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有点邪门

第一百八十三章:有点邪门

        “这个三愣子,真如老大所说,说话从来不长心眼,行事自是不计后果。”

        【当然了,他肯定不计后果啦!凡事有老大(天机子)替他擦屁股,他怕啥?不过,好像每次都是他“昊天”出面收拾了残局,而这三愣子从没有表示过感谢哎!想到此处,内心又暗苦不迭。】

        “你好歹有名字的好吧,什么天魔大帝?”

        “这个不是神灵域,是地球。地球?懂吗?”

        “你这样子会吓坏这些小孩子的,懂吗?”

        昊天内心气结,气得直发抖。

        但情况紧急,如箭在弦上。

        如再不加制止,这三愣子马上就要跃出车外。

        可以想象,挥手之间,定是腥风血雨,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寸草不生。

        “他倒是杀自在了,拍拍屁股就走人。我却要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地去替他收场。”

        一想到此处,又不禁颤(尿)栗(抖)了一下。

        故而,一把抓住天魔的左臂,给了他一个寓意为稳住的眼神。

        并说:“莫慌,切不可轻易妄动。让我来处理!”

        昊天边说边向他使了一个眼神,紧接着又通过腹语传给他另外一个信息。

        “不要妄动,无影鬼目到处在寻找你的下落,地球上到处都有他们的组织,你轻易不要抛头露面,以免节外生枝。我来查看一下。”

        “还有,你有名字的。”

        “王伟这个名字就很雅俗共赏,既朗朗上口,又简单好记,关键是还非常切合你的身份。”

        “再者,千万不要老是在小孩子面前直呼‘天魔大帝’。你都大帝了,还坐他车子?”

        “是你傻了,还是他二啦?”

        “你是当他不存在呢?还是希望他到外面传:我们的董事长是个神经病?自称为‘天魔大帝’?”

        “还有,你要是当着他面出去大打出手,如果使用超凡力量,你怎么跟那小孩子交代和解释?不要告诉我,你又要使出灭人记忆的那一损招?那是要被老大骂地哦?”

        昊天是苦口婆心,像个大学辅导员一般,通过腹语,语重心长,设身处地地跟狂躁不安的天魔做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

        然,真正起作用的不是昊天怎么讲的,而是他将老大搬出来了。

        一说到老大,这个如同“奔牛”一般的天魔大帝,瞬间又温顺得像只小绵羊。

        好似恢复理智一般,看着昊天,咧着嘴,尴尬地挠着头。

        “哦,你说的也是哦。这个还是在地球,我都忘了。嘿嘿嘿……”

        “这个地球的烟虽然味儿重,劲道足。但是抽多了,也有不好。就是老是会产生幻觉,感觉自己还在神灵域一般。嗯,这或许就是凡人所说的,赛神仙的感觉!啊哈哈哈……”

        昊天随即低头无语,就差抚额了。

        “强词夺理到你这份上,也彻底是没谁了。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喜欢这等愣子的!哎……”

        低头瞬间,余光中忽然闪过一丝异常。

        随即,抓住天魔的左手,捏了一下,使了个眼神,故作威严地开口道:

        “那个,你先别动。我下去看一下。”

        “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和小黄先走!”

        说话间,还非常应景地用手指了指主驾上的黑衣彪形大汉。

        天魔瞬间明白,立刻变得“乖巧可爱”起来,夹着个嗓子,娘娘地说道:

        “哦,那好吧!”

        差点儿没让昊天给吐出来,你装也装像一点吧,明明是个俊(抠)朗(脚)汉(大)子(汉),却非要扭捏得像个萝莉丫头。

        甚至能够想象到天魔说这话时,手中细拈的兰花指。

        呃……

        深呼吸之后,终究还是憋住了,掩饰于无形。

        天魔应付之余,余光一扫,通过后视镜正好看到了“小黄”鬼魅般的眼神。

        虽然被黑色墨镜给罩着,自以为别人看不到。

        但是,在天魔和昊天面前,这些个小心思,实在是不值一提。

        “那个,小黄,你靠边停,我下来会会他们。你一定要好生保护好王总,他不会武功。”

        天魔眼前一黑,差点儿吐血。

        “靠,昊天,有你这么损人的吗?”

        “我不会武功,还兴师动众的去跟人家干架?”

        “那不成傻子了吗?”

        “你要骂我,直接一点不就行了吗?”

        “俺天魔也不是那种小气之人,嘿嘿……最多请你吃一顿‘黯然销魂拳’而已!”

        “跟我来这招绵里藏针,咬文嚼字的好戏,过了吧!”

        “你这让我怎么去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却又咋咋呼呼的‘蛋白质’老板?”

        “那不真成神经病了吗?”

        天魔盯着昊天的脸,貌似古井无波,实则内心已然如十五个吊桶打水,气得七上八下。

        默默生着闷气,恨恨地诅咒着,寻思着定要找机会把丢了的场子给找回来。

        那一副憋屈的模样,好似吃了黄莲,满是酸溜溜,苦巴巴。

        而那个开车的小黄,轻蔑地瞥了一下后座上的天魔,嘴上喊着:“嗯,好的。”

        看似很爽快的样子,实则内心已经骂开了。

        “靠,不是很牛逼的吗?”

        “刚还嚷着要下去以一敌十,去灭人家的。”

        “怎么着,现在还要我来保护?”

        “靠……还什么魔,我看是精(吹)神(牛)病(皮)练久了,走火入魔了吧!”

        “靠……”

        一边对昊天点头,一边通过后视镜观察着天魔,心中不免继续讥笑道:

        “哎……也不知道大师从哪家疯人院带过来这么个家伙,竟然会是我们的董事长?”

        “我去……还自封那个什么‘天魔大帝’,我还‘玉皇大帝’呢!”

        “呜……他不会真在公司里面穿上道服,摆上案台,烧香炼丹啊?”

        自以为是的“小黄”有些过了,不自知之余,继续行进在作死的路上。

        所谓,愚者有救,自以为是者无救。

        因为,作死的路,从来都没有尽头。

        快车一旦开启,人生就好似飚了起来。

        内心膨胀的“小黄”瞄着天魔,横看竖看都不顺眼,抛弃了遮遮掩掩,异常**地表现出一脸嫌弃的样子。

        “咦……他来做董事长,哼哼哼……有得好玩了。”

        “就他这高达‘250’的智商,那些个‘人精’估计要笑死了。白白得了这么一大的集团公司。”

        “哎……这老天爷不公平啊,这等傻子都能做老板,我如此英俊雄壮,却要给人家当司机,哎……天妒英才……”

        讥笑之余,不禁替天魔大帝担忧起来。

        不过联想到自己的处境,自感貌似竟不如人家,又像个可怜的“秋蝉”,不由自主地自哀自怨着。

        那恍若云絮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昊天没想到一车之内,片刻之间,竟然各怀心思,好戏迭出。

        望着那个忘乎所以的“小黄”,不觉满头黑线,情不自禁地替他祈祷起来。

        看起来憨厚老实,没想到也是如此的不靠谱。

        你这么诋毁自己的董事长,自己的老板,更是顶头上司,谁给你的胆子?

        谁给你的勇气?

        莫非是梁静茹?

        再瞄了一眼旁边的天魔,内心重重叹了一口气。

        也算你命薄如纸,竟然碰上天魔这等小心眼。就凭他睚眦必报,有仇必还的个性,哪天被他知道你背地里说他坏话……

        呵呵呵……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祈祷他能念在你祖上十八代都在街头乞丐的份上,保你一个全尸吧!

        昊天轻哼一声,再朝天魔看了看,并朝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按耐住,切勿轻举妄动,凡事等他信号。

        而天魔则非常不耐烦地朝他挥挥手。

        意思是:“赶紧地,该干嘛干嘛去,别给我上眼药,心烦。”

        昊天坏坏地笑了一下,走了。

        天魔实在是憋屈,有架不能打,不开心!

        要说打架,实在是天魔喜欢的事。

        只是,今天好像很不适合自己出场。

        特别是有昊天这么个“拖油瓶”在身边,自是不能随心所欲。

        况且,他动不动在老大面前告自己刁状,而老大又特别听他的。

        想到此处,不免双拳紧握,心生烦躁。

        故而朝昊天挥手,支其离开。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无奈,好奇害死猫,习惯了看热闹的天魔,说他能克制住自己,不去关注是非灾祸,还不如相信老母猪能上树。

        这不,见昊天刚走,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德性,再次发作起来。

        一脸无耻地扒着前面俩座位的椅子背,还不忘朝司机“小黄”嘘了一下,贼头贼脑地朝外望去,一脸贱兮兮的表情,期待着好戏上映。

        昊天下车,朝前面斜停在路中间的一车走去。

        他们现在的位置比较的特别,昊天的车位于一个盘山公路上,是往上走的方向。

        而前面车子,算是跟他同方向行驶,貌似好像抛了锚。

        而抛锚的位置正好有个非常急的弯,至于前面还有如何,尽是被崖壁所挡,看不清楚。

        盘山公路陡峭而狭窄,仅容两车并排通过。

        左侧是高高的山岩,如狰狞林立的铁面金刚。

        右侧是看不见底的峡谷和深渊,如同一只隐藏的猛兽,碧幽之间透露出无限的恐惧和欲望。

        山岩上光秃秃的,好像被劈过一般,反射着滚烫的热浪和刺目的阳光。

        而右侧深渊,说看不见底,是因为右侧山体尽是一些茂密的灌木丛,和一些高大的乔木。

        那密不透风的绿色之内好似暗影晃动,又好似那空洞的欲望,无止境,又无底限。

        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伴着那山间知了烦人的鸣叫声,混合成一股令人焦躁不安的狂乱之音,令听者心烦气躁,耳晕目眩起来。

        天空灰蒙蒙的,不知是云还是雾气,只觉得包裹得人满身汗蹭蹭,如置身蒸笼一般,呼吸困难,闷热难当。

        恍若山雨欲来,好似风波再起,犹如黑云压城,又恰似波澜不惊中暗藏金光铁甲。

        一丝不祥之兆隐隐飘晃在心头。

        “感觉有点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