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欲言又止的黄天辉

第九十八章:欲言又止的黄天辉

        “之前因为您一直在病中,所以没有告诉您。现在可好,您醒了,我现在可以将他转交给您。您神力无边,看看能不能破解这个秘密。我总觉得,这个司机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谋杀。”黄天辉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一脸正气地分析道。



        “哦,好的,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张天赐继续问道。



        黄天辉一愣,没有想到张天赐对他刚刚分析的竟然完全不感兴趣,一时间有点儿愣神。片刻恍惚后,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哦,对了,黄天朗前段时间给我来了一个鸿门宴,我跟他彻底地划清界限了,将所有不合适的资产和门店全部交给社团了。包括小--额--贷--款的经营。”黄天辉非常开心地说道。



        其实,张天赐倒不是对泥头车司机的死漠不关心。他从黄天辉讲完后,就感觉到了事情背后可能会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或者是一个冷血的犯罪集团。



        受制于证据不足,一时半会儿也无法解开u盘的密码,那个什么菊的也没有找到,所以,眼下不是讨论案情的最佳时机。而他关心的是黄天辉内心藏着的一件事。



        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子第二次进来后一直顾左右而言他,试探过多次,一直没有勇气讲出来。这让张天赐的强迫症又犯了起来。所以,需要去敲打敲打他。



        “嗯,这个你之前跟我讲过,其他呢?”张天赐一副“我就看着你装,看能装到什么时候”的表情,盯着黄天辉。



        直盯得黄天辉内心发毛。



        不由自主地躲开张天赐那犀利得瞬间看穿他灵魂般感觉的眼神。



        “嘶??????大师的眼神比以前更加犀利了。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好像穿了皇帝的新装一般,偌大的身体,竟然藏不住豆子般大小的秘密吗?”



        片刻的惊骇之后,还是有点儿犹豫。



        断不敢跟他提出那样的请求。



        因为,这个时候谈这件事,显得自己太没有礼貌了,太不近人情了。



        随即咧着笑,龇着牙,很不以为耻地说道:“哦,最近谈了一个女朋友,长得很像我以前的梦中情人,脾气好,又善良,一看到她,就好像回到了过去。目前正在谈着,等成功了,我一定会邀请您来喝我的喜酒。到时候,大师可千万不能推脱啊。哈哈哈??????”



        “嗯,都是好事。我答应你。就没有其他要跟我说的吗?或者是请我帮忙的吗?”张天赐步步紧逼着。



        “啊,没有了,都告诉你了。都没有了。”说完,黄天辉还装作努力地回忆了一下,生怕会遗漏了什么。



        但思前想后,除了自己内心一个不知道妥否的私人要求,其他基本上都没有了。



        至于那个私人请求,虽然他很想。但是,毕竟大师刚醒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现在提这些,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哦,你爷爷最近病情怎样?好点儿了吗?”张天赐见黄天辉老是顾左右而言他,索性一针见血地给他戳破,主动提出这件事。



        “啊??????哦!”黄天辉一阵慌乱。



        他完全没有想到张天赐自己的病还没有好,竟然念念不忘他爷爷的病。刚醒来,竟然比自己还关心爷爷的病情,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大男人一个,怎么着跟个小女人似的。你看看你。”张天赐故意拿抽泣中的黄天辉开着玩笑道。



        “对不起,刚才沙子进了眼睛里了。哎??????让大师见笑了。爷爷最近还算稳定,只是还是不能动弹。”黄天辉装作被沙子迷了眼睛,一边用手揉着眼睛,一手又偷偷地抹着眼泪说道。



        “你准备一下,明天上午九点半来我家接我。我去给你爷爷治病。”张天赐微笑着说道。



        “啊!真哒!谢谢大师,谢谢大师!”黄天辉扑通一声,双膝下跪,咚咚咚地对着张天赐不住地磕头。



        突然间,黄天辉又好像想起了什么。



        挂着眼泪,不住地摇手对张天赐说道:“啊??????使不得,使不得。大师,你刚苏醒,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就替我爷爷治病,使不得,使不得啊。”



        “没关系,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放心!”说完,轻轻地走来,拉起跪在地上的,已经感动得稀里哗啦的黄天辉。



        黄天辉一抹眼泪,挣开天赐的手,又毕恭毕敬地连磕了三个响头,才算正式起来。



        张天赐笑着对他说:“好了,回去吧。这个u盘我收下了。去准备一下,记得明天上午9点30分来这里接我。”



        “好的。”黄天辉眼含感激的泪水,郑重而严肃地施了礼,不忘再跟思语和秦海洋打了声招呼,带领着一帮小弟秩序井然的退了出去。



        张天赐这样做也有他的考量,他适才仔细地观察过秦海洋的身体,开启创世神瞳,对其核心病变位置进行过深度的勘察,对整体的病情了然于胸。



        虽然现在秦海洋的身体状况比较差,不过应该时间还足够。



        梦境中的那个古老而熟悉的声音一再提醒。



        不能使用“太阴还魂手”。



        估计也有他特殊的道理。



        既然如此,他现在反其道而行之,依靠《人体阴阳论》中给出的,温和的,常人容易接受的方式来治疗。



        这样也好,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当然要遵守既定的自然法则。



        过于先进的,或者是超脱于常人的技能、手法铁定会引起常人的恐慌。



        一不小心,考虑欠周的善意反而会弄巧成拙。



        虽然治好了病,却迎来了新的麻烦。



        其实,平凡的人类社会或许就是这样的。



        因为环境的限制和认识的差距,对于未知世界的探索和认知虽然已经取得相当的成就,但依然还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



        超出认知的发展反而会引发过犹不及的反面效果,可能会引起“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曲高和寡,也可能会给世人带来“举世混浊我独清”的孤芳自赏的感觉。



        他不想做一个孤独、高冷的人。



        他自然明白,一个睿智的人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充满善意的帮忙中还裹携着因考虑不周而给别人带来的伤害。



        迂回一下,既可以回避使用“太阴还魂手”,又可以增加一个温和的救人方式及技能,还能真正地融入到“生活”中去,做一个接“地气”的人。



        如此这般,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这个治疗需要一定的机缘。



        具体在哪里,他还不是非常地清楚。



        与其在这里苦苦求之而不得的焦虑等待,还不如先去世间转一转,看一看。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风水也好,运气也好,只有转起来才会好。



        枯坐等待,只会坐以待毙。



        主动出击,幸福和美好也许就在你不经意的转角。



        这也就印证了释迦摩尼佛的一句话,不入世,如何能够救世,更谈不上超凡脱世。用现在通行的话说,那就是理论还需要结合实际啊。



        说不准,黄天辉爷爷家可能就存在他所说的机缘。感觉好像很荒唐,但谁又能说不是呢?



        再者,使用平常的方式治疗,需要用到种类繁多的药材。



        而这些物品都比较的废钱。



        那治病救人的钱从哪里来?



        一摸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这神仙也得先想着挣钱不是?



        既然是挣钱,那就得考虑做“生意”不是吗?



        目前就有一个非常好的“生意”在眼前。



        黄天辉刚走,秦海洋和思语进来了。



        秦海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张天赐的身体,那感觉,比亲孙子还要亲呢。关切的了解了几个核心问题,又是摸脑袋,又是探额头的,还不忘郑重其事地检查了床铺。



        很来事地用力压了压床板,试了试床是否过硬。



        用手搓和了一下被子,看是否暖和。



        用枕头摆了一下,检测了床的宽度,嘴里还莫名其妙的嘀咕着两人听不懂的话,好像在念叨什么东东??????



        一番操作,亲近而自然,绝对是一副老司机的感觉,看得二小莫名其妙。



        呃,总觉得他有点儿偏题了??????



        见一切都还好,露出了谜一般的微笑,很有深意地退了出来。



        只留下两小无猜,花前月下的张天赐和张思语。



        ????????????



        “思语,我今天才发现,你的声音太好听了。”张天赐微笑着,由衷地说道。



        “净瞎说??????”张思语很不好意思,脸色一片潮红,羞涩中低下了头。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张天赐很认真地讲道,就差伸手过来抓住她那温如--软玉的双手了。



        平和而随性的一席话,反而搞得张思语尴尬起来。



        虽然她很喜欢听他讲话,闭上眼睛就是他的模样。但是一说到些儿女情长的话题,她就有点儿不知所措。



        表面上看起来,思语身上萦绕着一股子霸道女总裁的范,娇羞的青春当中无处不透露出个性的独立和成熟女性独有的魅力。



        特别是在自己还没有恢复讲话的时候,她还记得自己对张天赐的那股子专权和霸道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