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门生

第三章 门生

        闻听此言赵县令双眸一闪,急声道:“快,快传他进来。”

        此刻赵知县满面红光,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他三十岁中的进士,宦海浮沉十余载,也不过是在各县知县的职位上平调。官场就是这个样子,你无门无路政绩又一般想要升迁基本是不可能的。

        朝中无人的赵知县要想升迁只能在任期做出政绩。而眼下倭寇肆虐宁波府,赵知县已经下令闭城。这种情况下粮食的供给出现问题,是一定会饿死人的。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旦被上面知道别说升迁了,甚至头上的这顶乌纱都可能不保。

        可现在不一样了,徐家后生主动捐粮。他只要以官府的姿态接收这批粮食在城中分发赈济,保证不饿死治下百姓,那么他不但不会有过反而会有功啊。

        思及此处赵知县不由得对这徐家后生生出几分好感来。

        不多时的工夫,徐言便被带到了二堂。

        他来县衙前早已打好了腹稿,便冲赵知县深揖礼道:“晚生徐言拜见县尊。”

        大明礼待读书人,秀才以上功名见官可以不跪。

        徐言虽然还没有获得秀才功名,却是大儒吴老先生的学生,加之徐家本地缙绅豪族的地位,徐言私下里拜见赵知县行揖礼已经是十分恭敬了。

        赵知县心中自然也有数,只见他颔首笑道:“本县听说贤生此来是为捐粮?”

        见赵知县开门见山,徐言也不忸怩恭敬答道:“回县尊的话,正是如此。如今倭寇肆虐,城中储备紧张。晚生听闻如今城中一斗米已经卖到了两钱银子,直是令人咋舌。吴老先生常教导:圣人常无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晚生虽然不才,但也想为定海县的父老乡亲们做点什么。家父常教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故晚生愿意代表徐府捐米三千石。”

        徐言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赵知县自然听得十分过瘾。

        当然他关注的重点落在了最后。

        三千石,徐言竟然要捐足足三千石米!

        即便赵知县城府极深,也不禁喜形于色。

        三千石大米足够全县老少吃上一个月了。

        徐言真是解了他、解了定海县的燃眉之急啊!

        “好,好,好!”

        赵知县一连道了三声好字,深吸了一口气接道:“贤生如此识大体顾大局,于危难之时有如此义举,不愧出自名门之后。本县甚慰,本县甚慰啊!”

        赵知县如今看徐言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倒不仅仅是因为徐言捐粮的举动,而是因为他小小年纪能够说出那么一番有大义的话。这番话虽然是圣人最先说的,但从徐言口中再次说出是如此的合乎情境。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此子不过十四五,眼界便如此之高,胸怀如此之广,假以时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此刻赵知县心中生出了惜才的念头,轻捋短须道:“吴老夫子是本地大儒,贤生可得跟着他老人家好好学啊。”

        “晚生谨遵县尊教诲。”

        徐言十分恭敬的说道。

        “贤生还未取字呢吧?”

        “回县尊,晚生尚未加冠,并未取字。”

        “唔,如此啊。本县若是现在给你赐字,贤生愿否?”

        赵知县和声笑道。

        徐言闻言,心中一阵激动。

        男子二十加冠,一般这个时候会由长辈赐字,这个长辈通常是师长。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有的时候长辈心情好了提前赐字也是可以的。

        赵知县主动提出要给徐言赐字,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要知道,这相当于赵知县认下徐言做门生。

        当然,因为赵知县身份特殊,不能直接做徐言的坐师。徐言名义上的坐师还是吴老夫子。

        可有赵知县这层关系在,对徐言今后科举上的帮助是极大的。

        徐言怎会拒绝?

        “尊长之命,敢不从尔?”

        “好!”

        赵知县喜笑颜开。这个后生是真的很识趣嘛。

        只见他一边捻着胡须一边沉吟。过了良久和声道:“言者,学说也,学说立之以时,以本县之见贤生便字以时如何?”

        不得不说赵知县还是有些学问的,这个字取得极为巧妙。

        徐言立即应道:“学生谢县尊赐字。”

        赵知县微微颔首,笑而不语。

        双方对此都是心知肚明,徐言接受赵知县赐字便是认下了师徒这层关系。

        做人嘛,讲究礼尚往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

        徐言主动捐粮三千石解了赵知县的燃眉之急,赵知县当然得有所回馈以作表示。

        他的表示不能太庸俗、太铜臭,收下徐言做门生便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这层关系是较为隐晦的,外人甚至都不会知晓。但只要赵知县和徐言心中知道便足够了。

        徐言当然也不会傻到到处吹嘘,毕竟这层纽带关键时刻可助他在举业上更进一步。

        “哦,县尊,学生已经叫人把米粮运到了衙门外,恩师稍后便可差人前去接收。”

        “恩。”

        赵知县应了一声道:“倭寇虽然凶残,但只要我定海县民上下一心,想那倭寇也占不得什么便宜。”

        他顿了一顿,继而接道:“今年的县试因为倭患推迟,但是不会取消的。你要好好温书,一定要考取个好成绩。不要令本县失望。”

        聪明人说话从来就是点到为止。

        徐言自然是闻弦音而知雅意。

        要知道县试的主考官就是县令,只要徐言考的过得去,赵知县是一定会让他通过的。

        当然,徐言肯定会竭尽全力去考,毕竟县试的成绩越好,府试时给人的印象分就会越高。若是能够考得案首,基本上府试相当于保送了。

        “学生谨遵县尊教诲。一定竭力备考,不负县尊期盼。”

        徐言冲赵县令深揖礼道。

        ......

        ......

        ps:老坤书友群:309429159老书迷都在这里,也欢迎新朋友进群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