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八十八章 果不其然

第七百八十八章 果不其然

        我问如果一会姐姐不能保护你,有狼来的时候就用这匕首捅他们,不要怕,记住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余秋月显然很慌乱,拿着匕首的手不住的颤抖,我从背后抽出招灵幡,它的头顶尖利处正好可以当做武器。

        “不能硬来。”

        灵雀说道:“这些野狼攻击力非常,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们给撕成碎片。”

        我低吼,现在有什么办法。

        灵雀的手伸了出去,忽然间从他手心飞出了很多很多麻雀,围住了狼群,只听见狼群龇牙咧嘴的警告,和痛苦的哀嚎。

        原来是这些麻雀把狼的眼睛给啄瞎了。

        “虽然他们看不见了,但是他们的听觉也十分敏锐,我们务必要小心。”

        师父的脸色不太好看,“每个人手里都有武器吧?现在只有把他们都杀了。”

        我额角冷汗直流,狼这种生物原本就嗜血又凶残,爆发力和弹跳力也很强,哪怕是狮子和他们比起来恐怕也只落在下风。

        没想到第一次来到武当山,居然就遇上了这样凶猛的野兽。

        但是没有办法,眼下看着形式,也只能背水一战了!

        我握紧了招灵幡,第一只狼朝我们冲过来之后,我一下就刺穿了那狼的肚子。

        “嗷呜——”

        温热的血喷溅到我的身上,我一脚踢开了那狼,转头喊了一句,“你们要保护好自己啊。”

        说着,那些狼纷纷弓起了身体,四面八方朝我们冲过来!

        糟了,应该是刚刚我的行为激怒了狼的首领,也不知道这群野兽到底想要干什么!

        对了!火!

        好在火堆离我们并不远,我拿起火把朝狼群扔过去,果不其然,这群野兽见到火把都纷纷退散,显然十分恐惧。

        “找到了。”我兴奋的大喊,“狼的弱点就是火。”

        虽然火把可以吓唬狼群,但很快难题就来了,我们一共有四个人,但是却只有三个火把,我们三个男人分别拿着一个火把吓退狼群。

        我面露喜色,太好了,这招管用!

        这时候有一只狼钻了我们的空子,直直的奔着余秋月过去了。

        我大喊了一声秋月小心!

        那只狼眼睛里冒着绿光,以强悍的爆发力窜了起来,竟然能窜到一人多高。

        我能感觉到余秋月的背后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她举起了刀子,然而我回头的时候已经晚了,那狼的牙齿咬进了她的手臂。

        余秋月的脸色一下子就疼得白了起来,还有些胀红,冷汗直直的往下冒。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挣扎着举起了刀子狠狠的插进了狼的喉咙里,用力一拧,狼哀嚎了一声就没了气息,我一脚要把狼的尸体踢开随后抓起余秋月的手臂说道,你怎么样?

        这武当山的狼当真不是凡种,余秋月的手臂原本应该流着鲜红的血液,现在却隐隐的有些发紫,她的脸色白得吓人,说道:“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晕。”

        这下就先难办了,看着她血流出来的像是中毒一般,余秋月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子忽然一软就倒在了我的身上。

        “秋月。”我吓了一跳,连忙探了探她的鼻息。

        还好,还活着,大概只是晕倒了而已,这让我更加确定了,那狼的獠牙上一定是有带某种毒液。

        我有些着急了,我把余秋月平放在地上,随后求救的看着师父,我问师父,现在怎么办?

        从一开始师父就对余秋月没什么好感,现在见她受伤了,更是冷着一莫脸,直接说道,“你问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是她自己受的伤。”

        我问的好歹是条人命,你也不管管吗?

        师父眼睛一瞪,“你自身难保还要带个拖油瓶,现在拖油瓶受伤了,你却指望我救?凌秋雨,这么多年我也没见你为师父担心过。”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就是不喜欢余秋月,但是听师父这么一说,我心里猛然意识过来,我对师父的口气是有点太重了。

        我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问,师父,对不起。我只是太着急了,但是余秋月的身世毕竟只有我们知道,我心里她始终是愧疚的,所以我都要治好她。

        师父冷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打算领我的情,我挠挠头,又回去检查余秋月的伤势去了。

        她浑身上下除了狼的抓痕,最为严重的就是在手臂上被狼咬的伤口,现在还在流着血。

        “放心吧,她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灵雀若有所思的看着余秋月,“先把她的伤口包扎一下,不要让他再严重了,秋雨姐,你别忘了咱们此次出来的目的,最终还是要去下墓的,你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耽搁了你的计划。”

        此时我的心里很乱,只能胡乱的点了点头,我问,好。过一会儿咱们就走吧。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把余秋月背在身上,我们就在这山里胡乱的找着入口。

        这时候我的手好像触摸到了什么薄薄的东西,我看着眼前的景象说道,我找到了!是不是就是这里?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山洞,但是那山洞里却隐隐的透着精光,让我为之向往。

        “应该不是这里。”师傅的手也触摸到了那薄薄的东西,我这才发现居然是人为的显性结界。

        我问这东西是结界啊。

        “海市蜃楼。”

        师父说道:“这墓,早在墓主人下葬的时候就启动了一层保护结界,所以才保证了千百年以来没有人找到这里,这也就是说墓室的入口是在变化的,还需要好好找找。”

        海市蜃楼又可以称为镜像,我们按照这个痕迹往对面走,脚下一空,失重了一般的往下坠去。

        “入口在这里——”

        我站稳了身体,周围的环境黑洞洞的,但是我却能感受到一股和我身体共鸣的气息,这就更让我确定了这里是墓室的入口。

        我奋力的朝上大喊着,入口在这里,很快从上面跳下来几道影子,是师父他们带着余秋月下来了。

        我感动地看着师父,他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秋月,可是还是把她带下来了。

        我接过了余秋月之后,看下她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不过已经被布料给止住了,只是微微的渗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于是我就放下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