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返回宁波

第二十章 返回宁波

        催婚这件事,纵观古今中外都是一道令人头大的难题。

        何况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大明朝。

        徐言除了顺着外公的话锋暂且应下还能如何?

        兵法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从灵隐寺回来后,徐言用过晚饭便回屋歇息了。

        翌日一早,他便带着小书童双喜启程返回宁波。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按下这些且不表,却说徐小郎君返回宁波府定海县已是日暮时分。

        赶在关闭城门前进入县城,徐言总算长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地主家的傻儿子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又独自在杭州待了一个月,家里人肯定甚是挂念。

        果不其然,当徐言返回家中后,老爹娘亲便急忙把他唤去。

        徐怀远还保持着一定克制,徐陈氏却是一把将徐言搂入怀中,拍着徐言的脑袋道:“我儿瘦了,我儿瘦了啊...”

        徐言有些尴尬道:“娘,您先放开孩儿行吗?”

        徐陈氏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松开儿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你这孩子也真是,在杭州那么长时间不知道给家里写一封信。”

        徐言连忙赔罪道:“孩儿知错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徐陈氏拉着徐言的手在官帽椅前坐下,从小几上端起青花瓷碗,用勺子轻轻一挖送到徐言嘴边:“这是你最爱吃的冰酪,快吃一口去去暑气。”

        徐言鼻子不禁一酸。

        血浓于水,不管怎么说徐陈氏待他这个儿子是极好的。

        冰酪入口,酸甜冰爽,周身上下确是清爽了不少。

        “咳咳,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先好好休息一晚。过几日便是县试了,我儿定要发挥出最好的状态啊。”

        一直不说话的徐怀远也发声了。他对待这个独子一直十分溺爱,因为徐言打小便不喜欢读书,他便也没有强求,心想着大不了养这小子一辈子,让他做个富家翁。

        但自从徐言那次“败家”的捐粮开始,他发现这个孩子性情发生了极大改变。

        儿子不但开始喜读书了,待人接物上也变得很得体,甚至表现出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县尊、巡抚,平日里这些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的大人物皆对儿子称赞有加。

        徐怀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天底下有哪个父亲不是望子成龙的呢?

        徐言将来若是能够中举登科,那光耀的也是老徐家的门楣啊。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努力备考,不负父亲所望。”

        徐言冲老爹拱了拱手恭敬答道。稍顿了顿,徐言转向徐陈氏道:“娘亲,朝廷下了旨意,提督织造太监孙庆已经被锦衣卫逮拿进京问罪,外公那里安全了。”

        徐陈氏微微颔首,笑声道:“你外公早就派人送信来了。这次多亏了我儿啊。”

        “孩儿不过是顺水推舟,要说还是那孙庆嚣张跋扈自寻死路。多行不义必自毙,即便这次巡抚大人不收他,老天爷也会收他的。”

        “你这油嘴滑舌的!”

        徐陈氏被逗乐了,手指在徐言额头点了一点,宠溺的“训斥”道。

        “对了,你外公在信里面说,想给你说一门婚事。为娘觉得啊,吾儿也年纪不小了,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本是母慈子孝,其乐融融的氛围,被徐陈氏一句话弄得寒意阵阵。

        徐言怎么也没有想到外公还会下这一步妙棋,与母亲联手逼他就范。

        “哎呀,娘亲我的头疾好像又犯了。我先回屋休息了。”

        说罢徐言拔腿便跑。

        见儿子的背影愈来愈远,徐陈氏摇了摇头叹声道:“这孩子。”

        徐怀远咳嗽了一声道:“秋哥毕竟还小,依我看倒是不急于一时。”

        徐陈氏瞪了他一眼道:“什么叫还小,我儿已经十五了。再说,只是叫他考虑考虑,又不是订婚,瞧把他给怕的。”

        徐怀远苦笑道:“娘子...说的对。这事便交给娘子定夺好了。”

        ......

        ......

        翌日一早,徐言便前往县衙操办县试相关手续。

        对于参加县试人员的条件,朝廷做了非常明确的规定。

        本县籍贯、身家清白、非倡优皂隶子弟、未居父母之丧。这些是基本的条件,只要有一条没有满足,就不能参加考试。

        具备这些资格后需要五名考生互保,并且有一位秀才相公担保,县衙才接受报名。

        这一应事宜徐言的老爹徐怀远早就安排妥当了。与徐言互保的其他四名考生都是徐言的远房亲戚,同族之人自然是信得过的。而给徐言作保的乃是定海县除官身外唯一的举人老爷方汝昌。

        方老爷子曾经在江西吉安做过一任教谕,后来觉得无趣便索性辞官回乡。

        方家和徐家一直关系不错,此次方老爷子给徐言作保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

        徐言来到县衙时,同族几人皆是已经到了。

        他残存记忆中对这几人也算有些印象,除了一人与他年纪相仿外,其余几人皆是三十余岁,也算是屡败屡战的典范了。

        徐言冲他们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因为时辰尚早,此刻县衙前排队办手续的考生不算太多。

        差役扫了一眼,便将徐言等五人带了进去。

        具体办手续是在县衙礼房,此前徐言虽然来过几次县衙但还真没有去过礼房。

        县衙六房是仿照朝廷六部所设,六房各司其职。

        吏、兵二房为前行,户、刑二房为中行,礼、工二房为后行。

        徐言等人前去礼房的过程中自然穿过了其余诸房。

        那差役把诸人带到了便径自离去。

        其余几人显然已是很熟练的,拔腿便往礼房走,徐言只需要跟着就好。

        这礼房基本就是县衙的微缩版。其头目称作书吏,手下曰贴书。具体人数没有定制,往往由县衙自己决定。

        定海县不算大县,书吏、贴书的数量自然不多。

        徐言抬头去瞧,只见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坐在书案之后,其左右两侧各有三名贴书。

        五人一齐冲礼房书吏拱手行礼,之后便是照例的问询环节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