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惊弓之鸟

第六十五章:惊弓之鸟

        怎奈,人家张天赐啥表示都没有。心一下子就沉到了底。难道除了这个损人的方法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臭木头,呆木头,傻木头,你快想想办法啊!你肯定有办法的。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难道我真的要变成人形刺猬了吗?人家都这样求你了,你真地忍心扎我吗?”

        一想到那插满钢针的后背,张思语汗毛直竖,吓得直摇头。

        不行,这傻木头估计是认真的。

        万一爷爷那倔脾气也上来,正好跟这个楞木头臭味相投。如此沆瀣一气,那自己真的要进化成“刺猬”了。

        不行,得赶紧找机会,趁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偷偷地溜之大吉。

        拿定注意后,已经开始四处察看地形,规划路线,寻找突破口了。

        看着眼前这极富喜感又充满温馨生动的画面,张天赐实在是憋不住了,一把靠在椅子背上,“哈???哈???哈???”地捧腹大笑起来。

        秦海洋和张思语剑拔弩张,一副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即将上映。见张天赐如此模样,双方立刻停火,莫名其妙地看向张天赐。

        “怎么啦?天赐。”秦海洋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很是关切地问道。

        张思语极度郁闷,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发笑,但总觉得,此时此刻,最需要关心的是她才对。更何况她还不能确定这是否是个圈套,于是,很慎重地关注着这爷孙俩的一举一动,不敢轻易上前。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好趁机脚底抹油,开溜!

        呃,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抓住?

        呵呵???

        等抓住了再说吧。

        现在重点需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跑掉才对。

        看着张思语那惊弓之鸟,杯弓蛇影的样子。张天赐笑抽了,捂住肚子就差满地打滚了。

        伸出一只手,喊住对面前的两个“现世宝”,笑着说道“逗你们玩的,根本不用拿什么缝衣针和蜡烛。”

        “可不能这样说啊,孩子。该怎么治还得怎么治。该要上什么工具还得继续上。”

        “丫头和我一样,都是农村长大的,这点儿疼对咱们农村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丫头肯定能够扛得住。你放心,我和丫头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秦海洋胸有成竹很认真地对张天赐说着。特别是对于配合两字,还特地加重了声音。

        张思语气得肺都炸了,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是自己的爷爷吗?

        带这么坑人的吗?

        疼不疼跟农村长大有什么关系?

        难道农村长大的就该皮糙肉厚,就一定感觉不到疼痛?

        这什么逻辑?

        搞搞清楚,那个可是滚烫的钢针啊!

        “辣”么的粗!你真地忍心那个傻木头扎到我的后背?

        张思语感觉自己的天空是灰色的,认了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楞木头”做哥哥,又碰上了“专坑孙女”的爷爷,瞬间觉得人生惨淡无光了,更加坚定了心中逃亡的计划。

        “好啦!我说的是认真的。真的不需要什么准备,更不需要用什么针扎。这么可爱的妹妹,我怎么忍心拿针去扎呢?”

        “哈???哈???哈???”

        张天赐笑得几乎要趴到桌子上了,完美地解释了什么叫笑得前仰后合。

        秦海洋楞了一下,不解的问道“真的不用针?”

        “真不用!”张天赐稍许平复了一下心情,晃着指头,坚定地说道。

        而急于逃跑的张思语也惊讶地看着张天赐,长舒一口气。

        “老天保佑,阿尼陀佛,菩萨显灵了,这个呆木头终于肯开口替我讲话了。总算说了句人话,差点儿把宝宝给吓死!”一边用小手拍了拍扑腾扑腾乱跳的小心脏,一边做着深呼吸,调整着情绪。将信将疑的看着对面爷孙俩,没敢上前,担心这俩人会不会又整出什么针对自己的新花样。

        “既然不需要用针,那为何要给黄天辉他们用针扎?”秦海洋不解地问道。张思语也是睁大了眼睛,很认真地“嗯???”了一下,也表示极度地认同秦海洋的提问。一副认真的表情,期待着张天赐的解释,因为她也非常地好奇。

        不过下面的一番话语,直接将两人的“三观”彻底地击穿。

        “其实没什么啦!这纯粹是因为我看不惯他们的恶作剧。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一点儿人生的教训,让他们吃点儿苦头。”张天赐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秦海洋彻底的傻了,瞪大眼睛,哑口无言,心里惊骇无比。

        (好吧,一帮吃瓜群众彻底地惊掉了下巴,如同看待一个外星怪兽一般盯着张天赐。张天赐很淡定,很淡定。作者很想说真是少见多怪,这才哪儿跟哪儿。更让你们惊掉下巴的还在后面呢。等着吧,这尊大神一定会不断地给你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的,慢慢习惯就好???)

        还有这操作?

        我的个乖孙子哎,你的心可真是大啊。

        你是要把你爷爷的心给吓死吗?

        都快结婚的年纪了,咋还那么的皮呢?

        难道,一定要这么的皮一下下,你才舒坦?开心?

        你这么皮,这么坏,你家里人知道吗?

        呃,好像他的家里人就剩下自己和思语了。但不管如何,那些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歹徒啊。

        彻彻底底的黑社会啊。

        特别是那黄天辉,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你却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如此的坚定执着,搞得好像理所当然似的。

        联想到二五仔“菊花”内的肥料,那恶心的味道,让灵魂为之动荡的形态。一想到那个“超能”的画面就犯恶心,几乎要吐了。心里不禁对自己刚收的这个孙子佩(害)服(怕)的五体投地。

        “是该庆幸你有超级能力,还是该为你的楞感到后怕呢?”秦海洋心中泛起了嘀咕,一时间也搞不明白,总觉得自己今天能够“大难不死”,简直是祖上烧高香了。说真的,回想黄天辉背上插针的那一段,他是如坐针毡。“心慌的一bi啊”,后背都湿透了。

        “孙子???你这是魔鬼?还是秀啊?”

        “我是不是该祈求上天,希望你以后能够平平安安,安安稳稳,妥妥当当的。不要再给爷爷整这么些惊险、刺激的事了。虽然我没有心脏病,就怕给你吓出心脏病啊???”

        秦海洋一直在苦逼、懵逼的双重旋涡中苦苦地挣扎着,突然感觉一个好主意像一道光一样闪入自己脑海中。

        “嗯,对了,男孩子只有成家立业了之后才会安稳,才会成熟,才不会莽撞冒险。看来,这件事情一定要抓紧了???”

        想到此处,不禁慢慢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孙女???

        张思语觉得人生突然颠倒过来,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哥哥”竟然这么的“坏”。一肚子的坏水,一肚子的歪主意,简直坏透了。别看表面上一副人畜无害,阳光“小正太”的样子。实则是扮猪吃虎啊,活脱脱的一个人皮猛兽啊。

        黄天辉,二五仔之流也算是倒霉到家了。怼谁不好,非要怼他。那不是阎王爷面前耍刀,找死的节奏吗?

        这俩二货真不长眼。满以为捡到了个软柿子,想狠狠地捏一把的。结果却硬生生地踢到了钢板上。

        呵呵呵???

        那酸爽的,刻骨铭心的滋味,估计够他们铭记一辈子的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虽然对二五仔和黄天辉之流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但对自己却是温声细语,无比贴心,还处处替自己着想。

        看来也不是那么的讨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