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外公有难

第十一章 外公有难

        混迹官场的都是人精,赵知县当然明白巡抚大人给他看这篇文章的用意。

        这是巡抚大人欣赏徐言,嘱咐他要多加提携这个后生啊!

        其实即便朱巡抚不暗示,赵知县也准备好生培养一番徐言。

        如此年少就天赋异禀,前途必定是不可限量的。赵知县此时提携徐言,等到将来徐言发达了还能忘记他这个恩师吗?

        再说文教也是考察地方官的一项重要指标。论科举成绩,宁波府本就比不过杭州、绍兴,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苗子,自然要用心栽培。

        不过此时此刻赵县令最希望的还是巡抚大人能够早些离开定海县。毕竟头顶有这么一尊大佛压着,一举一动都得小心拿捏,实在是憋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徐言在巡抚朱纨面前出了风头后并没有浮躁膨胀,而是每日在家中温习读书。

        他估摸着因倭患而推迟的县试过不了多久就会举行。要想在科举这条路上走的远,除了有背景关系硬之外还得有足够的硬实力。

        经过他这些日子的整合归纳,许多可能出题的点都被他写在了小卡片上,闲暇时看一看可以让他更好的理清思路。以徐言如今的实力应付县试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学累了也是要休息一下的,劳逸结合才能使读书的效率最大化。

        “少爷,张口。”

        桃春用青瓷小勺将一粒剥好的葡萄送到自家少爷嘴边,徐言张开嘴十分享受的任由桃春将勺子送入口中,只轻轻一吸便觉得口腔中泛起一阵清爽的凉意。

        徐府后院有一座冰窖,时值盛夏葡萄、西瓜等水果都是冰镇过的,故而口感极佳。

        此时此刻徐言真真切切体会到作为一名封建王朝公子哥,这腐朽生活是多么的惬意美好。

        “桃春啊,帮我按按头。”

        小丫头轻巧的应了一声,跑去面盆洗净了手拿帕子擦了擦,复又颠了几步回到徐言身边。

        此刻徐言已经调整好了姿势闭目养神就等桃春按摩了。

        经过徐言这些时日的调教小丫头已经对人体的基本穴位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只见她一双纤细的素手在徐言的太阳穴上点了点,继而轻轻的按揉了起来。

        可惜徐言还没有享受多久,就被一声急切的呼喊打断。

        “少爷,老爷叫你速速去书房见他。”

        徐言睁眼一瞧,果然是双喜,心中寻思老爹这个时候找他干嘛。

        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这是小孩子都清楚的道理。虽然此刻徐言有些郁闷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起身,准备前去见父亲。

        要说徐言的老爹徐怀远可谓是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

        徐怀远回到定海县后,除了最初的几日徐家父子二人能够坐下来叙叙话,之后的日子他基本都是在忙生意上的事,有时甚至直接睡在铺子里。以至于这半个月徐言想见一面自己的老爹都很难。

        这下徐言得了机会可得好好劝劝老爹。毕竟钱可以慢慢赚,要是身体累垮了可就太不值当了。

        却说徐言轻车熟路的来到父亲的跨院,见老爹站在书房门前冲他招手,便几步上前拱手礼道:“儿子给父亲请安。”

        “来,到里面说。”

        见徐怀远面色有些憔悴,徐言十分心疼,心道一会一定要劝父亲多休息。

        却说徐家父子二人先后进屋,徐怀远当即将门合上,继而长叹一声。

        见气氛有些不对,徐怀远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

        “儿啊,你外公那里出事了。”

        “什么!”

        徐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徐怀远摇了摇头道:“为父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你外公因为得罪杭州织造太监孙庆已经被诬下狱。你母亲得知后以泪洗面,为父虽然心痛却也帮不上什么。思前想后为父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此刻徐言心中直是乱作一团。

        他的母亲徐陈氏出自钱塘陈氏,他的便宜外公陈翰是杭州有名的豪商。与徐家不同,陈家只做丝绸生意,而且做得是皇商。

        皇商看起来确实光鲜无比,可隐藏的风险也极高。

        这下不就出事了?

        “父亲您先别急,外公究竟因何得罪了那孙太监,事情可有转圜的余地?”

        虽然徐言此刻也是心急如焚,但他还是强自使自己镇静下来。毕竟急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现在只有先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才能做到针对性的应对。

        “这是你舅舅写的信,你看看吧。”

        徐怀远掏出一封家书递给了儿子。

        徐言深吸了一口气,取出信纸展开来看。

        信并不长,但简明扼要的点出陈翰是因为一批丝绸交付时间与杭州织造太监孙庆起了分歧,惹恼了孙庆从而被诬下狱。

        看罢信后徐言反而是心中定了几分。

        “父亲,若真是照舅舅信中所写的,事情倒也好办。”

        徐怀远听得一愣,旋即苦笑道:“儿啊,你外公得罪的可是杭州织造太监,便是送出多少银子都没用。”

        别管是徐家还是陈家都是浙江辖制内数一数二的豪商,若论钱他们有的是。可在徐怀远看来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徐言却是摇头道:“父亲,舅舅在信中只说外公被诬下狱是不是?”

        徐怀远点了点头。

        “既然只是下狱,没有审问也没有定罪,那就还有机会。”

        徐言稍顿了顿,继而接道:“儿子恳请和父亲一起去一趟杭州府处理此事。”

        “你有办法?”

        若是放在几个月前,徐怀远是肯定不信的。但这几个月儿子的举动着实让他吃了一惊。甚至县尊和抚台大人都对其赞赏有加。

        现如今的情境下,他更愿意相信儿子有办法处理此事。

        “不敢说十拿九稳,但七分把握还是有的。”

        徐言定定说道。

        闻听此言,徐怀远心中复又燃起了希望。

        老泰山待他不薄,徐家能有今日也跟老泰山的提携有关。如今老泰山有难,哪怕营救只有一线希望,徐怀远也愿意试上一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