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孙庆被拿

第十九章 孙庆被拿

        不得不说和钱老先生相处的这一个月是徐言来到大明后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在孤山书院,每日读书练字写文章,痛并快乐着。

        一番狂风暴雨的特训下来,徐言自我感觉八股文水平肉眼可见的速度见涨。

        最关键的是,他的字终于能看了......

        以至于要跟恩师道别的时候他的心中十分不舍。

        好在钱老先生看的比较开,连推带赶的把徐言送出书院,还扬言县试考的不好就不要回来见他了。

        这真是...不给人退路啊。

        与钱老先生道别后,徐言便返回陈府准备收拾收拾带着双喜返回宁波。

        他刚一进府,便见人人面上都带着喜悦的神情,不禁狐疑道这是咋了,难不成是在办亲事?

        好不容易寻到双喜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朝廷从京师派来了锦衣卫,把提督织造太监孙庆逮拿进京问罪了。

        徐言这才恍然大悟。

        细算一算,一个月的时间也够杭州到京师一个来回了。

        只不过嘉靖帝这么果断的下旨命锦衣卫拿人却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看来这位大明天子真如史书中刻画的那样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孙庆错就错在以皇帝心腹的身份打死了人,侮了皇帝声望。

        皇帝肯定不能有错,那锅只能太监来背了。

        当然,浙江巡抚朱纨在其中肯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然嘉靖帝不可能这么快的下旨。

        对这个结果徐言还算是比较满意的。

        其实他一开始只是希望能够救出外公,谁曾想这个孙庆跋扈惯了,纵容手下伤人性命。

        以朱纨之刚直是不可能忍得了的。根本不需要徐言多费唇舌,这位巡抚大人自会弹劾孙庆。

        嘉靖帝本就对宦官极为提防,宫中的太监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不敢逾越分毫。

        可想而知,当嘉靖帝得知他派去监督杭州织造的太监如此跋扈时会有多么愤怒。

        得知外甥回来了,陈宗之在一干仆从的簇拥下赶了过来。

        “秋哥啊,你可知那老阉货已经被逮拿至京师了。我陈家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徐言笑道:“舅舅,我都已经知道了。这孙庆为恶多端,咎由自取。圣上英明,自然不会容许他这般为害百姓。”

        陈宗之大笑道:“这次啊多亏了你,我们陈家欠你一个人情。”

        徐言连忙摆手道:“都是一家人,舅舅这么说就真的见外了。”

        “唔,你这怎么突然回来了?绪山先生那里可是有吩咐?”

        “县试在即,我不能再待在杭州了。要提前几日回宁波,做好备考准备。”

        徐言解释道。

        “原来如此。”陈宗之点了点头道:“今日时日已是不早,你便是租到船也赶不回去,不如等明日一早再启程吧?”

        徐言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既如此,老爷子一会去灵隐寺还愿,你也跟着一道去吧。”

        虽然对许愿还愿这种事情实在提不起兴趣,但既然是舅舅相邀徐言不好拒绝只得应下。

        ......

        ......

        灵隐寺初建于晋成帝咸和元年,唐宋时便极为繁盛。

        元代的时候灵隐寺因为一场意外被毁,如今的灵隐寺是本朝洪武年间重新修建的。

        因是千年古刹,灵隐寺的香火一直很旺。

        外公信佛徐言是知道的,陈府中甚至专门修建了一座佛堂用于日常的拜佛许愿。

        但他也是刚刚才从舅舅口中得知外公陈翰便是灵隐寺的供养人,每年光是香火钱就会捐出一万两。

        灵隐寺对于供养人的态度肯定要比一般香客热情的多。

        打踏入山门的那一刻,徐言便体会到了这一点。

        由于刚刚下了一场雨,石板路十分湿滑。僧人们甚至铺好毯子防止陈老爷子一行人脚底打滑摔倒。

        这服务实在是过于热情,让徐言不禁联想到后世的某火锅店。

        虽然他本人并不信佛,但还是充分尊重外公的选择的。

        既然外公要来还愿,他自然得奉陪。

        山中清幽,又是雨后方晴,陈宗之心情大好吟诵道:

        “峰前峰后寺新秋,绝顶高窗见沃洲。

        人在定中闻蟋蟀,鹤从栖处挂猕猴。

        山钟夜渡空江水,汀月寒生古石楼。

        心忆悬帆身未遂,谢公此地昔年游。”

        贾岛的诗确实很有意境,引得徐言也起了诗意。

        “灵隐何年寺,青山向此开。

        涧流元不断,峰石自飞来。

        竹覆空王苑,花藏大士台。

        冥探有玄度,莫遣夕阳催。”

        信手拈来一首五言律诗,着实把陈宗之惊到了。

        这外甥作诗的本领着实是强,他是真的有些酸了。

        “哎呦,我的乖孙儿啊,你这一身本事羡煞人也。你舅舅要是能有你一半,外公便知足了。”

        陈宗之委屈的嘟囔道:“爹,术业有专攻。儿子虽然读书不行,但经商在行啊。”

        谁料陈老爷子一翻白眼道:“行个屁,还不是靠老子给你打下来的基业。行了,你在外面候着,让乖孙儿陪我进去还愿。”

        徐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冲舅舅点头致意,便随着外公步入了正殿。

        老爷子还是很虔诚的,上好香后在蒲团前跪倒,双手合十闭目还愿。

        虽然不知道外公还的是什么愿,但徐言还是有些感动。

        也许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等到陈老爷子还完愿,徐言连忙上前把外公搀扶起来。

        倒是陈翰悠悠说道:“乖孙儿啊,外公刚刚不但还了愿,又许了一个愿。你可知是什么啊?”

        “孙儿不知。”

        徐言乖巧的说道。

        “咳咳。你今年已经十五了吧?年纪也不小了。外公啊刚刚许了愿,希望你能够早日娶妻成婚。”

        稍顿了顿,陈老爷子捋须笑道:“外公心诚,许的愿很灵验的。”

        闻听此言徐言直是被吓傻了。

        外公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他才十五,就到了成婚娶妻的年纪?

        我读书少,您老可别骗我啊!

        ......

        ......

        ps:听说许愿这东西蛮灵的,那老坤便许下愿,进次新书榜前三。诸位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