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九章 杀人如麻

第八百零九章 杀人如麻

        这还真是灵雀的作风。

        我问这样行不通的,如果一头莽撞的扎进去的话,我们肯定还会吃亏,倒不如定一个具体一些的战术。

        “凌秋雨说的有道理。”

        牧终于说话了,“首当其冲的是要了解蛇舍,但是我们都没有接触过。”

        “蛇舍?我……我好像听说过。”

        说话的是余秋月,她躲在我身后,见我们都看她,下意识的住了嘴。

        我还是有些心酸,不管她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看着她现在小心翼翼的模样,我就有些不忍心。

        不过看大家的脸色普遍没什么变化,灵雀眼前一亮,笑嘻嘻的问,“秋月姐姐知道?说来听听?”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关于你们说的那个地方的记忆,但是你们一说我一下子就记起来了。”

        余秋月努力的回想着,“那个地方是一个结界组成的,所以没有人知道它到底在哪里,因为它是可以随时移动的。”

        “然后呢?”

        “还有就是蛇舍其实是一座很小的城,里面的人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好人……剩下的我就不清楚了。”

        起码余秋月给了我们一条很有用的线索,那就是蛇舍的位置是不固定的,也就是说我们进去还需要一些特殊手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需要伪装一下,才能进去,不然很快就会被发现的。”

        “凌秋雨说的没错,看来我们确实需要一套完整的计划。”

        我问但是对蛇舍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连位置也不知道在哪。

        “重新拟定各自的身份出了这个店面就要用另一个身份活着,如果真的进去了蛇舍也不要暴露自己,随机应变,这是目前我们唯一能做到的。”

        我们可以分成A和B两种计划,智取不成起码也有个退路。

        我问要想得到蛇舍内部的信任,估计也是需要时间,打入内部获得人心,一步一步接近,可以兵分两路,一路救人一路拦截,又或者兵分三路,以备不时之需。

        “想法不错。”

        牧点头,对我颇为欣赏,“不过蛇舍更像是一个组织,在那里想要获得人的信任可能性太小,倒不如想想怎么揭竿而起,顺着一步一步往上爬。只有权力,才能让人屈服。”

        如果说我的想法还不够成熟的话,那牧的想法非常现实。

        到底还是没有经历过,我明知道我心慈手软,偏偏没什么办法。

        “可以,所以A计划就是一路救人,一路拦截?”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可以分成三路,以救人为主力,拦截只是拖延时间,剩下的一路要打通了道路,保证我们能直接杀出去,最后留人收尾。这是A计划。”

        牧说完,就没再说下去,只是换了个话题,“所以我们要保证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灵雀,你没问题吧?”

        “当然了。”

        灵雀活动了一下身体,“要把他们打成猪头。”

        我心里隐约能想到为什么他们不再说下去,于是顺着他们的话题说,“这可不是你的作风,我还以为你会杀人如麻呢。”

        “说的好像我是杀神一样。”灵雀嘟着嘴埋怨,如果不是有需要,谁会整天打打杀杀呢?

        我觉得他说的话对极了,如果不是被迫的话,谁又想双手都沾满鲜血呢。

        我们都各自收拾好了行李,我把法器都装在口袋里贴身保管,这样也能减少负担。

        准备好了就出发吧,我们正要走,就听见门口传来男人的声音:“哟,我来的真是不巧,小姑娘,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声音有些熟悉,我想起来了,是薇薇的老板,莫邵!

        他怎么来了?我上前一步带着奉承的笑,我们打算出门办点事情,你来的还真是不巧,不知道有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事,这不是上次洗浴中心被抄了,现在才稳定下来,我想请你喝杯酒,感谢你。”

        原来是这事,距离上次两个月都快有了,他怎么今天才想起来请我喝酒?

        我摇了摇头说道,真不好意思,我今天真有急事,就先不奉陪了,这顿饭我心意领了。

        “我刚才好像隐隐约约的听到你们说蛇舍?”

        莫邵话题一转,“这个或许你们应该问我。”

        “看来这位叔叔对蛇舍是有些了解,不妨说来听听。”

        我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灵雀,却发现牧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

        不对,怎么会这样呢?莫邵明明是一个洗浴店老板,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相信莫邵的话呢?

        “前不久我结交了一个朋友,也是和你们属于一样的,同样都是捉鬼捉妖,而他告诉我,他有仇家就在蛇舍,因此我得知了不少有关于蛇舍的事情,没想到你们也知道这个地方。”

        莫邵让我们都坐了下来,余秋月贴心的去给我们泡茶,刚刚倒了茶,莫邵的眼睛就看着余秋月忽然来了一句,“这位小姐,生的很是漂亮,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我们那边工作呢?”

        我笑笑,还没等余秋月说话,就抢先说道,这是我妹妹,跟我失散好多年了,前不久才找回来的,我还是希望她好好的在家里给我看店,至于工作,我来就好了。

        “好一个美人坯子,不过既然是小姑娘的妹妹我也不强求,言归正传,蛇舍其实是一个组织,至于为谁效力,我辨识不清楚,只不过那里面的人个个武艺高强,而且十分精明,一般都会群居,就算是讨伐或是出战也都是团队,蛇舍的里面的人,就如同的名字一样,像蛇一样冰冷而毫不留情。”

        我问然后呢?

        其实这些情报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什么用,我们需要的是实质性的。

        莫邵看了我一眼,似乎察觉到了我心中所想似的说道:“最关键的是蛇舍的位置每次都是变幻的,基本上都是一月一换,以此为周期,恰巧我那位朋友就告诉了我,这个月蛇舍的位置在哪里,现在是月中,刚好蛇舍处于稳定期,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

        “多谢这位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