榜考生的姓名。

        按照惯例,考生一般都是先看副榜,再看首榜。

        毕竟本次县试通过的只有五十人,参考的却有数百人。谁都不会自信到认为自己一定能够中首榜。

        而徐言却是胸有成竹。他已经通过了正场试,照理说肯定是在前二十名。

        索性他便挤到右侧去看首榜以节省时间。

        首榜前围观的考生也不少,徐言本想着从前往后看,但被挤的挪不了步子只能先从榜尾往前看了。

        周生、韩瑞、刘子闻、萧汝贞......一个个名字扫过徐小郎君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不过他丝毫不紧张。这说明他的名次更靠前,这是好事啊。

        徐言十分有耐心的一个个名字看过去,直到看到最顶首的吴嗣业时,他直是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的名字竟然不在主榜上?

        可他明明已经通过了正场试啊,照理说名字肯定在这主榜之中。难道说接下来的几场复试有人发挥出色,后来居上把他给顶了下去?

        这种可能性虽然小,但也不是没有。

        徐言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只能再挤到西边一侧去看副榜。

        副榜一共有三十人,这次徐言是从前往后看了。

        因为在他看来即便他被人顶到副榜,也该位于前列。

        只是事与愿违,他一一扫过红榜,却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直到他看到最末尾的贺览二字之后,徐言咬了咬嘴唇,默然不语。

        “少爷你别急,肯定是他们抄写错了,把少爷漏掉了!”

        小书童双喜见徐言面色惨白,赶忙安慰道。

        徐言强挤出一抹笑容道:“是啊,本朝还没有正场通过被刷掉的先例,一定是他们弄错了。”

        正在此时,忽然听到衙役敲起锣来,高声喊着肃静。

        徐言和一众考生抬头望去,只见定海县令赵若海在一应衙门公人的簇拥下施施然从衙门中走出。

        众人连忙冲赵县令拱手行礼:“拜见县尊大人。”

        赵县令心情显然不错,他一手负于背后,一手轻轻捋须道:“今日是县试放榜的日子,尔等都是本县学子,读圣贤之书,尊孔孟之道。中式的要戒骄戒躁,积极备考府试。落榜的也不要心灰意冷,来年仍有机会。”

        说了一通没什么营养的片汤话后,赵县令话锋陡然一转道:“现在本县要亲自宣布定海县试的案首。”

        闻听此言,本已是心灰意冷的徐言重新燃起了希望。

        原来方才那榜上五十人并不包括案首!

        赵县令竟然不按套路出牌,打算亲自宣布县试头名!

        当然,许多落榜考生和徐言的想法是一样的。虽然希望只有一丝,但他们也愿意相信幸运会落在自己身上。

        赵县令刻意端了一端,继而用标准的凤阳官话说道:“本次县试案首乃徐言!”

        话音一落,徐言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这赵县令实在是太会吊胃口搞氛围了,差点没有把他吓死。

        双喜则是兴奋的欢呼道:“少爷,你是县试案首啊!”

        一方父母官当众公布县试案首这在定海县还是头一次,一众考生纷纷议论起来。

        “徐言?便是那个作出七尺龙蟠皂线绦,倭儿刀挂汉儿腰。向谁手内亲捎得,百遍冲锋滚海蛟的徐言?”

        “对啊,听说他还和巡抚大人在酒宴上对诗畅饮呢!”

        “啧啧,真是少年才俊啊!”

        “谁说不是呢。”

        赵县令扫了一眼众人,咳嗽道:“肃静!”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徐言何在?”

        见赵县令点到自己,徐小郎君赶忙挤了出去,冲赵县令拱手行礼:“晚生徐言拜见县尊。”

        赵县令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声道:“徐言,你且随本县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