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丧心病狂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丧心病狂

        我一想,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秦紫要是遇害,对于秦乐来说就是更大的打击了吧。

        况且我也觉得,这个案子有点那么不同。

        这是得多残忍的人,才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呢?

        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刘鑫立刻欢天喜地的把资料扔给我了。

        走到秦乐他们的房间,秦紫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小声说,秦紫睡着了?

        秦乐的脸色不大好看,摇摇头,“没有,现在跟受惊的兔子一样。”

        我想了想,蹲下去拍拍秦紫的脸,“秦紫,抬起头来。”

        秦紫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放轻了声音,我说你仔细和姐姐说一下,当时是什么情况?

        秦紫瑟缩了一下,眼眶很红,作势要哭出来,我赶紧说道,我说你可是要做侦探的人,别害怕,就当做是见到了教材,测试你心理承受能力的。

        我说要想做侦探,就不能害怕这些东西,别怕,已经过去了,这里是刑侦局,很安全的。

        秦紫这才慢慢的张开嘴,说道:“我上去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影子,那时候我以为我终于找到鬼了,可是走过去一看,我……我看见……”

        秦乐抱紧了秦紫,“别害怕。”

        “我看见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她没有头!她……等我看清的时候她就跳下去了!”

        秦乐点点头,“我只看见一个影子跳下去。”

        这一幕连成人看见都很有可能受不了,何况一个小孩子。

        不过我的话确实起说到了作用,秦紫抹了抹眼泪,抽抽搭搭的说:“侦探都会见到这些东西吗?”

        我说何止啊,不瞒你说,这个案子现在由姐姐来接手,姐姐可见过比这个还吓人的东西。

        “你答应刘鑫了?”

        秦乐有些不可思议,按照我的性格,不应该是死也不答应吗?

        “秋雨姐好厉害啊!”

        秦紫从秦乐怀里跳出来,蹦到我的怀里,“我可以在一边看着吗?”

        我忽然觉得有些心酸,秦紫很懂事,也明白事情的轻重,于是我摸摸她的头,我说当然可以,不过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说不定你会再看见那些可怕的东西。

        “我不怕!”

        我拉过秦乐,我说你知道刘鑫开出了什么条件吗?

        没等秦乐说话,我又说道:“那些死者全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妙龄少女,所以现在秦紫的处境很危险,刘鑫答应我,我帮他破案,他帮咱们保护秦紫,把她留在刑侦局里。”

        我想,没有凶手敢在这种地方行凶吧。

        秦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用力的抱了我是一下,“别的都不说了,同志!你真是我同志!”

        我笑笑,我说那些矫情的话别说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和我一起破案,赶紧把这个凶手抓住,别让他再祸害其他人。

        凌晨一点多了,大家都累了,我们带着秦紫去刘鑫给我们准备好的房间休息去了。

        还有几个小时,先好好睡一觉吧。

        第二天。

        天色初亮,秦紫还没有醒,我和秦乐就赶紧起来了。

        “同志,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表妹啊。”

        我知道秦乐和我想到一起去了,我们都不想让秦紫跟着我们去现场,不然会给她造成不好的阴影的。

        “好,放心吧。”

        我让刘鑫把这几起案子的所有资料都准备好,随后就和秦乐离开了。

        我们又来到了昨晚的废弃教学楼,直接来到天台,现场昨晚已经被保护起来了。

        “凌秋雨,这边有一大片血迹。”我走过去一看,不光是血迹,还有一只杯子。

        戴上手套,我拿起杯子发现杯底的图案是一朵梨花,杯子里还有残留的血液。

        我把东西收在物证袋里,我说这很有可能是凶手喝过的,拿回去看看能不能验出什么东西来。

        “你的意思是,凶手还喝人血?”我说也不一定,再找找看。

        秦乐去了一趟楼下,回来的时候明显脸色不是很好,“确实穿着一身黄色的裙子,没有头,脖子处的血已经干涸了,刚刚已经被尸检科的人抬走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女人少了个头。

        我说先找头,这里线索太少了,除了血迹和杯子居然看不到别的痕迹,哪怕是打斗,推搡,或者说杀人的凶器居然也没有。

        秦乐也说道:“凶器可能被凶手带走了,我们看看地上有没有血迹。”

        搜集了为数不多的证据,我顺着血迹终于找到了女孩的头。

        我说找到了。

        秦乐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跑到墙根地下吐去了,幸好我从小就和鬼打交道,什么样的鬼没见过?

        尸检科的人又把这颗头带走了,我和秦乐回到了局里。

        能找到的证据除了尸体和血迹就是杯子,看来凶手不是第一次作案,手法很娴熟。

        很快的,检验科的报告出来了。

        很奇怪,杯子上没有指纹,也没有唾液。

        这是怎么回事?尸检科的报告也出来了,女孩死亡时间是昨晚的十点半到十一点半之间,正是我们来那之前的十几分钟,凶器是匕首,直接砍下了女孩的头导致死亡。

        可是当时秦紫看到的明明是无头女尸刚好跳下去啊。

        “有没有这种可能,是那个人先砍下了女孩的头,然后取血喝下去之后才把女尸给扔下去?”

        这似乎是现场唯一的一种可能性,可是我觉得不成立。

        我说应该不会,除非那个人跑的很快,怎么可能在我们已经赶到的情况下离开我们的视线呢?

        “但是昨天晚上确实很暗。”

        我没有在说话了,半晌才说道姑且就先听你的,但是凶手到底是谁,才能够用匕首就一击致命?

        “这人手劲肯定不小,光用匕首就能把人杀了。”秦乐沉思,“这个人的目的应该是鲜血,不然不会大费周章。”

        我忽然想起了其他几件案子的资料,打开一看,果然。

        我说这四起案子看似毫无关系,但是有几点共同点,首先都是没有凶器,第二都是有盛鲜血的杯子,且杯底的图案是一样的,再有都是妙龄少女。

        但是地点和时间是不一样的,杀人手法也不一样,看起来很随意,但都是一击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