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吉利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吉利

        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关联,可是内心却总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几件案子都像是一个人干的。

        “没什么头绪啊。”

        秦乐挠了挠头,“要么我们去那些家属家里看看吧。”

        我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秦乐拉住我,“嘘,我们悄悄的走。”

        悄悄的?

        “表哥,你们要去哪啊?”秦乐立刻绷起了身体,我这才明白,原来秦乐指的是秦紫啊。

        这下好了,被这个小祖宗发现,一时半会又走不了了。

        我说我和你表哥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可是你们要去哪里啊。”

        秦紫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秦乐说道:“但是这里不让喝酒,我和凌秋雨出去外面。”

        随后用手抵住嘴唇,说道:“嘘,别和那些姐姐说。”

        秦紫乖巧的点了点头,我和秦乐对视一眼,赶紧走了出去。

        “好险,差点被这小妮子发现了。”

        我们不再多说,立刻赶往了这四个家属家。

        “一共四家,我们都要去吗?”

        我点头,我说去吧,不去怎么搜集证据。

        说着,我拿出了第一个死者的照片。

        关小月,十九岁,是大一新生,被绳子勒死的,脖子处有明显的淤青,但手腕处是有伤痕的,并且在现场发现了盛血用的杯子。

        很快,我们就到了第一个死者家门口。

        “请问你们找谁?”

        距离第一位死者死去已经快有一个月了,但是她的父母脸上还是洋溢着悲伤,我和秦乐出示了证件之后说道:“我们是组织的,关于这件案子还有一些疑惑没有解开,所以特来探望。”

        “进来吧。”

        关小月家里非常简洁,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平常人家的女儿,她的父母也有50多岁了,我们一进去就在客厅的桌子上,看见关小月的照片摆放在那,安安静静。

        “关小月是在二十一天之前去世的,当时现场遗留的痕迹只有一个装着血液的器皿,还有她的尸体。”

        秦乐说道:“根据现场的痕迹以及刑医的检验,我们断定这是被凶手勒死的,没有性侵痕迹,但是在手腕处却有明显伤痕,也就是说这个凶手有杀人取血的习惯。”

        我接着说,不仅如此,在其他的三位死者的死亡现场,我们也发现了盛着血液的器皿,虽然这四位死者死相各不相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杀人取血。我们想来您家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的线索,我们怀疑这是同一个凶手所为,所许又是阴灵事件。

        “小月是个好孩子。她呀,从小就特别懂事,也没有叛逆期,现在好不容易考上她想去的大学,本来她是有一片很美好的未来,可是却不知道被谁杀害了。”

        关小月的妈妈说着说着,又要流下眼泪来,我和秦乐乐对视了一眼,死者死去一个月了,可是她家里依然在为她哀悼,依然思念。

        “本来再有几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她还总说八月八号不吉利……”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领导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看得出来关晓月的父亲显然也是极为心痛,他脸上的表情也很难过,可是他却没有像关小月的母亲那样消沉。

        他打起精神来对我们笑了笑说,“两位领导,我还是带你们去我的女儿房间看看吧。”

        这样也好,有利于我们直接搜到证据。

        推开女孩房间的门,关小月的房间非常干净、整洁,床头摆放着两个hello,kitty的布偶猫,茶几上铺的是粉红色的桌布。

        女孩子的房间就是粉粉.嫩.嫩的,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多么阳光开朗的女孩子。

        关小月的父亲也站在门口处任由我们搜寻,我和秦乐也不多说,轻手轻脚的就翻动了起来。

        虽然死者已经去世了,但是我们还是要尊重死者,要尊重她的父亲。

        房间里的布局很简单,一个衣柜,两个床头柜,一个桌子,以及一台笔记本电脑,我们这才发现虽然客厅不大,但是整个房子里最大的房间却给了他们最爱的女儿。

        我压下了心头的酸涩,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这房间简直太干净了,我们只看到一本日记以及一个锁着的小盒子。

        “你有这个小盒子的钥匙吗?或者你知道关小月把钥匙放在哪了吗?”

        这盒子上的锁是非常老的那种锁,没有钥匙绝对掰不开的。

        “在这,我找到了。”秦乐翻看日记,而我打开了这个小盒子。

        盒子里没什么东西,只有一个香囊,散发着非常好闻的玫瑰花香味的香囊。

        “盒子里只有一个香囊吗?”

        秦乐凑了过来,“我去,这是什么味儿啊?香的简直熏鼻子,而且你不觉得这香囊有点古怪吗。”

        我看了秦乐一眼,我说你也感觉到了?这香味简直是太诡异了,普通的香囊的香味怎么会如此浓烈,我们刚刚看见它在盒子里的时候还没有闻到,可是一拿起来香味就像是打开了禁制一样,非常的香,简直让人头晕脑胀。

        “我们先把它放到物证袋里吧,去第二个死者家看看。”

        采集到了两样证据,我和秦乐拜别了关小月的父母之后就离开了。

        在车上我问秦乐,我说你看到她日记里写的什么了吗?

        “怎么说呢,其实这个女孩没有她父母想象中那么乖巧。”

        秦乐说道:“一般孩子展现给父母的,只是他们想给父母展现的那一面,所以他的父母才觉得她非常懂事乖巧,也没有发现她骨子里的叛逆,那本日记里详细的记述了她每天的所见所闻。其实她整个人性格非常的恶劣,也不能说是恶劣,只能说忌妒心很强。”

        我说什么意思?

        “就这么和你说吧,这个女孩和那些小太妹没什么区别,总是在背后嚼人舌根,而且都写在这本日记里,不过到后来我发现那些有用的东西。她说有一天晚上她遇见一个流氓要非礼她,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男人救了她,并且给了她一个香囊。”

        香囊?我说就是咱们拿到的玫瑰香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