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九章 故作伤心

第九百零九章 故作伤心

        我点头示意,今天刘鑫没有来,他还在跟进调查,于是我和秦乐就来勘察情况。

        “院长!”是一个扎着羊角辫儿的女孩,她的声音奶里奶气,十分可爱,迈着两条小短腿就哒哒哒的跑过来。

        “小心!”秦乐大步跨过去,把女孩抱起来,这女孩差点就闯进了我们的保护范围,现场是不允许任何人贸然进入的。

        “哦,真是多谢你们了。”

        老院长把羊角辫儿女孩接过,抱在怀里,一边温声呵斥,“不是让你不要出来吗?摔倒了怎么办?”

        “可是我想和院长玩儿。”

        羊角辫儿女孩故作伤心,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委屈,看得出来老院长是很喜欢孩子的,她温柔的抚摸着女孩的头,“院长现在有事情要和叔叔谈,你先让梦琪陪你好吗?”

        很快从楼上跑下来一个女人,她穿着紫色的裙子,看样子她就是梦琪,对我们歉意一笑就把羊角辫儿女孩抱走了“见笑了。”

        老院长目送着女孩离开,眼里满是慈爱,“我不想让这些孩子再遭遇毒手,毕竟我只有她们可以陪着我啊。”

        我们能感受到这位老院长的孤独,秦乐抿着嘴唇,我们都没说什么。

        我想,这位老院长在年轻的时候或许有着深爱的少年,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来到了这里漂泊。

        来到了会客厅,老院长穿着卡其色的厚重裙子,这个孤儿院整体都是偏西式的,秦乐问道:“院长,今天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她们几个在哄孩子”

        院长笑了,她拿起热水壶,里面泡的是飘香的红茶,“请用。”

        “谢谢。”

        “今天再次造访,是有一些疑点还没有解开,希望能在这里得到一个答事件。”

        老院长点点头,“请说,能帮到你们抓到凶手最好了。”

        “您身边的那位穿着红衣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她啊。”

        看着老院长拉长的语调,就知道她又要开始喋喋不休的诉说,但这位老院长看起来如此可怜,我们不忍打断她。

        她们几个是孤儿院里第二批来的人,当时入住了十几个,那时候没有护工,都是老院长一手养大的,后来有的找到了父母,有的远嫁,有的离开了孤儿院。

        只有她们三个留了下来,那是老院长最喜欢的三个孩子,她们说想要留在这里,和她一样看着自己的后辈也快乐的生活,而她们也是这样做的,后来有了她们的帮忙,老院长也轻松了很多。

        老院长的眼里怀念不褪,“红衣服的是素雅,我给她起的名字,她是纯正的亚洲人,不该和我一样有着西方的名字。”

        我们便顺着问下去,“那您的名字呢?”

        “玛丽莲。”

        老院长温柔的笑了,“汐。”

        “院长,其实我们有几点不明白。”

        我拿出几张照片,正是在会议室里给他们看的那几张。

        “小小的房间里有一个巧克力,您知道是谁送的吗?”

        玛丽莲老院长拿过照片看了看,“是小黑。那孩子性格古怪,也不合群,偏偏和小小玩的好,当时我把他带回来的最初那一段时间,他整个人都是消沉的,后来好了一些,不过也还是那样。”

        我点头,“小黑是那个……穿着黑色宽松体恤的少年吗?”

        玛丽莲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见过?”

        复尔又摇摇头,“不会的,那孩子虽然人古怪了一点,不过是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凶手一定另有其人。”

        “您别激动。”

        我连忙说道:“只是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而已,请问他现在在哪里?”

        玛丽莲的脸上有些为难,“他现在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我让人叫他下来吧。”

        我点点头,这位院长真是宅心仁厚,看得出她对这些孩子是真的喜爱。

        很快,小黑就下来了,没错,他就是那天我所看见的,性格古怪的少年,见到我们他丝毫不意外,站在老院长身边。

        “小黑……对吗?”

        我拿起照片放在他面前,“这是你送给小小的巧克力吧?”

        “你们来干什么?”

        小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道,“还没找到他吗?”

        这个“他”指的大概就是凶手了,我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她不是因为巧克力死的。”

        少年疯疯癫癫的说道,我的直觉中总觉得他和这个事件子脱不开关系,于是话锋一转,犀利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猜的。”

        “猜的,这是很简单的事。”

        小黑干脆利落的说道:“如果是因为巧克力而死,你们就不是约见我,而是直接把我带回去了。”

        “小黑!”

        玛丽莲微微皱眉,“不要和工作人员小姐这样讲话!”

        小黑撇嘴,“我说的是事实。”

        对于这个少年我没有多少好感,但现在秉着公事公办的态度,我又问道,“那盒巧克力你是从哪里买的?”

        我想,或许这是一个突破口,然而小黑似乎并不给我面子,他又露出了疯癫的笑容,“我跑出去了……买了一盒巧克力……啊……那天晚上真的很刺激。”

        我甚至怀疑这个少年是不是有间歇性的神经类疾病,不然又怎么会时而正常时而疯癫呢?

        玛丽莲一手按住了蠢蠢欲动的小黑,“你还记得,小黑,那天晚上大家发了疯一般的去找你。”

        小黑忽然不笑了,他脸色阴沉,玛丽莲院长却好像已经习惯了他的这幅模样,“大家为了找你,一晚没睡,可是你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摔破了,你说你去给安琪儿买了礼物。”

        秦乐继续问道:“你去买巧克力的时候有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和谁说了什么?是你一个人出去的还是和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一起出去的?”

        小黑歪着头,露出了一个不解的表情,“不,我去了那里……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地方,老爷爷卖的棉花糖很好吃,可是在路上化掉了,所以只剩巧克力了。”

        我想,我没有办法再和这个少年继续沟通下去,干脆摆摆手,留秦乐在这里,而我则是出去抽了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