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大干一场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大干一场

        “那就好。”牧走过来,站在我们身后,而他们的对话却让我听的云里雾里。

        我问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呢?难道你们几个都互相认识?

        “你现在才发现吗?”

        灵雀笑眯眯的说,“我们三个可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这么说来,以前牧陪着我出生入死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们都有几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认识,而且他们都不会伤害我,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厉害,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活着了似的。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后又笑了笑,灵雀自己已经承认了他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不过师父……我还真不知道,只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他的相貌是从未变过。

        至于牧……

        “看什么?”

        我一顿,心虚的转过头,我问没什么,对了,牧,你知道这个墓室里哪里有千年尸膏吗?我妹妹现在九死一生,只有尸膏才能救她。

        “我倒是知道哪里有。不过……可是有人不想救她的。”

        经过牧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明白了,于是看着师父,十分讨好。

        “师父,她好歹也是一个姑娘家,如果就把她放在这不管是不是显得我们太没良心了?”

        我连忙改口,我问不是,我是说好歹把她带出这墓里再做打算吧……

        “随你。”师父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就先走到前面去开墓室的门了,我问牧,现在师父同意了,你告诉我,千年尸膏到底在哪里?

        “就在门后的墓室里。”

        牧也走了过去,但门后的墓室有很多,怀里的能不能撑到他们找到千年尸膏,就看她的造化了。

        我问这可不是什么难事,既然师父同意了那就好办了,这千年尸膏无论如何也是要找到的。

        这时候,墓室的门也打开了,我们走到墓室里,发现整个墓室里空荡荡的,墙上插着蜡烛,把整个石室都照得通明。

        这墓室里只放着一口棺材,那棺材上刻着极其复杂的图案,不,与其说是图案更不如说像是图腾,图腾布满了整个棺材。

        那石棺看起来沉甸甸的,给我带来的感觉却不像是普通棺材那样的阴寒,反而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是怎么回事呢?我压下了心头异样的感觉,问他们这是什么?

        “看不出来吗?这是棺材,就是这墓主人的棺材。”

        灵雀罕见的没有笑嘻嘻的,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棺材上,好像透过那个棺材看着什么人。

        难道这棺材里的人对他来说很重要吗?我问既然这样,这个墓室的设计倒是奇特,怎么会把墓主人的棺材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不应该是放在整个石室中心的吗?

        “这里很安全。”

        师父说道:“表面上看来这只有一个棺材,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我还在纳闷,就看见以师父为首的人除我之外都齐齐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抬,好像在虔诚的跪拜着什么似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傅如此虔诚的对着什么东西下跪,看得出来他们几个都认识这墓室的主人,这也印证了了我心里的猜想。

        其实师父,灵雀和牧他们三个一早就认识的,不过他们同时出现在我的身边,就说明他们是带着目的的接近我,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对我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像老朋友那样和我相处,真让我怀疑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我忽然觉得有些熟悉,就好像在哪里看过似的,可是我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你们还跪在地上干什么?可以起来了吧?”

        师父他们不为所动,这时候只见地面上轰隆隆的裂开了几条大缝,出现了一排一排的小型的棺材,那棺材长度则不过才一米,宽度倒是有半米,看起来,里面装的应该不会是成年人。

        我问这里面装的都是人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可能和他们大干一场了。

        说着我从腰间摸出符纸来拿在手里,只要那棺材板一开,我就立刻有把握把符咒纸在他们的身上,把他们都杀死。

        “勿动。”

        师父定定的看着这些棺材,“这棺材里装的不是什么尸鬼,也不是僵尸,这里面装的全都是对于这墓主人忠心耿耿的将士。”

        “是啊。”

        灵雀若有所思,在那个年代,无论是皇朝的人还是一方战将,如果他们死了都要有人来殉葬的,可是他们家将军不喜欢有人陪着。

        他生前不允许任何人擅自为他陪葬,所以跟随他的那些弟兄去自愿来殉葬,在他去了之后,自愿的封住了自己的灵识,进来着棺材里,他们一直追随着将军,从生到死,他们也都是英雄啊。

        我们家将军……

        也不知道灵雀出这句话来是有意还是无心,可是我却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说的是我们家将军,也就是说他其实是为这墓室的主人曾经效力过,可是既然如此,他们对这棺材里躺着的人如此忠心耿耿,为什么不以身殉职,自己躺在那棺材里呢?

        我没有问出声,我只是说道,那这些棺材我们能打开吗?

        “当然,如果你想的话。”

        我不明白灵雀这话的意思,不过既然他们同意了,那我自然就不客气了。

        我拿出工具,对牧说,你过来跟我搭把手。

        这棺材整整有七七四十九个,越打开越让我震惊。

        都打开之后,我看着这里面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有婴孩一样双手呈十字一般放在自己的胸前,他们蜷缩起来,脸上的表情并不是痛苦的,反而温和安详。

        我从他们身上并不能感觉到死人的气息,果然如灵雀所说,他们的灵识还在,他们的脑上都有一根针,只要拔掉,他们就能复苏过来。

        我的手搭在他们的头上,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些人和我非亲非故,更不认识我,就让他们认识灵雀那又怎样?我又何必做这些无用功呢。

        看着这些人的脸庞,在这棺材里的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够让这四十多条性命心甘情愿的为了他把自己关在这暗无天日的棺材板里,整整几百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