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九章寻求帮助

第五百九十九章寻求帮助

        “算了算了,我在想什么呢?”我烦躁的很,将娃娃又扔回了床上,觉得自己这想法简直有些太过离谱,娃娃就是娃娃,怎么还跟活物牵扯上了?

        刚扔回去,耳边又响起了一阵音乐,心里头刚刚压下的烦躁,忽然又升起,再次朝中的娃娃看去,却忽然意识到声音并非从它那边来的,而是关于我的手机。

        这这大半夜的还有人给我打电话,如此骚扰,令我心中有些不快,我拿起手机朝着屏幕上都看去,在瞧见闪烁的“唐宗华”三个字过后,神色稍稍缓和了下来。

        他并非是那些没礼貌的人,我俩相处也算是客客气气的,半夜里来了电话,想必是遇见了什么着急的事儿,我迅速接听,还未等开口,他急切的声音便传来了。

        “凌秋雨怎么办呀?我女朋友疯了!”

        我一愣,脑子都有些转不过弯儿来,唐宗华的女朋友忽然疯了?

        我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他有对象这回事儿,他家里头也没见过他旁人生活的迹象,这咋还突然冒出个男朋友来了,且上来就疯了。

        “怎么回事?你详细说说。”将心中的疑虑压下,我开口询问着,看看能否有帮他解决的办法。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刚才的时候,他突然从床头摸了一封信,打开没多久过后人便疯疯癫癫的,要么在地上打滚,要么站起来跳舞什么的,嘴里头还嘟囔着些奇怪的话。”

        唐宗华快速讲解着现场的情况,竭尽全力描述的详细。

        我满心震惊,按照他的说法,一切都是来源于一封信,一封极其特殊的信。

        记得上一封信的收信人高倩倩,似乎最后的结果,也是在收到信之后变得疯疯癫癫,虽然这中间又发生了各种事情,令我看不清背后的真相,可是与其也是有联系的。

        难不成除我之外还有其他的送信人?干着这一特殊的差事。

        “凌秋雨,你说我可该怎么办呀?我现在也控制不住她,说什么也不听。”唐宗华焦急声音再次传来,使得我回神。

        未见到真实的情况,妄自揣测也不是个办法,或许其中有所异常之处,需要探究个明白才行,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寻到解决的办法。

        “你等着,我马上就到。”我一边回应着,一边开始穿衣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狂奔出门外。

        所幸我俩住的地方相隔也不是太远,我这打个车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便已经到了他家门口。

        许是早就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刚到门口的那一瞬间,唐宗华便开了门,急忙将我迎接了进去。

        嘴里头不停讲着关于现场的情况,我一眼扫过去,客厅里头满是狼藉,地上还隐隐带着血迹,看看唐宗华被挠花的脸和手臂,想必二人也是折腾了好一会儿。

        “小雅实在是疯得厉害,没办法了,我将她绑了起来,也不能一直闹腾下去。”唐宗华一边说着,一边将我带进了卧室,指了指床上被包成粽子一般的女人。

        她还在床上翻滚着,发出诡异的嘶吼,待我进去之时,小雅翻朝着门口看来,我俩的视线碰撞上来,顿时她双目瞪大,瞧着我的眼神儿满是惊恐。

        没过多久,小雅又恢复了正常,先前的嘶吼也停了下来,一直躁动的身子,安安稳稳的躺在那里。

        唐宗华愣了一下,瞧了瞧我,再看看床上的人,眼中满是迷惑与惊奇,许久许久过后他才回过神,急忙朝着床上扑了过去,安抚先前躁动的女人。

        他嘴中关心的话语从未停下过,一句接着一句,同时手上也开始行动,将绑着小雅的绳子一一解开。

        这自始至终小雅都没有回应过一句话,确切的来说,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片刻都不曾离开过,已经无心去顾及唐宗华了。

        “宗华,信是什么样子的?给我看看。”我主动迈开步子,朝着唐宗华走去,嘴里头又追问着关于信的问题。

        在这期间,我的视线虽然从小雅身上收了回来,可是眼角的余光还在观察着她,不出所料,其目光所及仍旧是我,带着探究与警惕。

        心里头已经大体有了判断,就等着唐宗华把信拿出来了。

        “是这封信,我也不知道里头具体的内容是什么,每一次我想打开看一看,小雅便会疯得更厉害,我也不敢再动。”

        纵使是心里头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当我真正看见信的那一刻,还是有些崩溃的。

        这封信与我之前送出的一模一样,不论是从质感,或者大小,还是格式之类的,完全都是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

        不过有一处令我心里头生了疑虑,记得信上面都应该标注是收信人的,这个也不例外,可怪就怪在上面的名字是模糊的,像是被水泡过,收信人的名字都花了。

        “你知道小雅什么时候收到的这封信吗?又是谁送给他的?”我开口询问着详细的情况,想要了解到送信人。

        坦白说,我心里头生了私心,我想要知道跟我做着同样差事的人是谁?他又有怎样的心境与体验?是否拥有了摆脱目前困境的办法,我想寻求帮助。

        “这个我也不知道。”唐宗华摇了摇头,又朝着床上的人看去,“小雅最近的行踪隐秘的很,我也不知道她是啥时候鼓捣来的。”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床上的小雅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稳,胸膛渐渐起伏着,瞧这样子应当是已经睡着了。

        鉴于先前她发疯的经历,现在我也不好将其叫起来,询问详细的事儿,万一再闹腾出点儿其他的什么,又是一大麻烦。

        思量过后,我开口道,“能不能把这信给我,我去帮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想把信带走,详细研究一下,或者是问问绪韩,如此一来,或许能够得到答案。

        “行!都行的!你还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讲!”唐宗华一个劲儿的点头,对于这封信,像是对待瘟神一般,恨不得立刻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