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懦弱

第六百六十八章 懦弱

        我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瞧出,的确相信整个正殿氛围怪怪的,问道:“看到什么了吗?”

        落菲妃环绕着祭台转了一圈,道:“这里是个不错的选择,假如我没猜错,应当是那位坟墓。”

        “神神秘秘的。”我十分执著的冷哼一声,历经我这么多天的观测,我辨别落菲妃生存的时期不会少在明代之前,因而这个墓地仆人也远超明代,因此落菲妃也只不过在故弄玄虚。

        反而没曾想,她冥想片刻之后惊呼道:“这里莫非是苻傅休之墓地?”

        “猜来猜去还不如开启看呢。”

        都在这里了,假如不开棺的话不是太亏了,的确死了也会是后悔死的。顾不得落菲妃阻挡,我爬上祭台,手搭在墓穴的两侧,猛地双手。

        身旁听到一声爆喝,“住手!”

        吓得我一个趔趄,手一滑猛地向上一推,墓穴箱子开启一部份。我未来得及看里有什么东西,就被萧庆一个飞身踹下祭台,减速出好几米,险些就掉到湖水里面。

        落菲妃扬起手臂刚刚要挺身而出,我赶忙喝止,否则萧庆非常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我站上去不满道:“你发什么神经?”

        萧庆脸阴沉指了指头部,我看见几杆毒箭插在头部的木板上,每一根都没有入半寸之多。原来她不是要害我,而是借以救我。

        我擦去脖子的冷汗,往萧庆道谢,“我也觉得你担忧我拿到武器呢。”

        棠讲师追随上来,环顾四周说道:“来说只我们活着了。”

        “我见一个通道的人没出去呢,怎么说只有我们活着呢?”我相信这个棠讲师这句话不适当了,居然咒别人死。

        棠讲师说道:“你历经那个通道的时可以曾经碰到什么?”

        我不知道他所指的什么,就将邂逅的那几具尸体告知了他。棠讲师点点头,“那就没错了,每一个通道都有生死关,过得去就活过不去就死,因而你后面的那些人死了,因此你才能安全无事的回到这里。”

        萧庆面色冷静,看棠讲师必然不是在开玩笑。我动机冷汗如瀑,问道:“这你早已知道他们会死在通道里面?”别人沉默不语,我愤怒中,“你怎么能这么残暴?他们好歹也是你的朋友,与你一起实习过的,你对得起他们吗?”

        “哼哼,残暴?”棠讲师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双谦虚的眼睛之中洋溢阴冷的杀气,“我以前就告知过他们,生死有天,谁叫他们懦弱。有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说出这句话,假如我提早告知他们你相信你还能活着回到这里。”

        我看往萧庆,她一脸冷酷,丝毫没因为朋友的死去而深感一点的哀伤。我火的说不出话来,也忘了该怎么驳斥他们。

        “你……你……你们……行!老子不干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去。”

        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棠讲师阴笑频频,“你确认?你也不看她是谁?”

        我惊慌的瞪大双眼,萧庆撕下自己的脸皮,裸露另一张熟知的不能再次熟知的脸,名称呼之欲出,“墨菲?”

        棠讲师冷笑道:“原来你连她的真名字都不知道。”接著又对萧庆道,“你还是没改掉自己爱骗人的习惯。”

        我的脑袋轰然炸响,情感祸飞,嗡嗡嗡,耳边蜂鸣声不俱,啪嗒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抱着耳朵。

        墨菲是虚假的,萧庆是真的,原先她始终都在骗我。落菲妃变身出的小蛇,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麻醉剂的毒素不久让我冷静下来,我脑袋清醒过来后,猜到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刚才萧庆为什么又要救我呢?

        棠讲师把白胡子撕下去,尽管容貌没变化多少,不过看上去反而更为年青了一点,身上的特质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化。手握着手杖反路径一扭,头冒出尖刺,噗嗤一声插在石砖之中。

        拿出火柴点着另一侧,蜡烛点燃上去,遮蔽半个王宫。萧庆把所有的手电都关闭,站在棠讲师身旁,帮他脱去上衣,步骤中一言不发。

        棠讲师指着我道:“老实点,这里可不比里面,死了可别怪我们。”

        我低声与落菲妃聊天着,企图看到逃出来的方法,不过落菲妃反而衰弱的非常,指着那个蜡烛道:“那东西仿佛对阴邪之物有冷静活性,我武功不够反抗它,不能在待下来了,你保重。”说罢就消亡不见。

        “靠!”我闻着火中飘散出的香味,有些呛鼻。那两个人早已爬上祭台,开起对墓穴出手,我考量着是不是趁此机会给他来上一板砖,不过考量到萧庆的球技,我相信不可行,就蹲在一旁看着他们。

        在他们的眼精中没看出要杀我的意思,就说我有透过的意义。

        棠讲师技巧高超的把墓穴拆开,前夕的抑制水平丝毫不少在拆。好几次飞射出的毒箭,有祭台之上机构,忽然在半空中落下一柄半月斧,如果他们速度慢一分钟都要在身体中间切成两半。

        我为他们捏把汗,因而棠讲师与萧庆巨变不惊的模样仿佛早就预算到了。让我不已想到以前李鑫碰到的盗掘帮派,难不成他们早已来过这个地方?或者说说他们把行凶罪栽赃给了李鑫的?

        想到这里,我脸不已变了变。

        棠讲师手上忙活着,也不忘留意我的行踪,也许是我的眼神曝露了,他一眼就看漏了我心中的想法,“你那个好友称作李鑫是吧?挺逗的,看见杀人了居然还跑回去,假如不是萧庆立即将他救下去,可能他早已死在那群人手里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萧庆救了李鑫?我有点理不清理念了。

        “哈哈哈,不信也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们不会害你就行了。”棠讲师逃避一波箭雨,在地上爬上去,双眼放光,“快顺利了。”

        萧庆拿着退后,将剩的一切都交给棠讲师,回到我身边。

        我情感十分纠缠,能简单地说道:“你那晚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