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葬礼

第七百一十四章 葬礼

        秦乐笑了笑,那张英俊的脸上也满是欣慰,他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我一下,说道:“是啊,我回来了好同志。”

        我和秦乐那可真的是过命的同志,那时候我和师父刚开始学习炼制佛牌的时候,总会被小鬼缠上,他家也和道士有些搭边,他自己也会画一些什么普通的符纸,所以当时就我这事儿,可就靠他了。

        我们两个还是一个宿舍的,吃过同一碗的泡面,喝过同一瓶酒,关系真是铁的不能再铁了。

        当时出国休养的时候,听说是被一个小鬼缠上了,那时候我本来是要帮忙,可是还没等我给他打电话,就听说他去了国外。

        能看见秦乐,让我非常惊喜,一时间开心了不少,我们两个谈天说地互相交换了自己这几年的历程,他听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凌秋雨,你现在也不要靠我保护了。”

        现在的秦乐是一个富二代,人长得好看,还有些能力,身后一大把一大把的姑娘追着,我倒有些羡慕。

        我说我真羡慕你,生来就是富家子弟,也不用像我一样整天愁吃愁穿,还要担心……唉。

        点到为止,有的话我也不能和秦乐说,秦乐很聪明,他没有再问下去,我们两个正喝酒的时候,就听到隔壁的酒席神秘的说。

        “唉,这秦家小子,死得蹊跷啊。一年前出去打工,这刚回来就出了车祸,卡在车里活活被烧死了。”

        “可不是!可怜他那老婆孩子了,他老婆长得挺漂亮的,孩子才三岁大,家里顶梁柱就没了,要女人怎么办!”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不知道,听说呀,他们家给秦家小子买了好几份的保险!哪有这么巧的事儿,在一年前刚买了保险,一年后就死了?”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老婶子,你就别整天胡思乱想了,你看现在秦家小子死了,他们家人还能拿五百多万的保金,这不是挺好的吗!”

        “这孩子上学也不用愁了,家里人更不用担心后半辈子的生活了,他们这个保险买得真是妙。”

        我和秦乐对视了一眼,还是我先问,我说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简单来说就是被保人出了车祸,经过核实之后,这份保金就到了家属手里。”

        吴勇家一共有四个孩子,大哥吴健,二姐吴颖,老三吴勇,还有小妹吴慧。

        他们家以前就穷,全都是靠着吴勇一个人在外面打工,供他们生活。

        我也觉得这事挺好的,吴勇虽然死了,可是他的保金能保证他的家人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最起码物质生活满足了不是。

        我说人啊,就是这命,谁也不知道谁什么时候就死了呢,还不如早早的就做好准备,就像这吴家大哥一样。

        秦乐没说话,他只是一直注意听着隔壁酒席的谈论,好像在想些什么。

        我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故作深沉的说,“你说得对!”

        酒喝的差不多,我也有了一些醉意,看着吴勇还在台上看着自己大哥的照片发呆,我于心不忍走上去安慰他。

        我说吴勇你别难过了,逝者已矣,让他安息吧。

        吴勇动了动嘴唇好像说些什么,忽然传出一阵哭喊声。

        “大哥!没了你我们怎么活啊!”

        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她身上也是批麻戴孝,大庭广众之下冲到吴健的照片前痛哭流涕。

        “大哥!大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小慧啊!”

        “这……这是我家二姐,她情绪有点激动,你们别介意,姐赶紧回去!”

        吴勇拉着吴颖回到了后面去,秦乐摸着下巴说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没见过吴慧?”

        吴慧?我一愣,我说也许是人家正伤心着,不出来也很正常。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从脑海里划过,我悄悄地凑近了秦乐的耳边,我说你该不会是想到了什么吧?

        秦乐摇摇头,“不知道,有的事情不一定只是猜测而已,你还得在这呆几天吧,我也是。”

        吃完了饭,我和秦乐又在酒桌上聊了一会天就各自回去睡了。

        晚上我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身上异常沉重,我翻了个身,可是那种成就感不仅没有散去,反而还越来越压迫了。

        我感觉凉凉的,好像有人对我的脖子吹着冷气,我想睁开眼睛,可是却睁不开。

        不好!看这种情况,我应该是被鬼压床了!

        幸好我想起了师父以前教给我的净心咒,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之后就挣脱了束缚,与此同时,我一下子抽出了压在腰下的铜镜,对着那个鬼魂照射。

        “是谁!”我的铜镜虽然是下等法器,但是对于一般的鬼魂还是很有用的,经过铜镜的照射,一只鬼被迫现了形。

        “你是鬼魂?”

        我狐疑的看了这个鬼一眼,“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房间,说!”

        “大师,别、别杀我!”

        那只鬼很惧怕我手里的铜镜,“我、我是今天葬礼的主角啊!”

        葬礼的主角?难道是……

        我慢慢的放下了铜镜,可是言语里还是充满了警惕,我说你是……吴健?

        “不,我不是。”

        鬼魂苦笑了一声说,“我是吴慧的男朋友,郑男。”

        郑男?我冷笑一声,“你说你是葬礼的主角,可是这场葬礼明明是给吴健举办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鬼别是有病,难不成是他家里人没钱给他办葬礼,他就要抢别人的地盘吗?

        我并不相信他的话,于是想把他给轰出去。

        “我真的是她男朋友,那棺材里躺的是我!”

        郑男显得很焦急,这时候我的房门被人敲响了,我一下子警惕起来。

        “凌秋雨,是我秦乐,你睡了吗?”既然是秦乐,那我就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我打开门让他进来。

        我原本以为秦乐是看不见鬼魂的,没想到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郑男。

        “哟,大半夜的不睡觉,和鬼畅谈人生啊?”秦乐笑嘻嘻的,我说这都被你看到了?

        “你别忘了,我家也是和道士沾边的,就我这双眼睛,那可是被道士开过光的。”我丝毫不相信秦乐的话,我说就你会胡扯,到底有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