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银河之光

第一百八十八章:银河之光

        话毕,这“两货”竟然真的打斗起来。

        一时间,你来我往,刀光剑影,毒气滋滋,灵力四射。

        你方打拳,我方出掌,

        你骂我肉蛆,我骂你杂种。

        这方刚揭开伤疤,那边已经问候起了老母。

        拳脚之外是口舌,

        兵器外加吐口水。

        因彼此过于熟悉,自是打得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直打得日月无光,天昏地暗,上下翻滚,左腾右挪,相互纠缠,无法分割。

        好不热闹,好不有趣。

        连那不习惯看热闹的昊天都几乎要笑抽肚皮了,硬是强装出万分焦虑的模样,异常关切地喊道:

        “别打啦,别打啦。你们都是兄弟啊……”

        “靠,我要杀的就是这个兄弟!”

        “操,我从来没有这等兄弟……”

        然,虚空中传过这“俩货”的对骂声,完全将昊天的“好言相劝”给抛到了脑后,继续纠缠不清,不言放弃。

        “呵呵……看来,这俩货,果真是没得救了!”

        昊天嘴角勾出一丝冷笑,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

        忽而,天空出现一股轻微的晃动,好似宁静被打破,透明在震荡。

        无声无息中,忽感有一温热而无形的质量在缓慢靠近。

        “嗯?”

        “这么熟悉的动作……”

        “难道是……那个老头子来了?”

        顷刻间,鼻尖飘过一缕清香,随即脑清目明,汗毛扩张,浑身松动,神力恢复。

        “清风玉露?”

        “呵呵呵……”

        “没想到,这老小子竟然如此应景地赶来了。”

        “看来,我又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了。”

        “哎,你们两个闹够了吗?”

        “如果闹够了,就回去吧!跟大帝讲一声,我还有点儿事,需要在地球上多待几天。办好后就回去复命。”

        然空中飞舞交叉的身影,仍沉浸在执迷之中,毫无回应之意,除开呵呵哈嗨的打斗声,就是乒里乓啷的撞击声。

        昊天嘴角一歪,暗暗得意,见二人如此沉迷,何不再添把柴火,让愤怒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些呢?

        “哎哎哎……”

        “我说,你们能不能先停一下,听我讲两句?”

        “帮我把毒解了再打,好吗?”

        昊天伸长了脖子,一脸期待地,朝远端打斗中的俩货,喊着话。

        “我还有大帝嘱托的要事要办,贻误了时机,你们可担待不起哦!”

        然,

        那俩货就当没听到一般,继续狼烟滚滚,战火弥漫,纠缠不清。

        突然,昊天身上一阵波动。

        兴奋之余,试探一番,见筋脉已通,灵力游动,虫毒消散。

        紧接着,又是一个透明的晃动。

        脚底之下,缠困自己的“灵元电网”,好似被注射了毒液的蚂蟥一般,竟丢开自己,蜷缩起来,形成一圆球。

        紧接着,那中了毒的“灵元电网”,又被一透明的惰性能量,给层层包围,像个透明的包子,又像个无法动弹的千层饼,煞是有趣。

        此时此刻,昊天已经浑身轻松,禁制解除。

        “嚯!这老头子的清风玉露果真不同凡响,效果杠杠地……”

        “好像全部恢复了。”

        “嗯,连灵元电网都被剥离开来了,不错!”

        昊天随即动了动双手,左看看,又看看。

        “呃……要不实验一番?”

        “检验一下?”

        “呵呵呵……”

        随即,歪笑一下,并掌为刀,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

        顿时,空间之内亮如白昼,一片茫茫。

        如皓日当空,宇宙诞生。

        如白雪铺地,银装素裹。

        如银盘洒落,星河凝滞。

        抬望眼,那轿车之处,悬浮于空中的八个黑衣人,身形定住,毫无动弹。

        如同时间固定了一般,又像二维平面的抓拍。

        静止的画面,逐步被白色之光慢慢吞噬,悄悄融化,

        仿佛照片中滴入了过量的显影剂,画面的色彩慢慢消融,最后消散得无影无踪。

        连同呼救之声,都好似凝固的时间,一起被那白光吞噬了个干净。

        安静!

        寂静!

        惊骇!

        “银河之光?”

        赤炼俎虫惊骇,一把推开黏在身旁的蛇妖,大喊一声:

        “蠢女人,我们上当了。”

        “昊天冲破我毒药的禁制了。”

        ……

        “嗯?”

        “不可能,他根本无法使用灵元之力。”

        “因为他中了我的灵元电网,根本启动不了灵元之力。”

        “哼……”

        “未分胜负,休想分我心。”

        蛇妖还在自以为是地臆想着。

        然,更多惦念的还是跟俎虫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

        “赤炼俎虫”见蛇妖依然像块牛皮糖一般,

        甩都甩不掉,顿生心烦。

        然,又瞥见昊天那意味深长的浅笑,

        心中自是邪火上脑,非常无语地骂道:

        “笨蛋,银河之光都出来了。你还要继续做梦吗?”

        蛇妖闻言,立即回头。

        见四周茫茫白色,如皓日当空,如明月高悬。

        虚空之内,除白色之外,亦无任何色彩。

        真所谓:一色容万色,一相容万相。

        “果真是银河之光!”

        “靠,这就是传说中的银河之光?”

        “那个上能融仙,下能斩魔,溶解宇宙万物的,银河之光?”

        蛇妖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虽然听说过“银河之光”如何强大,如何恐怖。

        但传说总归是传说。

        未见其景,自无法想像和判断到底强如几何。

        盲人摸象,尽不知大象之容。

        管窥蠡测,亦难知宇宙之浩瀚。

        自古以来,无知者无畏。

        她曾经公开质疑过昊天的能力,说昊天只是被包装出来的一流高手。

        从未见其真本领。

        故而,恬不知耻地夸下海口,哪天定要找个机会,跟他过过招,顺道让他尝尝“狂蟒之电”的威力。

        曾经自命不凡的“狂蟒之电”,如今跟眼前的“银河之光”一比较。

        简直就像“烧火棍”硬抗“三八大盖”。

        徒生感慨:

        萤火岂能与浩月争辉!

        然,她还是不能完全接受,结结巴巴地讲道:

        “那……那……那……我的‘灵元电网’呢?”

        “哦,是吗?”

        “‘灵元电网’是不是?”

        “你看好了!”

        随即,昊天一跺脚,

        只见虚空之中,星光摇动,

        凌波一颤,霞光一闪,

        五颜六色纷呈,徇烂彩虹狂舞,

        忽而,热闹散去,华丽褪尽,空间显示出一幕宁静的黑暗。

        “不好,难道是异次元空间?”俎虫惊呼道。

        “不错,算你们还有些见识。”

        “你们不是想领略一下真正的‘银河之光’吗?”

        “不是想看看所谓的‘灵元电网’是如何被破的吗?”

        “我想,此处,最合适不过了!”

        昊天面露微笑,然目露怒光,

        像一只带着萌猪脸面具的老虎,

        一脸憨痴的背后,却隐藏着无限的恐怖。

        此刻正皮笑肉不笑似的,盯着眼前“俩货”,意味深长地说着。

        其实,这俩货,只是在“妖元大帝”那里排名前十,

        若放在整个神灵域,最多也就是“四流”的存在。

        甭说这俩家伙,

        哪怕是再来十个八个,

        都不够看。

        这就好比,人家手上抗的是“格林大炮”,

        你手上提的却是个“大刀、长矛”,

        再多人的愚蠢冲锋,也只是送人头而已。

        这不是比赛,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然,要说他这次为何会马失前蹄,大意失荆州。

        一方面确实是自己一时大意。

        另一方面跟地球上的“禁制”有关。

        因有禁制,还被这两家伙提前布网陷害,故而一不留神,阴沟翻船,导致身陷囹圄,被困阵中。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神仙帮忙。

        谁曾料,这老头,好似及时雨一般,来的竟如此的及时,如此的应景。

        犹如天降救兵,好似雪中送炭。

        不光无形中替他解了俎虫的毒,还顺带都走了烦人的“灵元电网”。

        如此这般,禁制方可解除,神力才能恢复。

        然,

        要跟这俩货打,

        在禁制之下,肯定是无法尽兴,也无法发挥全力。

        自然会对比赛效果大打折扣。

        所以,

        趁这俩货不注意,于无声处,瞬间启动了异次元空间。

        这个空间比较特别,貌似在地球,却是实实在在的另外一个界面,是宇宙中幻象之空间。

        此间之内,看到的,都不是真实的。

        真实的,都看不到。

        空间之中,亦空亦満,亦有还无。

        有无有无,

        此为异次元之道也!

        最关键的是,这个空间之内,所有人尽可以将功法和技能,自由任性、无所畏惧地,发挥出来。

        不用再担心强大之力会穿透空间结界,震塌时空维度。

        “怎么样?要不要尽兴比试一番啊?”

        昊天带着挑逗的口吻,

        露出鄙视的眼神,

        盯着面前的一条“肉蛆”,

        一条“九头蛇”,

        挺拔着身姿,

        高昂着头颅,

        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一种“包藏祸心”式的微笑,极度傲娇地说道。

        赤炼俎虫怒火攻心,双目通红,刚毛直竖,脂肪蠕动,

        如愤怒时浑身颤抖,如恐惧时自发癫痫。

        异常愤怒却又生无可奈何之心,

        盛世凌人中又存外强中干之景,

        虽怀惧怕之意,又故装腔作势一番,大声吼道:

        “昊天,你太猖狂了。”

        “敢杀了我的人,你活腻了?”

        “哼……”

        “从今往后,我和你势不两立……”

        昊天心中冷哼一声,我还以为你会很爷们的跟我来个生死搏斗的,

        没想到……

        却是个孬种!

        故而风轻云淡地说道:

        “哦,是吗?”

        “好像是我杀了你的人哎……”

        “你打算怎么来报答我啊!”

        昊天那副毫不在意,怡然自得的样子,更加激起了对面“俩货”的愤怒。

        反观昊天,却是一边偷着笑,一边露出“你能拿我奈何”的挑衅神情,

        满脸都是贱贱得“找打”的模样。

        “你……你……”

        蛇妖张大着嘴巴,却一时口钝舌怠,无法言语。

        忽觉心口一阵绞痛,一股热血直涌而上,喉咙一甜,差点儿吐出二十两老血。

        “我什么我?”

        “有种的来比试一番?”

        “若没胆,就不要瞎比比……”

        昊天完全是一种逼死人不偿命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