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七章 事实如此

第九百零七章 事实如此

        我盯着女孩的脸,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一个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孩子毅然决然的选择死亡呢?

        那封信上,写了寥寥一百字,全部映于纸上。

        “英院长,姑姑,我走了,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们不要寻找我,我爱你们,但我也想去真的天堂看一看。”

        落款是小小。

        原来这女孩叫小小,我轻轻把这张纸放在随身携带的物证袋里,既然出了人命,也是我们工作的时候了。

        刘鑫的动作也很快,等我们回神的时候刑侦组织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物证科的人开始保护现场,大厅里都被贴上了封条。

        “小小!”

        凄厉女人的喊叫,转头看去,一个穿着保姆制服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块抹布,从楼上脚步匆匆,她想靠近这里,却被工作人员拦住。

        “对不起女士,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

        女人猛地转过头,“她……她是我女儿!”

        仔细一看,这两个人的确有八分相像,不过女人的皮肤却不像女孩那般黝黑。

        “让我进去,求求你们了。”

        女人强忍着的眼泪在此刻决堤而出,“那是我女儿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看了心里不忍,但同时我也知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让她进来,这位母亲看起来太不冷静,我不能让她来现场受刺激。

        给了守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一个眼神,我微微摇头,就看见那工作人员转过身去和这位可怜的母亲交谈着什么。

        与此同时,我心里顿时萌生出了一种挫败感,上一个事件子才刚刚结束,这一次又……

        大厅里窗户很多,阳光照射进来,那女孩躺的位置不偏不倚,就在中心,完美的避开了阳光,她的身体安静的躺在那,姿势舒服自然,看样子她是自杀的,不然也不会做出这么安逸的姿势。

        我皱眉,很快法医就来了,我们也只好从现场出来,此时孤儿院的高层和成年人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稀稀拉拉的下来,站在外面,有的神情悲戚,有的捂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人群中有一个男孩,他穿着松垮的体恤衫,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女孩——最让我注意的是,他的目光阴冷又带着一丝探究,又好像带着悲痛,可是他的脸上却是顽劣的笑容。

        大概是我的目光让他感觉到了,他的视线缓缓上移,和我对视。

        他在说话。

        “是谁杀了她?”少年是这般说的。

        我出神的看着少年,还没等我说话,刘鑫扯住了我的胳膊,走吧,从昨天到小小死亡前接触过的人我们都排查出来了。

        我看了少年一眼,他的目光专注的看着小小,神色晦暗不明。

        会客厅。

        这房间很小,只能容纳五六个人,大家一窝蜂的站在这里,脸上带着不安和组织促的神情,坐在沙发上举止端庄的是一个老人,她大概就是这座孤儿院的院长。

        相比于其他年轻的护工,就显得稳重许多,她扶了扶她的老花镜,率先说道:“工作人员小姐,给你们带来不便我非常抱歉——但是也请你们务必要找出凶手。”

        说着,她转过头去,看向会客厅外的死亡现场,“我不想让那孩子不明不白的死去。”

        我点头表示了解,一旁的刘鑫说道:“老院长,您是外国人?”

        我仔细一看,的确,老院长的轮廓比亚洲人的曲线更加立体动人,想来年轻的时候她定然很美。

        “我是混血。”

        老院长点头示意,“请问现在能看出小小是如何被人杀害了的吗?”

        我摇头,“暂时不可以,我们要请小小的母亲同意后,把她的遗体带回刑侦组织去解剖才能知道死因。”

        外面的同事已经在和小小妈妈沟通了,那女人听完了同事的话呆愣的站着,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到最后,她不舍的看了一眼小小,最后狠下心来点点头。

        同事便招呼着人把小小的遗体合力带走,一边在尽量不破坏现场的情况下,一边移动。

        我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对老院长说道,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请不要着急。

        这事件子正在朝正轨发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穿着松垮体恤衫的少年又出现了,他一把扣住了同事的手腕,看得出来,透明的玻璃窗外,他的嘴唇在说些什么。

        他说,“你们要带她去哪?”

        同事只当他是来搅组织,随意打发两句就要离开,少年没再阻拦,盯着同事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这个少年和小小究竟是什么关系?才会一再阻拦我们呢?又或者,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刑侦组织,会议室内。

        小小的尸体还在解剖室里,穿着保洁服的女人不停的抹着眼泪,一边组织促不安,小小妈妈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此时她和我们一样坐在会议室里——这是副领导特意叮嘱的,那家孤儿院曾经收留了他,后来他十七岁的时候才被他的家里人找到,回到了父母身边,所以他对这家孤儿院有着很特殊的感情,刘鑫也是如此,他在大学时曾被这个孤儿院里的人救过一命,所以对这家孤儿院也相当执着。

        “结果出来了。”

        法医从解剖室里出来,他摘下口罩,“是自杀,死者的胃里有大量的安眠药,死亡时间为昨晚的十一点到一点半之间,全身僵硬,膝盖关节处有少量淤青,手心有少许尸斑,眼球浑浊,眼球里无血丝充血情况,死前没有剧烈挣扎过的痕迹。”

        “自杀。”

        小小妈妈神情呆滞,她喃喃的说道:“不会的,不会是自杀,我女儿那么乖巧听话,那么懂事,她怎么忍心就这样离开我!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信!”

        我们对于这位母亲的遭遇都有些不忍,小小妈妈神态癫狂,“我不信!你在说谎!你一定在说谎!我的小小是不会做傻事的!”

        法医是个敬业严肃的中年女人,他在年轻时曾获得过全国三等表彰,所以人便也有些傲气,听着小小妈妈这样说难免沉下了脸,“事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