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九十章 无药可救

第七百九十章 无药可救

        虽然我能够听见他们的话,而且也能走到他们身边,可是我却只能看见那将军一人的脸,其他的这七个人都戴着面具,只是看身形,似乎有两个苗条的女人。

        这七人听见了将军的话,顿时又跪在了地上,“将军不可!听说那女魔头生前是个女侠,功德圆满,只是被贼人所害受尽这世间苦楚早已迷失了心智!况且她生前就十分厉害,现在若是她从封印里逃出来,你不是她的对手啊。”

        魔头?女魔头?

        我倒是来了兴趣,我倒想看看到最后这将军到底是干了什么,又或者说,让他们都忌惮的女魔头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们莫要再说了。”

        将军不为所动,“跟了我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我们没见过,我也是一方战神,受着百姓的供奉,自然要保护这世间水土!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不能击败她,那我也只好和她同归于尽。”

        看样子,这个和我长的有八分像的将军也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就是不知道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他是我们莫家的老祖宗?

        我心里这样想着,这时候,天地轰然色变,地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紧接着,一口大红色的棺椁从法阵里浮了上来,而且还在剧烈的颤动。

        那七个人似乎是急了,但坐在地上默默念咒的人就是不为所动,最后那几个人一咬牙,都护在将军面前,“既然将军执意不肯退去,那我们也只好以死保护将军了。”

        那将军这才睁开眼睛,“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我热血沸腾,目不转睛的看着法阵中心的棺椁。

        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十分好奇,这时候,我身边的一切都在摇摇欲坠,等我站稳了身体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原本带着显性结界的房间里。

        嗯?怎么进行到了关键的地方反而停下来了?

        我有些意兴阑珊,但是心里也明白了,大概这个墓主人想给我看的东西也就到这里就停止了。

        虽然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好奇,但是我没忘了手头的正事,就是赶紧找到师傅和他们会合,余秋月现在不知道在哪,让我十分分担心。

        她现在还在昏迷,而且在受伤的状态,如果在这里真的遇到了什么,恐怕也是逃不过去的。

        正在找出口的时候,忽然这房间露出一个门,来到门前,我毫不费力的就打开了门,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和之前没有两样。

        我直接到了走廊里,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了依旧在昏迷的余秋月倒在那里,我把她扶了起来。

        这走廊还真是长啊。

        走了有一段路,终于到了一个明亮宽敞的房间,站在那里的正是师父和灵雀,他们两个人的脸色显然不是很好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和我刚刚有一样的遭遇,更不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把灵雀放下,我问终于找到你们,刚刚你们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师父的脸色变得更复杂了,倒是灵雀,她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说道,“看样子你应该也遇到了吧,就是一些很奇怪的画面。”

        我问,是啊,画面里那个人和我的脸长得居然有八分像!

        我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偷偷观察着师父和灵雀的反应,只是让我失望的是,他们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师傅也只是和平常一样板着一莫脸。

        “你们……”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灵雀把一根棒棒糖塞到我的嘴巴里,说道,“刚刚吓坏你了吧,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大概是这墓室的主人给我们的考验吧?”

        虽然听着灵雀这么说,可是我心里的怀疑度仍然不减。

        如果真按照灵雀这么说,那我之前听到的诡异的声音又是什么?我和墓室主人是定然有几分关系的。

        但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告诉我呢?

        想到这里我估计勇气对灵雀说道:“这墓室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刚刚听到了一些话,好像墓室主人知道我一定会来这里似的。”

        “不要多想嘛,谁来这里他就对谁说咯,我们只不过是命定的被选中的人而已。”

        灵雀一副很轻松的模样,我不再问了,把余秋月扶起来,忽然发现她的伤口处居然有些隐隐的发紫,她整条手臂也有这种迹象。

        我问,灵雀,你来看看余秋月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

        灵雀凑过来看了一眼,说道,“是狼唾液的毒,现在已经开始发作了,首先是手臂,然后是其他的四肢,再蔓延到内脏,最后是心脏和大脑,如果这毒蔓延到全身的话,那她就必死无疑了。”

        我愣了一下,我问你的意思是,她现在就是无药可救了?

        “也不一定。”

        灵雀若有若无的看了我师父一眼,接着说道:“这墓室里的千年尸膏能救她,但是能不能找得到就看咱们的造化了。”

        “一定能找到的。”

        既然有解药,就不至于让我们绝望,既然有一丝希望在,我就一定不会放弃。

        我忽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我把余秋月背在身上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赶紧去找千年尸膏。

        师父没说话,这一次换我走在前面,我的眼睛不放过这周围。

        不知道千年尸膏在哪里,就只有碰运气了。

        不过在我面前的只有这一条走廊,我们只要顺着它走了就再往前走,终于来到了一个墓室。

        我问这里是主墓室吗?

        “看样子,应该……嗯?”顺着灵雀的目光看过去,我这才发现在墓室门口还立着一个人影。

        我们走近了几步来看,居然是好久不见的牧!

        我问,是你?牧!你怎么在这?

        牧依旧是穿着大大的斗篷衣,头上扣着遮住脸的大帽子,他的目光似乎是先看了灵雀一眼,第一句话却不是对着我问的。

        “你也来了?”灵雀和他也认识?

        灵雀点点头,“是啊,你都来了怎么能差了了我,别担心,我的最后一次虚弱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和以前恢复的有八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