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所谓的鬼

第七百六十五章 所谓的鬼

        看来没什么威胁性,我把符纸收起来,就听到这个女鬼恳求的声音。

        “我求求你,一定要阻止我妹妹,不要让她去犯傻,为我报仇……”

        我一愣,我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别让她害人……”

        女鬼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身体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是真的魂飞魄散了,不过……她说的又是什么意思呢?

        女鬼消失在了空气里,仿佛不曾来过,我摇摇头,骑上车子走了。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鬼拦路,却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是因为这只女鬼。

        没过几天我,洗浴中心又死了一个女孩,刘鑫火急火燎的把我和秦乐一起带到了洗浴中心。

        “这就奇了怪了不是,咱们都去了好几次,偏偏什么也查不到。”

        刘鑫显得有些暴躁,“这算什么事啊!”

        我说不着急,这不是又跪了一个,有的查了。

        到了洗浴中心,薇薇就守在门口,见我们走过来说道:“我真的看见鬼了!就在这里!”

        我疑惑的看着薇薇,她的表情急切,不像是在撒谎,可是我真的感觉不到鬼的踪迹。

        我说你别着急,保卫已经在查了,你告诉我,你这几次都是在什么地方看见鬼的?

        薇薇拉着我,走到一楼走廊的镜子前,“就在这!昨天晚上我在这里涂口红,我看见身后有个红影飘过去了!”

        我说那你没有回头看吗?

        “我不敢啊!”

        薇薇说道:“你也知道,我们这里就数晚上生意最多,所以我们都是晚上三四点才下班,老板说这几天亏损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调整了一下我们上班的时间,再说,我们不都靠这个吃饭吗……”

        薇薇已经被搞的神经质了,我说你别着急,先看看尸检科那边怎么说。

        接连几天,薇薇一直扬言说有鬼,这太反常了。

        薇薇又带我去了其他有鬼出没的地方,我问她刚刚死的那个女人是在你看见鬼之后才死的吗?

        “我也不知道。”

        薇薇说道:“那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我只是……看了两三次。”

        从薇薇这里问不出什么,让我有些失望,很快一群保卫就带着封条把店门给封住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薇薇赶紧过去阻止,小保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嬉皮笑脸的说道:“这是刘队的命令,在案子没结之前任何人不准随意出入这里!也不能继续营业!”

        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搞的这么大阵仗?

        “这下完了,我老板还没回来,要是知道发生这种事怎么办啊!”

        我说你别急,我上去看看。

        正要走,就被人叫住了,回头一看,正是这洗浴中心的老板张邵。

        “凌秋雨,这是什么意思?”

        张邵是生意人,见他的店被查封也是不大高兴,口气自然不大友好,我笑笑,我说这个我也是才看见,张老板,这事和你没关系,要是你店里没什么东西,等结案之后自然就能正常营业了。

        “凌秋雨,你可别给我搞什么幺蛾子。”

        张邵似笑非笑的说:“要是我这店关了门,让咱俩脸上都过不去不是?”

        我连连点头,我说我明白,对了,张老板,你这店里,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这店里的姑娘身材和脸蛋都是一等一的,哪来的不干净的东西。”

        张邵皱眉,脸色不太好看,我急忙赔笑,我说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有没有在店里发现鬼?

        “鬼?”

        张邵笑了一声,“我这里生意兴隆,要是有鬼,谁还敢来啊!”

        看张邵这样子像是真的不知道,我也明白保卫的举动肯定是惹了他的不快,当下也不再多说,从口袋里拿出一盒软中华塞到他手里,“行了,那我不和你说了,我去看看上面啥情况,回见。”

        张邵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意,我转身上楼了。

        张邵开的这家洗浴中心的确是很大,我四处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所谓的鬼。

        到底是哪里除了差错呢?所谓的鬼又是什么?

        “凌秋雨,快过来啊,你在那晃悠什么呢。”

        我走过去,我说怎么样?查出些什么了吗?

        “尸检科那边还在查着呢,你先进来看看吧。”

        女孩在休息室里死掉的,一条很粗的麻绳吊在天花板上,女孩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而且脖子有明显的勒痕,关键的是她的手上也有红痕。

        看得出,这是因为女孩死前有过剧烈的挣扎,所以才会造成手心的红痕。

        这时候刘鑫递给我一封信,“给你,这是我在她脚下发现的。”

        打开一看,上面写了寥寥数语。

        我要为我曾经犯下的罪孽偿命。

        曾经的罪孽?

        这封信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解释,可是按照正常套路上来说,这明显就是杀人凶手故意写的这么一句,好造成她是自杀的假象。

        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不对劲,我把信放下来,上前检查死者的身体。

        在洗浴中心上班的女孩大多数衣着暴露,这更能让我发现女孩的身上有淤青,脖子和手心的伤痕最深。

        “尸检报告来了。”

        死者是因为吸入了迷药昏迷,无知觉的情况下被吊在了麻绳上致死,除此之外,如我所料的,女孩死前遭受过虐打。

        这就说明了,女孩并不是自杀。

        有了这个强有力的证据,刘鑫就能立案了,我们立刻展开了调查。

        “怎么样了?”

        薇薇说道:“查出来了吗?”

        内部的事情不能多说,于是我只能和她说死者不是自杀,而是谋杀,这几天你注意一点,尤其不要一个人走。

        说完我就走了,在现场搜了半天也没有搜集到任何证据。

        “有意思,这个凶手很聪明啊。”

        刘鑫皮笑肉不笑,看得出来他现在十分恼火,“连证据都不给我们留下,狡猾的很!”

        “得了,别埋怨了,现在的情况只能靠我们推断了。”

        我们把那封信收在物证袋里,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说我们去监控室看看,就算这个鬼再厉害,也不可能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

        说着,我们一行人就到了监控室里。

        显示屏里,洗浴中心人来人往,我们从早上的一直快进到晚上,等客人们都散去了,我们都凝神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