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报名备考

第二十一章 报名备考

        问询徐氏子弟的自然不是高高在上的礼房书吏,而是他手下的贴书。

        问题嘛无外乎是家世背景、身高体貌云云。

        毕竟科举是为了替朝廷选拔人才的,要做官自然不能只考察品学,外貌也是很重要的一项。

        不然一方父母官却是个矮矬胖,即便穿着官袍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威仪可言。

        向徐言问询的书吏年岁约莫二十,态度还算不错,一连问了几个问题便将徐言的容貌特征记录下来贴在一块木制考牌上交给了徐言。

        徐言谢过那贴书后翻看了一番那考牌,心道这就是大明朝的准考证了。

        有了这考牌便算是完成了县试前的报名手续,可以正式参加县试了。

        县试的开考时间是三日之后,算来已是八月下旬。

        虽然比正常的开试时间晚了许多,但因为闹倭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考生也都理解。

        况且今年是大比之年,再想考乡试已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即便这次县试晚上一些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报完名后徐言自然不打算在县衙久留,正打算拿着考牌离开,谁料却被身旁的一名徐氏族人喊住。

        这人徐言是记得的,算辈分他应该是徐言的族兄,名徐椯。

        徐椯虽然年逾三十却一直没有考中秀才,至今仍然是个童生的身份。

        “族兄唤我何事?”

        “某没记错的话,秋哥这是第一次赴试吧?家父托我给你带句话:榜入金门去,名从玉案来。秋哥你一定用心考,咱徐家能否出秀才就靠你了。”

        徐言闻听此言不禁面色一红。这老徐家也太点背了吧,这么大家族竟然连一个秀才都没出过?

        怪不得自己老爹得知他要潜心求学后那眼睛都直放光。

        “族兄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徐言因为一首抗倭诗在定海县小有名气,令久久科场不得志的徐氏一族又燃起了希望。

        看来这场县试已经不是徐言一家的事情了。

        ......

        ......

        大明的科举分为六级,县、府、院、乡、会、殿。

        只有通过县试、府试、院试的考生才能获得秀才功名,否则只能称为童生。拥有秀才功名的读书人才有资格参加县学、府学的额外选拔考试,通过的人能够参加乡试。乡试若是得中便是举人,可以参加来年的京师会试。会试得中称为贡士,贡士再进行殿试确定最终的名次。

        也就是说徐言现在要参加的只是最为基础的入门试。

        饶是如此,徐府上下也都跟着紧张了起来,一切以徐言备考为优先。

        徐陈氏甚至特地嘱咐厨房给徐言备下夜宵,让他夜里读书累了加加餐。

        这下徐小郎君有些哭笑不得。

        老娘啊老娘,您这是有些用力过猛了吧?

        这明明是我去考试,怎么感觉您比我还紧张呢?

        再者说了,考前不是应该放松为主吗?

        不过联想到族叔的那句话,徐言也就能够理解了。

        老徐家这么多年没出过一个秀才了,徐言是最年轻的一个,自然成为了“全村的希望”。

        徐言除了安慰自己化压力为动力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

        老实说在赶赴杭州,阴差阳错的拜入绪山先生门下之前,徐言对这次县试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但经过这一个月的特训,徐言确实能够体会到自己八股文水平的进步。

        这样的水准考举人恐怕很难,但应付县试应该是足够了。

        县试一般考四到五场,具体数目由知县来定。

        第一场为正场,第二场为初复,第三场为再复,第四、第五场为连复。

        看起来很复杂繁琐,但真正重要的便是第一场。

        第一场只要发挥好了,被县令认可就会直接通过,不用参加接下里的几场。

        要是运气不好没有通过那就只能参加第二场初复,若是还没通过则要继续参加第三场,以此类推。

        徐言当然是奔着一次通过的。考试这玩意跟打仗是一个道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考着考着也许你自己都没信心了。

        县试不足为惧,但也不可轻视。

        保持题感还是很重要的。

        徐言考前准备每日作一篇文章,以此来热手。

        却说这日徐言方是开写一篇四书题,双喜便端着夜宵进了屋。

        “少爷,这是夫人特地命厨房准备的夜宵。有宁波汤圆,麻糍、红糖馒头......”

        徐言唔了一声:“你放在这里就好。”

        徐陈氏命人备下的这些菜都是宁波府特产,也都是徐言打小爱吃的。

        可经过一次杭州之行,徐言发觉他竟然更喜欢吃云吞面了。

        但府中厨子肯定是不会做的,便先吃了汤圆,麻糍解解馋罢。

        徐言放下毛笔,端起碗来吹了吹,将一枚汤圆用勺子取了送入口中。

        轻轻咀嚼,一阵香气溢满口腔,糯软滑香,就是那个味!

        孟子曰:“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

        诚不欺我也!

        待徐言大快朵颐吃完夜宵祭了五脏庙,方是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重新提笔自然要整理一番思绪。

        这一个月徐言从恩师那里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审题一定要冷静,尤其是面对截搭题时一定不能落入陷阱之中。

        细细审题之后徐言心中有了计较,拟了一个破题的角度便开始作文。

        放在以前徐言有了思路后便是奋笔疾书,但经过恩师的敲打现在都是一笔一划的写字,确保文章的整洁。

        用恩师的话说至少要让人能看得舒服,看的清爽。

        不然即便是将来乡试、会试有誊录官,也一定会影响最终的名次。

        写完文章后徐言又整体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他已经能够做到较为完整的把心中所想尽数化于纸上,一次到位而不需要修改。

        看来一个多月的特训还是有用处的,天道酬勤啊!

        写罢文章,徐言又看了看四书章句集注便准备歇息了。

        保持手感固然重要,但充足的休息也必不可少。

        ......

        ......

        ps:县试在即,大家不投一波推荐票票给徐小郎打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