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哭笑不得

第六百六十四章 哭笑不得

        大家退出来,萧庆见我发呆,拉着我远挡住。引线熄灭,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落菲妃反而突然冲了出,将我吓了一跳。萧庆见我脸不舒服,觉得我在惧怕,认错掩嘴偷笑。

        在大家眼前,我也不敢与落菲妃交谈,否则必然引发质疑,可以牢牢盯着她,落菲妃目不转睛的盯着位置,脸也算安静,并且没做任何出格的举措,我算是高兴了。但是看见落菲妃后,身旁那股冷意消亡不见了。

        嘭的一声,在我毫无准备下,整个山洞都随著振动,小碎石头在头部掉落下去,有在身脑门被砸水肿了的,但是都是皮外伤。

        大家急忙围过去,落菲妃面露后悔之色,反而没过去,一眨眼就消亡了。来讲也也算怪异,落菲妃定魂石后,那股冷意也出现了。

        在好奇的推迟下,我也围了过去。等待灰尘散尽,眼前显现出一个黑不溜秋的洞,照紫外线进来,能看见守则方砖砌出的墙壁与墙壁,难不成这里是连接墓室的正门。

        可是大家只是围在一起看,反而没人敢下来。我想想长篇小说里面描绘的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墓室机构,一不小心就也许会丧生。

        棠讲师挥挥手,大家安静下来,看样子棠讲师是这里德高望重的,“大家现在此地列阵,一会儿商量一下来的探墓的候选人。”大家一致同意,我把包覆里面的木屋之类的东西都拿出,反而听见棠讲师在叫我的名子。

        萧庆挽着棠讲师的手走了出来,拉起我的手臂,把我俩的手搭在一起。

        “这是干什么?”我看萧庆肩膀已羞红宛如一颗白微软,反而没缩回手,不仅是我这个大娘们有点不适应了。摸着萧庆的手有些与众不同的感受,在以前我就发觉到了,不过这次更是,这萧庆没表面上这么不禁风,她与墨菲是同一类人。

        棠讲师一脸贼笑的看着我说:“一会儿你们下墓后一定要保障好萧庆啊。”

        “什么叫我们?我要下墓吗?”

        棠讲师见我这么问,一脸狐疑的看着低头不语的看着萧庆,语调严苛上去,“你没有告诉他吗?”

        萧庆道:“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棠讲师的脸阴暗如阿尔泰山,“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假如你不答应让秋雨陪伴,你就退出这次视察吧。”

        这句话一丢出来,萧庆脸狂变,“我答应!”

        棠讲师这就饱满了脸,笑道:“好了,你们两个去忙吧,一会儿要下来的时我会叫你们的。”

        我看着棠讲师与那群人围在一起聊天的身影,问道:“你开始就是拿我来充数的对吗?”

        “你高兴啦?”

        “没,你为什么不早点告知我?”

        萧庆低声道:“我怕你知道了就不肯来了。”脚尖相当,食指不停的打转。

        我知道她肯定有什么事隐瞒我,萧庆急忙道:“但是你放心,等一下我会保护好你,你什么都不需要做,跟在我身旁就好。”

        一个女人对你说出这句话,有什么可驳斥的呢,我点点头,“那好吧。”

        萧庆说是如释重负般的脸上也显现出可爱的微笑,战营的架设不久就搭好了,实在加上去不多于二十个人。最终指定下墓的几个人选里有如同萧庆这般年青的人,也有上了年龄的师傅。

        一共八个人,其中两名身穿战服,木星穴饱满,表情如直流。

        利用绳索,第一位探墓者被徐徐送下来,拉绳子的人利用照明说道:“怎么样?”

        “一切ok,下去吧。”

        他们相继转入坟墓,因而轮到我们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我们身上,特别棠讲师,他尽管竭力维持淡定,不过嘴唇抽搐的手看出他也是非常担忧萧庆的。

        “男士优先。”我随便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萧庆娴熟的挽着绳子滑落下来,接着就是我了。我深吸一口气,回去看了看洞,那股冷意也会再次追随着我吗?

        等我下来,萧庆仰起头,对下面的人打信号,绳索就被拉了上来。

        众人都没执意攻势,围在一起,一位四十多岁看似聪明巴交反而为成熟庄重的师傅说道:“接下去就靠我们自己了,我们肯定要校训民主,碰到危险时先别惊恐,先行相互了解一下吧。”

        “我叫张兰,你呢?”

        “秋雨,你好。”

        张兰笑了一下,接下来就是没不必要的话,其他人也多半只保下名子,师傅脸有些难堪,干咳了几声,“我们进攻吧。”

        墓地中并没我想像的那种阴冷晦暗的感觉,不仅十分的干燥,所以身体移动愉快,没呼吸困难的情形,我被迫敬佩老祖宗的建筑物技能。三人并排行走,我跟在最后面,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我发觉到那个东西也跟进去了。

        两侧都是整齐如一的岩壁,不过他们都要停下去细心瞧瞧,用去了不少时间。我与另外两位负责四周的环境,其中一位递过来一支香烟,我摆摆手,他们俩拿出火机,不过火苗冒出就被一阵风吹灭了。

        连试了几次都是如此,他们相信怪异懊恼的除此之外,我一脸严肃的告知他们别试了。两人仿佛想到了什么,悻悻的将烟收上去,往天下拜了拜。我哭笑不得,这些男人也太好骗了。

        不过这时候真的又有一阵阴风吹过来,我看着落菲妃,她摊开手,指出不是她做的。我动机一凉,让落菲妃跟紧我,千万别走丢了。

        萧庆挥鞠躬,“跟上。”

        沿著细长的回廊渐渐走着,也没发现怪异的事情,所有人都开始放开警惕。

        通道之中也没任何雕塑能留下资料的踪影,仅有一成不变的石砖,他们想要看到一些常用的资料。

        后面一位师傅摆摆手,大家驶过后,他沿著通道左右往返站立,每次都只踏出一只腿,使用力踩一踩,我们等了有五六分钟,反而没人有任何反感。果不其然,在师傅另一只腿落下来后,山上那块石砖也跟随著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