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断挣扎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不断挣扎

        “像是神一样吧,对于他的话,我们从来都不会质疑。”

        我头一次见到牧说出这么多话,这大概是我认识他几个月来见到他说过最多的一次话,虽然问的是他的故事,可是我总觉得他说出的是另一个人的故事。

        太阳升起来了,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牧转头看着我,“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我?

        我想了想,我说你们以前的事情我也不太了解了,总结一句话,现在的好日子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珍惜,为国家多做贡献,要不然就一朝回到解放前,我可不想回到你们的那种日子,整天勾心斗角。

        牧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了顿之后又说道:“现在和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只不过现在普通人占据了大部分的生活,阴阳人都蛰伏了起来,那些鬼怪也都隐藏起来,但是他们还是存在的,并且还在相互制衡着,不仅如此,现在甚至还分成了几个流派。”

        我说这些我知道,不过你从阴阳人出现就一直活到现在,对于现代化的生活是不是也很不适应?

        “没有,只是一直看着时代改变,像是在游离于时间之外一样。”

        我又问他,“那你们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隔了几百年才找到的,不过也还不晚,只是情况很复杂罢了。”

        幸好我也是阴阳人,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听他这么说,估计不会被吓死就以为牧是神经病吧。

        可是……让牧找了这么久的人究竟是谁呢?

        我张了张嘴,正打算问问牧的时候,我的脖子就被人勒住,伴随着三七欠扁的声音,“凌秋雨啊凌秋雨,真有你的,秦乐睡着了你就来勾搭这个木头,你就不怕秦乐伤心?”

        我靠!他什么时候醒的!

        我没好气的拿开了三七的手,太阳才刚刚升起来,灵雀和秦乐还在睡着,武道也已经醒了,他身体坐的笔直,坐在船上不动。

        不过我想,通过牧这么一说,想来灵雀和武道他们大概就是那七个人里的了,可是他们和我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我又是谁呢?

        还是说我之前想的一直都是错的,他们陆续来到我的身边,仅仅是因为我的师父宋义,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呢?

        听完了牧的话,我更相信后者,可是武道的态度又让我觉得奇怪。

        “先生,你的身体还吃得消吗?”

        武道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笑笑,我说已经没事了,牧说过了,到时候就会脱落下来,所以不用担心。

        这样一想,那我的身上就不会有那么一块丑陋的疤了。

        很快大家陆陆续续的醒来,经过一夜的漂流,整条河已经过了大半,相信到了晚上,我们就能上岸了。

        其实这条河不算远,但是深度是深不可测的,我们只能眼睁睁的任其漂流,终于到了晚上,我们也上了岸。

        “我们在这里住一晚上还是直接回去?”

        我表示自己都可以,反正整个队伍前进的速度我也还能接受,就是不知道大家吃不吃得消。

        “老规矩吧。”

        脱离了回忆状态的牧又恢复了沉稳的个性,我们点点头,各自找了舒服的树干爬上去躺着,今晚就要在这里度过了。

        没想到牧的过去竟然那样曲折,不仅没有好的生活,反而在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直到最后,也没能再和父亲见上一面。

        我又忍不住问牧,我说,那现在的你再想起以前的事情还有什么别的感觉吗?

        “像是做了场梦。”

        牧靠在树上,秦乐他们下去找吃的了,毕竟好几天没吃东西,就算是我们也忍受不住。

        树上就只剩下了我和牧两个人,牧淡淡说道:“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人都是活在当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我想也是,见惯了世间百态,就算是保持着初心也是很难,人都是会变的,现在的我们早已变了样子。

        不远处有篝火闪烁,我想那大概就是番邦子民点燃的,我忽然有些羡慕他们了,就算世界变成别的模样,可是他们却没有变,依旧守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平凡简单,却也快乐。

        我怀念的看着那些渐渐被点亮的篝火,其实这里离番邦民族距离并不远,但是我们没有再去造访的意思。

        我怀念的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类似于蒙古包一样的帐篷,突然有了一种想法,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们也能过上这样的日子,是不是就会轻松很多呢?

        “我们回来了!”

        树下,秦乐和三七一人手里抓着两只山鸡,而灵雀怀里则抱着一只兔子,武道的手里拎着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招呼我俩下去吃东西。

        把山鸡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架在火上烤,秦乐一边添柴一边和我们闲聊,“给你们尝尝我的手艺,以前没事我就和凌秋雨出去喝酒,烧烤小哥的手法我看都看会了。”

        灵雀像是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袋盐包,“这还是上次带着的,大概也得有几十年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秦乐,你吃吃看。”

        我哭笑不得,都过去了几十年,那盐巴怎么可能还能用呢?

        没想到秦乐还真的接过去,打开之后舔了一口,我一惊,刚站起来就听见他说道:“嗯,能吃。”

        如此我也放心了,大家都围坐在篝火面前取暖。

        这和在冰洞时的寒冷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是人都是向往温暖的,只有灵雀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我走过去,看见他怀里一只灰色的兔子,连瞳仁都是黑色的。

        “黑眼睛的兔子?”

        我讶异的叫出声,“这还是我第一次见,灵雀,你从哪里弄来的?”

        “捡的。”

        灵雀对于毛茸茸的小家伙好像很喜欢,抱在怀里爱不释手,我这才发现,那兔子的后腿像是被捕兽夹夹过,于是走过去,我说你看,他受伤了。

        “我知道。”

        灵雀撇嘴,“把龙眼水借我一用。”

        黑眼睛的兔子……

        那小兔子刚开始还在不断挣扎,不过把龙眼水凑在它嘴边的时候明显安静了许多,很快,它腿上的伤口就愈合了,灵雀把它放在地上的时候,那兔子跳的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