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神级败家子

第四章 神级败家子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六月。

        肆虐宁波府一月之久的倭寇终于偃旗息鼓,退回海上。

        宁波府各县皆受戕害,各县百姓或多或少都有饿死的情况,惟独定海县未饿死男女老少一人。

        这其中固然有县尊他老人家赈济及时的原因,但徐府大少爷徐言捐粮的义举同样为人所津津乐道,成为一时美谈。

        这多亏了县衙方面没有藏私,将徐言捐粮的前后经过写了告示贴在城中各处。

        对此徐言还是很欣慰的。

        不过他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倭寇退回海上后,他的便宜老爹也就要回来了......

        捐粮这个事情,徐言自己是无法做主的,老爹不在府中决定权便在徐陈氏那里。

        本来徐陈氏是不想捐粮的,但奈何她耳根子软,被徐言一通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同意了。

        但事后想起来,徐陈氏还是有些肉疼。

        要知道三千石粮食绝不是小数目。即便不按倭寇肆虐时其他粮商定下的一石二两银子卖,就按平价的一石八钱银子,也能卖两千四百两了。

        两千四百两是什么概念?

        在寸土寸金的杭州府,一套三进院的宅邸也就是几百两,两千四百两足足能买下四五座这样的宅院。

        从这个角度来看,说徐言是神级败家子也丝毫不为过。

        不过在徐言看来,这笔买卖不亏。

        一来,他徐家获得了一个好名声,二来他相当于认了赵知县做老师。至于损失的两千多两银子嘛,以他徐家的实力虽然肉疼但也不算伤筋动骨。从长远角度来看,这是稳赚不赔的。

        当然,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他的便宜老爹也认同这一点。

        这日徐言照例早起读书,方看了几页《孟子》便见双喜急匆匆的跑来。

        “少爷,不好了。老爷他...老爷他回来了!”

        闻听此言,徐言直是吓了一跳。

        在他残留的记忆里,他的这位便宜老爹可不像徐陈氏那么好说话。换言之,徐怀远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

        商人自然是把利润看的极重,徐言如此败家的举动徐怀远肯定一时接受不了。

        虽然徐言已经把父子见面的场景模拟了许多次,但真的事到临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打鼓。

        “啊,我的头疾又犯了。”

        徐言是徐怀远独子,他寻思着即便他这一次做的有些过火,但只要他装病示弱,徐怀远也不忍心下手吧?

        双喜见状也是十分配合的大喊道:“呀,少爷又晕过去了。”

        徐言直是想翻白眼。这下他便是不想去床上躺着都不行了。

        却说这厢徐言刚刚在床上躺定,院子里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站在门口示警的双喜定睛瞧去,只见一个身着湖蓝色道袍,头戴四方巾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个仆从急匆匆的朝这正房走来。不是自家老爷又是谁?

        转瞬的工夫,徐怀远便来到正房前。双喜连忙上前作出一副急切的样子:“老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少爷他的头疾又犯了。”

        谁曾想徐怀远却是根本不理,只冷笑一声便往床边走。

        徐言虽然躺在床上,但却一直细心的听。

        见老爹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徐言心下一狠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徐怀远胸中满是怒火,本想着狠狠教训这个败家子一通。却被徐言这一通咳嗽弄懵了。

        原来徐怀远打小身子便不好,除了患有头疾外肺也不算好。若是染了风寒,经常一咳就是几个月。

        知子莫若父,徐怀远见徐言猛烈咳嗽心中登时咯噔一声,又哪里还发怒的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莫是又染了风寒?”

        徐怀远在床边坐定,把儿子扶了起来皱眉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可怜徐言一边装咳一边还得回话:“孩儿...孩儿大意了。近日...咳咳,近日夜里读书寒气有些重,孩儿忘记添衣了。”

        徐怀远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万分疼惜。

        他原本准备了一通教训徐言的话,可此时此刻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这孩子,真是叫人不省心......”

        徐怀远替徐言掖了掖被子,叹声道:“三千石米说捐便捐了,也不跟为父知会一声。”

        徐言心中暗暗腹诽,您老人家当时可是远在杭州府,倭寇又在宁波府肆虐,我便是想知会也得能联系的上啊。再说了,他要真是给老爹打了请示以老爹贪财的性子肯定不会准许。唯有这般先斩后奏才能取得现在的效果。

        此刻徐怀远虽然是责怪的语气,但怒意已经消散了大半。徐言听在耳中,喜在心头。

        见火候差不多了,他凄然说道:“倭寇肆虐,城中粮商借机囤货居奇,哄抬粮价。街坊们买不起粮忍饥挨饿,孩儿于心不忍这才捐出三千石粮食,由县衙统一赈济。这事是孩儿考虑不周,孩儿在这里给父亲赔罪了。”

        徐怀远摇头道:“为父倒不是舍不得这些米粮,而是你这么一做把同行全给得罪了。他们本以为可以靠这机会大赚一笔,你这一捐倒好,他们连一斗米也卖不出去了。”

        徐言心道我才不怕得罪这些见利忘义的小人呢。发什么财都行就是不能发国难财,这是做人的底线。

        “父亲教训的是。”

        徐言一边认错服软,一边试探道:“孩儿这些时日也想明白了,孩儿愿意潜心读书,考取功名。”

        徐怀远听得一愣,颤声道:“你方才说什么?”

        “孩儿以后会用功读书考取功名,光耀门楣的。”

        徐言郑重其事的说道。

        原来这个徐小郎君可谓是典型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对读书根本没有什么兴趣。虽然徐怀远几次三番给他请先生,都被他气跑了。那吴老夫子算是徐家请的第五个先生了。

        “哦对了,父亲,孩儿此番捐粮,县尊他老人家大为褒奖,还给孩儿赐了字呢。”

        这句话却是听得徐怀远心中一颤。

        “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吾儿终于懂事了!这粮捐的值,捐的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