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思绪复杂

第六百八十一章 思绪复杂

        险些就睡觉了,我搓搓双眸,说道:“遗憾,全新的名称依旧听着怪异。”

        柳嫣嫣道:“我明白,另一个的你被封印了,否则他断定在第一声就会回答我。”

        “那好吧,我睡着了,你再来一次。”讲着我就要躺下睡,柳嫣嫣使劲推了下我,我诧异道:“什么情况?”

        “我要去睡觉了。”

        我瞅着柳嫣嫣走上来到上楼的木梯,傲慢无比的身姿在我面前闪过,消亡在视野中。我拉出枕头,呢喃道:“不一样还是得睡。”

        翌日一早,我睁眼后方揭开盖在身上女人的衣物,上方带着香味,断定是柳嫣嫣怕我感冒思索着给我加上的。睁开眼睛时,太阳出来了,还有敲门的声音,里面柳嫣嫣在忙碌,我没料到她也会做菜。

        奇怪的是按照平时情形下,李鑫应当早就醒来了。难怪没人喊我,我赶紧去打门。一个熟知的影子现身在眼前,小小的身材,丸子头,巴掌脸,瓷娃娃般的脸孔,除了王嘉宁还会是谁?

        她站在门外面脸色安静,没什么变化,但我却思绪复杂。她来做什么?莫非是找我问老奶奶的事?看来我认为从那次诊所分开后,我就认为再也不会会面了呢。目前正是中午,因此我能选取忽略她,呆会她就离开了。

        等了几下后,她依旧非常有兴致的等候,天气很热,几根黑发都湿了,她拿起手中的chanel包包,阻挡住头部的日光。腾出手再度去按门铃,正当她按下来的那时,我打开门。

        突然间现身的我吓到了她,“哇啊!”王嘉宁往后退了一下,腿上的鞋跟恰好卡在砖缝中,身子往后方倒去。我伸手抱住她,等她站直,也一脸责备地说道:“咋的了,没什么事为什么吓我?”

        我无感的说道:“进屋讲吧,你不觉得热啊。”

        刚才时间突然,目前平静下来,阳光的温度也到了身上。她向前走着,突然问道:“你都在这里为何不给我打门?”

        我身体不受掌控的抱起她,把她带到卧室,压在桌子上,双眸闪光着邪气的视线。身下的王嘉宁使劲挣扎,小嘴惊呼起来,“再喊就把你上了再杀了。”

        王嘉宁被我吓到不敢交谈,泪水在眼中打转,哭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询问道:“你…你不是秋雨……”

        听了她的话,我内心一阵触动,连忙放开王嘉宁,瞅着哭的我见犹怜的王嘉宁,困惑道:“我干了什么?为何我一丝记忆也没?”

        柳嫣嫣走过来讲明道:“两个肉体的融合有一定几率会产生情感的负面焦虑,激生出第三魂魄,作出一些过火的举措也能理解。”

        “什么叫做能理解,唔唔唔……”王嘉宁哭的宛若个孩子。

        柳嫣嫣看状安慰着王嘉宁,她的气质直接传染全球上的人类,王嘉宁不久就称呼柳嫣嫣作为姐姐。我站在那思索了非常长时间,也没搞清楚她讲的话究竟是几个意思。

        柳嫣嫣也不讲明,反而对王嘉宁说道:“都来了,就一同吃饭吧,我刚刚准备的。”紧接着道,“维尔,你可以吧?不必担忧,那个不会有过于大的冲击的,不过是有时身体会不受掌控。”

        我垂下了头,坐到饭桌王嘉宁身旁,对她致歉。

        “哼!”王嘉宁离去坐到了另一面,我挠着头,饭菜都端上来了,我询问道:“李鑫他们都没来吗?”就离去去卧室叫他们,但是打开门却发现人都不见了,卧室床铺收拾的很好,钱盒子放在床中,下方也压着一个纸条。

        我开启钱盒子,那里余下的一半的钱财。我淡定的合上盒子,展开纸条,娟秀雄浑的字形不像是男子能写出的,应当是黄诗雨帮忙写的。

        这是借据,拿走六十万,三年后加上利息还我,上方有大拇指印子。我嘴唇微启,拿出手机,打了李鑫的手机号码,响了约莫三十秒,那边才有人连接。最先传出去的声响不是李鑫的,只是通报直升机航线的声响,另外有女人的声音。

        李鑫告知他们等一下,接着也说道:“啊?”

        “你们那边有安全性吗?”我询问道。

        “目前咱们都在航线,没什么的,我……认为不好把你的艰辛钱财带走,因此这些算我借你的。”

        我中断他的话,“什么啊,算我献给你了,不必还,你们定然要幸福下去,不必再回去了,我会帮你们照料好你的亲人的。”

        “老铁……”

        我嘴唇上升,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了。挂掉电话,李鑫瞅着等候的人,还有穿着战服的年青男人礼貌的询问道:“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额?”李鑫擦干泪水,脸上微红,黄诗雨神情忧虑,李鑫拍拍她肩膀,“放十万个心吧,秋雨是我老铁,咱们两个都一样。”

        后方有人大骂,“前方的,能不能加快速度?”

        李鑫用表情告知她要放十万个心,刚刚拿起握着车票的左手,一只手搭在肩部上。李鑫回头一瞅,不了解,刚刚思索着开门问,这人指了下一边。李鑫微微看了一下,脸色惨白。黄诗雨不知道爆发了什么,不过立即穿着黑衣的人上来带着他们两个远离了。

        留下来工作人员一脸懵的站在原处,直到桥边上,黄诗雨努力挣扎,反被这人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白白的脸蛋上出现肿胀,嘴角流出血液

        李鑫双眸通红的挡住这人,把黄诗雨抱在怀里。

        “我和你们走,假若你不害咱们。”

        “赶紧上车。”这人的喷了一下,把几人塞进车中,他与另一人坐到其余一辆车中,两辆车回去航线,走了。李鑫担心不已,也不明白等候他们的是什么呢。

        而我这边……

        我赶紧跑到师父的房间,见他的神情十分严肃,心里顿时一沉。

        难道是中招了?

        “你碰了那鬼物的头?”师父非常严肃的看着我缓缓的说道。

        我点点头,如实说我早感觉那鬼物难对付,特意带了避阴伞去,这才勉强赢她,她的血有腐蚀性,我没有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