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一十三章 食人花

第七百一十三章 食人花

        这一天女人把小护士约了出来,把她约到了这个废弃的工厂里,再然后这可怜的小护士就死在了她的手上。

        女人把她的尸体埋在了这个墙里,他找了两个工人把墙砌上了,所以工作人员找不到小护士的尸体。

        画面再一转,女人趁男人熟睡,用电脑解锁了男人的手机,看男人微信的时候,看到了他和薇薇的聊天记录。

        薇薇在洗浴中心工作,原本就是拉皮条的,能和这个女人的老公联系上也不奇怪,但也正是如此,薇薇今天才差点丧命于此。

        女人盗用了男人的微信,趁男人睡觉的时候给薇薇发短信,约三天后到某个地方一见。

        薇薇毫无防备,也就是在昨天晚上,她被女人带到了这里折磨了一夜,现在就奄奄一息。

        看完了女人所有的记忆,我简直觉得心惊,这个女人看着像一朵温婉的白莲花,其实她根本就是一个食人花!

        她的心思很缜密,手段残忍,她所杀害的全都是和她老公接触过的女人,所以我不能说薇薇是无辜的。

        “这真的好神奇啊。”

        刘鑫啧啧称奇,我笑笑,我说这些东西虽然不能帮你们办案,但起码会给你们解开一些谜团,也算是帮到你们了,好朋友,现在咱俩谁也不欠谁的人情了。

        “快把你女人带回去吧。”

        刘鑫没回答我的问题,“等她醒过来恢复的差不多,记得让她来办事处里啊,有些重要的口供她还没录呢。”

        工作人员把这女人带走了,我把薇薇带去了医院里,看见薇薇熟睡的脸,我倒有些哭笑不得。

        薇薇睡了一天之后就醒了,她睁开眼睛看着我,差点就哭出声来。

        我说别动,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说话,你现在安全了,最近还有人跟着你吗?

        薇薇含泪摇了摇头,她好像是要说些什么,我找来纸笔给她,就看见她在纸上稀稀拉拉的写了几个字。

        拿过来一看,满满的都是谢谢你。

        我笑了,摸摸她的头,我说妹子,你和我还客气什么呀,这次你死里逃生也算是你的命大,你之前是不是接过一个男人的单?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男人的老婆!

        “我接过的客人可多了去了,我也不知道她老公到底是谁!”

        看来是什么也问不到了,我又安慰了几句,让薇薇睡下,然后转身就出了病房,交了一下相关的费用,我就离开了医院。

        给薇薇发了一条短信,让她照顾好自己,很快就有朋友来照顾她。

        然后刘鑫给我打来了电话。

        “查出来了,那女人是有精神分裂症。”

        刘鑫说道:“每具尸体都被她用非常残忍的方法给隐藏住了,无论是在墙里还是分尸,我们现在正在找,凌秋雨,这次可多亏你了,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工作人员这个行业?”

        我说我可没那兴趣,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不是说好了吗?帮你这次忙,咱俩就什么人情也不欠了。

        “凌秋雨你可别死脑筋!你知道吗?这个案子破了,你就是我们局里的大英雄!你也不能总干那个行业吧,多危险啊。”

        刘鑫极力的劝说我,但我态度很坚决,我说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况且……我处境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多了我没有和他说,刘鑫也不多说,闷闷不乐的挂了电话。

        等我回到店里,已经接近早晨了,我精疲力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凌秋雨……凌秋雨!”

        谁!是谁在叫我!

        我想睁开眼睛,可是我的眼皮实在是太沉重了,迷蒙间,我好像看到了一幅幅的画面。

        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对着一个背影参拜,可是他是谁,我却怎么也看不清!

        “凌秋雨,凌秋雨你醒醒!”

        迷迷糊糊间,我被师父晃醒,“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睡觉?这店还开不开了!”

        我应了一声,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一看时间,居然已经十一点多钟了!

        我说师父,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这个梦给我的感觉很真实,就好像我亲身经历过一样,但是我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了。

        我把梦到的东西都和师父说了一遍,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对我摆了摆手,说:“你赶紧起来吧,前两天你还说要回去参加你一个同学的葬礼,难道你忘了?”

        我一拍大腿!对了,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匆匆的收拾了东西,就赶紧往同学赶,同学家离市里说远也不远,我打车也才两个小时。

        如果说是一般的老同学,我兴许还会因为有事推掉不去,但这个同学对我的意义可不一样。

        我们上高中的时候是学校寄宿,那时候我和师傅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钱,偶尔吃不上饭也是他接济我,但具体他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家死了一个大哥。

        等我到的时候,他家的人已经很多了,进去就能看见哀悼着死者的人们,一个一个面容悲伤,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

        台上放着一口棺材,棺材上插着小白花,而在棺材的正前方,摆着一张黑白相间的照片。

        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台上的我曾经的老同学吴勇,他穿着丧服,而他面前的一张黑白相间的照片上,是他大哥吴健。

        “凌秋雨,你来了!”

        吴勇的脸上紧绷绷的,我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于是张开怀抱,给了他一个拥抱,我说别憋着,想哭就哭吧。

        “我都多大了,哭什么。”

        吴勇勉强的笑了笑,“来参加我哥葬礼的老同学就你们几个,谢谢你们给我面子。”

        我和吴勇客套了几句,随后便下了台,这些个老同学我前一阵子还见过。

        “这不是凌秋雨大忙人吗?你也来了呀。”

        来的这个同学都是平时和吴勇关系比较好的,我扫了一眼,居然看见了秦乐。

        秦乐原来和我是非常铁的好好朋友,但是前几年听说是因病去国外休养了,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再见到他,更让我觉得惊喜的是他容光焕发,完全看不出有病的样子。

        “秦乐!”我十分惊喜,我说你从国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