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绪山先生

第十五章 绪山先生

        却说陈宗之命仆人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在花厅摆下家宴庆祝陈老爷子平安归来。

        陈翰端起酒杯酌了一口一时百感交集,不由得摇头叹道:“老夫自打搭上皇商这条线,便兢兢业业不敢稍有懈怠。这些年来老夫自问无愧于心,却不曾想被阉人构陷沦为替罪羔羊。若非秋哥及时出手相救,怕是要冤死在狱中。”

        陈家在杭州可算是一顶一的豪商,饶是如此得罪了提督织造太监须臾间便有家破人亡的危险。这对陈翰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

        陈翰看了一眼陈宗之,摇了摇头又转向徐言道:“俗话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外公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若家中无人做官,便是赚取再多金银也不安稳。你舅舅不成器,读书是没指望了。秋哥你年岁尚小,又聪慧过人,一定要多花心思在举业上。”

        “孙儿谨遵外公教诲。”

        陈老爷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言除了称是还能如何?

        “以德啊,这几日芸娘那边一定很忧心。既然老夫这里已经没事了,你便赶快回宁波吧。”

        提点完徐言,陈老爷子又转向女婿念叨了起来。

        “老泰山所言极是。”

        徐怀远连忙应道:“今日怕是来不及了,明日一早我便带秋哥回去,给芸娘报个平安。”

        “哎,你回去保平安就行了,秋哥且留下。”

        徐怀远愣了一愣,苦笑道:“老泰山说笑了,县试邻近,秋哥还是早些回去温书为好。”

        见女婿竟然敢顶嘴,陈老爷子不乐意了,撇着嘴道:“就是因为县试邻近,秋哥才应该留下来。宁波府有什么大儒?别再把秋哥给带偏了!实话告诉你吧,老夫与大儒绪山先生的关系极好,秋哥留在杭州可以拜在绪山先生门下读书,这对他是大有裨益的。这件事老夫就做主了,反正杭州和宁波离得近,等县试临跟前再放秋哥回去。”

        “老泰山,可秋哥若是留在杭州......”

        见女婿还敢接话,陈翰哼了一声道:“以德啊,难道你是怕老夫饿着你儿子不成?你别忘了,他可是老夫的亲外孙!”

        徐怀远这下哪里还敢反对,连忙应道:“既如此,便劳烦老泰山了。”说罢转向徐言瞪了一眼道:“还不快谢过你外公。”

        轮不到自己发声就被强行留了下来,徐言只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孙儿谢过外公。”

        “哈哈,好外孙。绪山先生可是阳明先生的得意门生,你呀就跟着绪山先生好好学,将来一定能够中举登科光耀门楣。”

        听到这里徐言可着实吓了一跳。

        阳明先生王守仁?这绪山先生是王阳明的弟子?

        “敢问外公这绪山先生当真是阳明先生的弟子?”

        “这还能有假?正德十六年阳明先生回余姚省亲,当时绪山先生便拜在他门下。”

        陈翰捋须笑道。

        “这绪山先生可是姓钱啊?”

        “是啊。”

        徐言恍然大悟。

        他前世就十分推崇王守仁,曾经专门研究过阳明心学,故而对王守仁的弟子也有过一些了解。在他印象中,王守仁的弟子钱德洪也是余姚人。徐言只知道钱德洪的字是洪甫,那么绪山应该就是他的号罢。

        “想必这位绪山先生就是钱洪甫钱先生了。”

        “确是钱洪甫先生。咦,乖外孙,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翰一脸狐疑的盯着徐言,就像看待妖孽一般。

        也难怪陈老爷子惊讶。毕竟以徐言的年纪,能够熟读四书五经就不错了,哪里有额外精力关注这些事情。

        “额,孙儿也是略有耳闻。”

        徐言当然也清楚这个认知有些超出他的年龄,想要敷衍过去。

        好在陈老爷子没有追问,而是悠悠说道:“绪山先生嘉靖十一年得中进士,官运也算亨通,一路做到刑部郎中,却在嘉靖二十年因为郭勋案下狱。后虽被好友营救出狱却被削职为民。自打那时起,续山先生便断了做官的心思,返回浙江讲学。谈起阳明心学,世人只知道绍兴稽山书院。却不知杭州孤山书院。要说起来,绪山先生乃是阳明先生的亲传弟子,这孤山书院也该算是正统传承了。”

        见外公说的吐沫横飞,好不快哉,徐言实在不忍心打断。等到老爷子端起酒杯润起嗓子,他才试探着问道:“这孤山书院与外公可有关系?”

        陈老爷子似乎等得就是这句话,眯着眼睛笑道:“乖孙儿,孤山书院就是外公我出资修建的啊。非但如此,绪山先生和书院弟子的吃穿用度都是陈家负责供给。”

        啧啧,果不其然。

        以陈老爷子的家财要想资助一家书院自然不在话下。怪不得外公说他与绪山先生的关系极好,大包大揽的要自己拜在绪山先生门下读书......

        虽然徐言的脸皮薄,但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傻子才会拒绝。

        阳明先生既已去世,他的亲传弟子便是阳明心学的集大成者。有这样一位大儒给自己开小灶,实乃一大幸事。

        “外公高义!”

        徐言不着痕迹的送上一记马屁,拍的陈老爷子是十分舒坦。

        “乖孙儿啊,你可得跟着绪山先生好好学,切莫丢了外公的人。”

        陈老爷子捋须笑道。

        “外公放心,孙儿一定用心求学,不负外公殷殷期盼。”

        徐言拍着胸脯保证道。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浙江巡抚朱纨写好弹劾提督织造太监孙庆的奏疏后命人加急送往京师。

        在奏疏中他列举了孙庆在任期间的十条罪状,可谓是字字见血。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罪名便是孙庆草菅人命,败坏天子名声。

        其他的皇帝陛下或许可以忍,但这一条是绝不可能忍的。

        毕竟天子是不可能有错的,那错的只能是孙庆这种惹起民怨的太监。

        事情闹到如今的地步,孙庆已是必死无疑。

        但在圣旨降下之前朱纨还是不能处置孙庆的,只得命亲卫将织造衙门团团围住,防止其逃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