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三章:他的东西也敢要?

一百四十三章:他的东西也敢要?

        “没什么,她只是看到了她最害怕的东西而已。”

        张天赐冷冷地说道。

        黄天辉第一次见到张天赐如此冷酷的眼神,犀利中冷若判官,严若冥王。

        是一种视生死如草芥的极端蔑视,是俯瞰苍生,众生平等的冷若冰霜。

        黄天辉后背一寒,聪明的他自知应该干嘛,故而闭嘴不语,一心一意地开车。

        就这样,在寒酷的氛围中开了一段路。

        犯了心事的黄天辉还是没忍住,他一直盘算着一件事,脑海中想着一个约定,犹豫再三之后,还是鼓足勇气,朝身旁静思的张天赐说道:

        “那个,大师,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呵呵,终于开口了。我还因为会永远憋着呢?看来,还是没忍住嘛!这‘联想模式’果真厉害!”

        张天赐表面冷酷,内心小有得意。

        算准了的事,看你黄天辉能够装到什么时候。内心不禁感慨,这种未卜先知的超前感确实非常棒!

        “说吧!”

        “大师这么厉害,死人都能还阳,可否再帮我个忙,帮小六子找回奶奶?”

        “就是我上次跟您说的那个胡兰芝。”

        黄天辉一边开车,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

        “你跟孩子承诺啦?”

        “呃,我??????”

        “对不起,大师??????我实在是不忍心小六子难受。”

        “所以??????”

        “没事的。只是胡兰芝过世已久,现被关闭在九幽地府。而刚刚的老太婆之所以能够被我还阳,主要原因是她还没有通过‘鬼门关’。”张天赐缓缓地讲道。

        “啊,这么说,就是没有办法了?”黄天辉万分失落。

        “哦,像她那样起死复生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胡兰芝尸体已经火化,魂魄无锚固之体,灵魂无承载之舟。无法于阳世凝结实体,无法于凡人同室生活。不过,虽不能重生,但其他办法还是有的!”

        “啊?什么方法?”黄天辉金光绽放,目露惊喜,非常兴奋地问道。

        “可以让小六子天天晚上跟他奶奶梦中团聚。俩人梦中再续天伦之乐!”张天赐深邃的眼神一凝,深呼出一口气,缓缓讲道。声音非常坚定。

        “真哒?太好啦!”黄天辉兴奋得要跳起来,若不是要开车,恨不能立刻跟张天赐击掌相庆。

        “哎??????看前面,注意!看前面!”

        “开好你的车!!”

        张天赐大惊失色,异常紧张地大声提醒道。因为刚刚黄天辉的一个兴奋和冲动,车身一个抖动,从一辆大卡车身边贴身滑过,异常凶险,惊出一身冷汗。

        这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出远门”,人间还没有看够,就被你直接喊“ca”了?

        好歹自己也是人生的主角,总不能连一集都活不过去吧!

        看来这黄天辉做老大还行,开车确实一件挺不靠谱的事啊!张天赐无端地感慨起来。

        “哦??????是是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失态了。”

        黄天辉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地给张天赐赔礼道歉。

        “你这不是失态,是失速了。哦,对了。你下次来找我时,记得带上小六子和胡月芝的生辰八字,我来试试!”

        “好的,谢谢大师!!”

        黄天辉一边认真开车,一边非常恭敬地谢了一番,立即收起胡思乱想,集中精力盯着前方,一路向目的地疾行而去。

        ????????????????

        阴曹地府,酆都天子门外。

        “兄弟,你为何同意将那个老太婆的灵魂给刚才那个人带走?我们就这么回去?你不怕被阎王爷问罪吗?”空着手的范无救朝旁边的谢必安问道。

        “这个是天命。而且人家还有大礼送给我们。”

        “你说这个珠子?就这么点儿小,看着很华丽,就是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这个东西可不是钱能够买来的。”

        “啊,怎么说?”

        “哎??????我当你是兄弟,这个东西最好就我们两人知道,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知道。珠子呢,暂先放我这里。你哪天气虚不顺,修炼摸到瓶颈了,来我这,我给你看这个珠子。”

        “你的意思是,这个珠子能够?”

        “对的,这个珠子非常神奇,以后你就知道了。但是,此物不可被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我们会有杀身之祸。”

        “啊?这么严重?”

        “那是当然,你一定要记住了。”

        “哦,好的,那我们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如何交差?”

        “哼,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天的事,其实早就已经在生死簿上记载得清清楚楚了。”

        “啊?此话怎么讲?”

        “我来之前就感到纳闷,生死簿上明明写着此老太婆要死两次,第一次是今天,第二次是明天。我一开始还在纳闷,上天这么奇怪的安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针对的还是一个凡人。所以,非常不理解。”

        “嗯,然后呢?”

        “后来,那个人来了后,还给了我们这个珠子,然后我统统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个事,其实都是为了他而安排的?”

        “对的,生死簿上有记载,他就是命中人。所以啊,我们严格按照生死簿来执行,你说,回去能不好交差吗?”

        “七哥说的对,你一下子就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那这个珠子你可要保存好啊!”范无救很认真地对谢必安说道。

        “先暂且替他保存吧,终究还是要还给他的。”

        “啊!为何还要还给他?”

        “要不然呢?你知道,他是什么存在吗?他的东西你都敢要?”

        “啊?他是?”范无救一脸迷茫地问道。

        “他是??????”谢必安凑近范无救的耳朵,轻声耳语道。

        “啊??????他原来是??????”谢必安一把捂住范无救的嘴巴,异常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朝范无救眨巴了一下眼睛,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回家的路上,中年男子依然在不依不饶地朝老太婆问道:“妈,怎么啦?您这是?我不是都给你发过信息了吗?你怎么还不懂呢?”

        “不是老妈不懂,而是我要是再迟疑片刻,你老妈真就死了。”

        “到底什么事?那个年轻人不是已经救了你了吗?”

        “你妈确实是从阴曹地府走过来的。那个年轻人也的确去鬼门关前将我带了回来,只是后来??????”

        老太婆异常惊悚地回忆着一个画面,可能是太恐怖了,乃至于她想到时浑身都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老太婆还沉浸在回忆的恐惧中,而他的“乖儿子”好似没有注意到,一直沉迷于“煮熟了的鸭子飞走”的遗憾当中,不停地唠叨着。

        “那你为何一骨碌爬起来,你要是在地上再躺一会儿,我们的戏就演好了。”

        “是啊,妈,阿贵都安排好了,就差一步了。好可惜的!”女人一脸遗憾又略带责难的表情。

        “你都不知道啊,这个女的是条‘金鱼’啊,她家可有钱啦!真的好可惜啊!”阿贵开启了后悔模式,一遍一遍梳理着事情经过,仔细复核其中得失,寄希望于未来能够更好地提高“业务水准”和“表演水平”。

        只是,他孜孜不倦而废寝忘食的自我学习之路并没有得到他“老娘”的认可,反而是触发了她极端的愤怒之火,下一刻,如同枪林弹雨一般倾泻而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俩小子是巴不得我死啊?啊?”话音未落,直接就上手拧男人的耳朵。

        “还有你这个不省心的婆娘,动不动就盼着我早死,看我不抽死你!!!”说完,甩开那蒲扇般干枯的手就往中年女人浓妆艳抹的脸上招呼。

        “啊??????啊??????啊??????”

        一番折腾之后,在一个寂静的茶馆,一个偏僻的角落,一对中年男女和一个老太婆坐在那里一边喝着茶,一边轻声聊着。

        只是那老太婆捧着茶杯的双手一直都在颤抖。

        中年男女的脸上都挂了彩。

        男子耳朵通红,女人脸上都是红印子。

        而对面的老太婆开启了回忆模式,脸色惨白地详述着她看到的经过。

        没错,这仨就是刚刚一番折腾的娘仨人。

        他们每每完成一个项目后都习惯性地到老地方,点一壶茶,认真复盘,头脑风暴,努力研判并提升技能。

        不过,这次话题的焦点还是老太婆醒后到底碰到了什么事,会令她突然很神经地“一骨碌”爬起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

        “没错,我妈是有了心跳,但是没有醒来。我要的是一个正常的妈,不是一个形同植物人的妈。你这还是没有救活。所以,你必须赔我100万!”

        如果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会发现,中年男子说这个话时自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音色,很奇怪。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是他情绪激动的原因,实则另有所图。

        这个音色在他们一家人中具有很强的识别性,向地上“躺尸”状态的“老太婆”传递了非常明确的信号。

        说完之后,他还警惕地用余光瞟一下地上的老太婆,很快他就接收到了确认的暗号。

        那是一个非常隐蔽的,眼皮特殊的闪动。

        这些都是他们特别练就的一套暗语系统,一般人不光看不出来,连学都学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