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天大的阴谋

第六十三章:天大的阴谋

        “所以我说啊,这个宇宙全乱了,要出大事了。”土地公无奈地说道。

        “那跟人间有什么关系呢?”土地婆不解地问道。

        “你没听说过吗?神仙打架,人间遭殃!”

        “啊!这样啊!我一直以为这是人间的一句玩笑的。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凉拌???”

        “你找死啊!都这个时候了,还跟我开玩笑?”土地婆高举着右掌,又欲使出那招杀手锏。

        “哎???哎???哎???我说还不行吗?”土地公求饶道。

        “放心吧,天塌不下来,即便是塌下来,也会有高个子顶着。像我们这种吃着人间饭,喝着人间酒,境界卑微的小仙,即便是再大的事也不会牵扯到我们身上的。自然会有大能上仙出面解决的。你瞧,他这不自己来了吗?”说完,指着张天赐对土地婆耐心地劝导道。

        “你的意思是???他的出现跟这事有关?”

        “还是说,他们三个人接连地出事,都是同一个原因?”土地婆迷惑地问道,因为她发现她脑子里面到处都是疑问。

        “不是可能,而是必然。这是一个无限大的局,一个比天还大的阴谋。天庭貌似岿然不动,但后面最核心的三大依仗接连出事,你就可以敞开脑子去猜测了。”土地公目光闪烁,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

        “那我们怎么办?”土地婆急切地问道。

        “盯好哪位上尊。尽一切能力去保护好他的安全。为他所有的工作最到位的便利。”

        “然后呢?”

        “见机行事。”土地公神情严肃,面色定然地说道。

        “啊?好!你放心,我什么都听你的。”土地婆颤颤巍巍地说道。她以前经常被土地公批评后知后觉,但刚刚听了他的一番解释,内心对于未知的将来,着实有些害怕起来。难怪他这段时间老是神神叨叨,忧心忡忡的样子。看来众人皆醉,我独醒,并不是一个很好受的状态。

        “那现在怎么办?”

        “回去,准备一下。走,跟我来!”没等土地婆讲什么事,直接拉着懵逼进行时的土地婆在原地消失了。

        ??????????

        秦海洋客气地送走黄天辉一行人,匆匆忙忙往回走,一进门就看到张天赐和张思语在桌边热情地聊着什么。只不过,他们聊的方式有点儿特殊,两个人全程都没有说话,所有地交流全部是通过张思语的那块小小的写字板来进行的。

        你写一句,他看一下。

        后也写一句,转交给对方再看一下。

        有点儿像小孩子玩游戏,温馨之余又略显伤感。不禁令人一声无奈叹息,这老天爷有的时候真的好狠心。为何如此美丽的女孩,却不让她像正常人那样说话和交流。难道你真的是那么的无情,那么的冷血,那么的残酷吗?

        就在秦海洋愣神的一会儿,张天赐看到他了。

        “哦!爷爷回来了,坐吧!”

        张天赐顺手一把拉了身边的椅子,轻轻地拍了拍椅子面,招呼着秦海洋坐下。

        “哦!好的。”

        秦海洋回过神来,来到张天赐身旁,坐下。看了看张思语又看了看张天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爷爷!我知道,你肯定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没事,你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们。”张天赐看着秦海洋微笑地说着。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打刚才在黄天辉一帮人头上插了“吸管”之后,就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能量。非常顺利地治好了二五仔和黄天辉的病。按理来说,应该消耗很大,很累才对。但是他现在却还是生龙活虎,精力充沛,感觉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

        特别是自己的感知系统对外界各项反应也变得更加的灵敏了。还没等秦海洋开口,他就轻松探知到了秦海洋的想法,非常的奇妙。当然他也非常享受这种先知先觉的超能力所带来的变化。

        秦海洋看看张天赐,又瞄了瞄张思语。见张思语也是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心想,他们刚刚应该聊地很投入。年轻人,总归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话题,看来有些事是不用自己操心了。想到此处,不禁宽慰了许多。

        秦海洋清了清嗓子,探着身子问道“二五仔的病是怎么回事?是你治好的吗?黄天辉的病你是怎么瞧出来的?你真的会医术吗?”

        秦海洋估计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了,所以急着一股脑儿的将问题全部抛出来,生怕遗漏了什么。从他刚刚问话的表情来看,估计这些问题已经纠结他很久了,早就想问了。如果今天不让他说出来,指不定会不会憋出什么毛病出来。

        张天赐听完后,表面故作镇定,其实内心已经偷偷在笑。

        真不愧是爷孙俩,果真是心有灵犀啊。问的问题都一样,甚至连先后顺序都没有变化。难道你们是商量好了的吗?

        张天赐微笑地看了看旁边一脸惊讶的思语对秦海洋说道“你问的问题跟思语问的一模一样。”

        “啊?真有这回事?”

        秦海洋一脸惊讶地看着张思语。见张思语收敛了惊讶的眼神,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尴尬。这好像太巧了一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那毛刷子般的头发,尬笑起来。

        张天赐环视一周,觉得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与其不断的隐瞒,还不如正面的去面对。更何况,这以后还要日日相处。同处屋檐下,哪有不露馅的。

        “这样吧,是时候让你们知道怎么回事了。那个,爷爷,我想现在就给思语治病。你们所有的疑问都将会看到答案。”张天赐坚定地说道。

        “啊?这么快?”

        秦海洋觉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真没有想到天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所有的感觉都处在短暂的空白期,不知道作何回答。

        一旁的张思语闻言极为兴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感觉像一个等着大人分发期盼已久的玩具的小女孩,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亮晶晶的小星星。兴奋得不住地点着头,极度地赞同张天赐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