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赶赴杭州

第十二章 赶赴杭州

        却说徐家父子二人翌日一早与徐陈氏道别之后便乘舟北上前往杭州。

        徐怀远只带了几名亲随,徐言也只带上小书童双喜。

        江南水网纵横,浙江尤甚,在这里走水路要比走陆路便捷的多。徐怀远常年在外做生意,往来于杭州、宁波之间,对此自然是深有体会。

        江面河道上往来舟船无数,十分热闹。不过徐家父子怀有心事,自然没有多少心情欣赏沿江风景,只期盼着能够快些到达杭州。

        他们乘舟溯江北上,用了整一日的光景才抵达杭州城外。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从水门进入杭州城后,徐言真真切切被这座繁荣富庶的城池震惊了。

        两岸庐舍栉比,民饶商聚。银作、针作、泥作乃至蒲鞋、制笺、临摹书画的不胜枚举。

        至于印书、造酒、织席、漆作的更不必说。

        可惜如此繁华景象徐言只能惊鸿一瞥罢了。

        却说徐家父子付了银钱下了船,带着几个仆从改乘马车直奔陈府而去。

        陈府在杭州城北,此处不仅官府衙门聚集,还有无数权贵的私邸别业,是毫无疑问的富人区。

        徐怀远已经来过多次了,带着徐言七拐八绕总算赶在天黑前来到了陈府前。

        钱塘陈氏是当地有名的豪族,府邸自然也极为奢华。

        徐言原本以为自家的宅子可以算豪宅了,但跟陈家的府邸一比,当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厢徐家父子带着仆从刚一进府,陈府大公子陈宗之便得了消息带着仆从迎了出来。

        徐言远远望去,陈宗之身着一件松花色漏地纱道袍,头戴一顶黑色方巾,脚踩一双云头镶履。

        徐言下意识的将眼前之人与他记忆中富态的舅舅比对了一下,不由得心疼起来。

        如今的陈宗之身材瘦削神色憔悴,似乎随时都能被风刮倒似的,这些天他该是遭到了多少打击啊。

        “姊夫、秋哥,让你们劳心了,竟还专门跑一趟。”

        陈宗之惨然一笑,在徐言看来这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徐怀远叹声道:“妻弟,你也不要过于忧心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营救老泰山的。事在人为,一定会有办法的。”

        徐言也道:“是啊舅舅,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外公出狱是迟早的事情。”

        陈宗之喉结微微耸动,苦笑道:“希望如此吧。唉,我们去花厅说罢。”

        却说几人相继来到花厅坐定,陈宗之率先道:“姊夫,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你也知道,今年浙江连着闹倭患,蚕农们日子过得不安生,整日担惊受怕影响了养蚕。蚕丝收不上来,织绸的进度自然跟不上。可织造太监孙庆咬死了交绸子的时间不松口。父亲不过是多说了两句,便被这阉货嫉恨。那厮诬陷父亲吞了工部拨下银子的大头,导致织工罢工。这下罪责都被推到了父亲的头上。某托人上下打点,可就是无法救出父亲。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说着说着陈宗之哽咽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见舅舅这副戚戚然的样子,徐言实在是心中不忍。

        要说这个孙太监真是够狠的,为了撇清自己,把责任都推到了陈家身上。关键你推卸责任就算了,还生生编造出一个贪污的罪名,当真是心狠手辣。

        “敢问舅舅,您都托人打点了哪儿的关系?”

        陈宗之瞅了徐言一眼,摇头苦笑道:“钱塘县衙、杭州府衙、藩台衙门、臬台衙门......我都托人问了个遍,可没一个敢得罪那老阉货的。父亲赚了这么多银子,可到头来却是......”

        舅舅一番话说的着实令人绝望,可徐言听着却觉得哪里不太对。

        咦,这其中好像没有巡抚衙门!

        “舅舅,你还没托人去找抚台大人的关系?”

        徐言这话可是问懵了陈宗之,他白了自家外甥一眼道:“巡抚大人才到任上不到一月,哪里来得及打通关系。我便是想打点也进不去巡抚衙门的大门啊。”

        徐言心道舅舅这话倒也在理。朱纨刚刚到任不久,舅舅肯定没有抚台衙门的门路。

        不过他有啊!

        “舅舅,我在定海县的时候恰巧与抚台大人有过一面之交,不若我明日一早前去试试?”

        陈宗之闻听此言被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秋哥你见过朱巡抚?”

        徐言点了点头:“巡抚大人巡视宁波府,我作为定海县缙绅代表参加了接风宴。席间我还作诗一首,得到了巡抚大人的夸赞。”

        他心道我和巡抚大人的关系何止这么简单,我可是被巡抚大人引为忘年之交的人,为了不吓到你就且先这么说吧。

        陈宗之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冲上前来抓住徐言的双手,激动的说道:“秋哥,那就全靠你了。你要多少银子?一万两,两万两?”

        陈家有的是钱,只要能够救出父亲,让陈宗之拿出多少银子他都愿意。

        徐言却是摇了摇头。

        “舅舅稍安勿躁,这不是钱的问题。且让我明日先去探探。”

        假如杭州有人敢管这件事,那只可能是朱纨。

        徐言十分清楚朱纨的为人。此人刚正不阿,不畏权贵。

        只要外公是冤枉的,那么朱纨一定会仗义执言,还他一个清白。

        用钱打点反而是对朱纨的侮辱。

        徐怀远见状也安慰陈宗之道:“妻弟,你且先安安心心等着。万一有需要,我们再来找你。”

        陈宗之连连点头:“姊夫说的极是。啊,今日也不早了,你们快些去歇息吧。”

        说罢,陈宗之唤来管家吩咐一番。

        “来人呐,把东跨院的几套厢房收拾出来......”

        “舅舅,你也早些歇息。”

        临走前,徐言十分贴心的说道。

        陈宗之眼眶通红,点了点头。

        出了花厅,徐家父子跟着陈府管家一路穿堂过院,过了许久才是来到收拾好的东跨院。至于带来的随从自有仆人该睡的大通铺,无需他们费心。

        一路舟车劳顿,徐言确是乏了,只简单洗漱一番便熄灯睡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