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七章无限失落

第五百九十七章无限失落

        想要活动身子,四肢就跟灌了铅似的,难以动弹,甚至是产生一种幻觉,我已经摆动了手臂,活动起了腿,可是事实却是并非如此,到了最后的时候,我仍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试图张开嘴,嘶吼出声欲要求救,可是嗓子晦涩又沙哑,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我也分不清,这声音到底是我的幻觉,还是确确实实从我口中脱出的了。

        我这动弹不得意识却清醒,思想崩溃满心无力,便是我此时此刻的状态,我该如何解决?

        毕竟如此受控的局面持续下去,我想我会疯的彻底。

        正当我深思之时,脸上似乎突然扑过来了一个东西,浑身冰凉,其滑过我的面颊之时,有种刺刺的感觉,仿佛他的肢体顶端,是万分的尖锐。

        我强力睁开眼睛,用那一小条缝所获得的视线,去观察我头上的这个东西,入眼的却只是其小部分罢了,枯瘦蜡黄便是这玩意儿的肌肤状态。

        我脑海中迅速思索着,与其相配的生物,想要进行类比一番确认其身份。

        他却忽然往下挪动身子,眼睛直勾勾贴在了我的眼皮之上,入眼的便是通体的白色。

        我脑子嗡的一声,心中一惊,大体已经了解到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在我还未确定之时,咯咯的笑声又响了起来,那尖锐的爪子,在我的皮肤一个劲儿滑着。

        这是先前曾在我腹中孕育过的婴灵,此时此刻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趴在我的头上对我进行一番凌虐。

        我满心的惊慌,可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我的控制,我连反抗都进行不了,此时此刻我便是案板上的跕肉,任人宰割。

        他的指尖刺入我的皮肤,入骨的痛感迅速传来,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痛苦低吟出声,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可是悲哀的是,我仍旧难以回神,动弹不得,只能够生生忍下这一切。

        婴灵的爪子从我的面上撕下一块肌肤,随即摆在我的面前开始晃悠,他的笑声也越来越大,是那般的得意,那般的嘲讽。

        紧接着他往我的身下爬去,将我的衣服撕扯开来,手再从我的胸膛渐渐下滑,摸到了腹部。

        我心里头大体已经清楚他即将要做什么了?,果不其然,下一秒的时候他的指尖又穿过我的腹部,直接将其划开。

        两手抓在口子处用力向外拉扯,腹部传来一阵流动感,似是有什么东西下坠一半,很快我便反应过来,那是我的肠子全部都流了出去。

        现如今我已然是个废人了,即便是我能控制我自己的身体,又即便是我有足够的战斗力,也已经是徒劳了,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完好,相信也已经命不久矣。

        心中有升起了放弃的迹象,坦然放弃这一切,凡合上眼睛,不再做任何的挣扎,使得自己完全放松下来,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突然间原本失去掌控的四肢,开始逐渐有了力气,我的头也没有那么痛了,眼皮微动,似是能张开更多。

        “凌秋雨。”那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倾刻间我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浊泪。

        我的鼻尖一阵发酸,连带着心里头都是无尽的酸涩,隐隐又泛着痛。

        我的眼皮微微抬起,我调整着视线可见的范围,把目光投在了不远处两个打斗的身影上面。

        身材高挑的她灵活翻滚着身子,去捕捉婴灵,并对其造成伤害。

        可以看出她的身手是相当不错的,那穷凶极恶的婴灵,在她的手下一直处于下风,挨了无数次揍,发出一声又一声的低吼。

        不多久,婴灵便彻底败了下来,迅速逃窜,远离了此处,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我身上的束缚感彻底消失,我可以勉勉强强活动一下身子。

        大口喘着气儿,调节着自己的情绪以及身体情况,而后手往撑在床上,预备着起身。

        肩上却是一沉,我又被按了下来,随之耳边响起的是按打火机的声音,紧接着着鼻尖插入香烟的气息,是那般的熟悉。

        我欲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这一切却又忽然消失,连她的身影我都看不到了。

        心中一阵惊慌,猛的坐起了身子,眼睛睁得愣大,有些失神的望着前方。

        房子里头空荡荡的一片,除了我别无他人,脑海中反复出现出关于她的身影,她方才所做的一切与眼下的空白,形成了鲜明,心中无限失落。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朝着自己身上看去,没有被剖开的腹部,也没有流出的肠子,再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一切完好无损,仿佛方才出现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

        我垂下头,又泄了一口气,准备下床穿上鞋子,站起身的那一刻,我被眼前忽然出现的人所惊呆了。

        先前喊我妈妈的那个小姑娘,此时此刻又站在了我的房中,脸上仍旧是那天真无邪的笑,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可是眼神却是万分的空洞,没有人的灵气。

        她忽然抬起手,手中握了一把匕首,幽幽泛着冷光,配上她面上那别扭的笑,显得有些格外渗人。

        心中一阵不妙的感觉涌了上来,我缓缓后退,两步思索着待会儿对抗的办法,总归是不能让这么一个小姑娘,一刀子捅进了我的身上。

        我思索之时,意外却发生了,小姑娘的刀直插自己的腹部,一下接着一下动作十分的凶猛凌厉,不见半点犹豫。

        而她的面上仍旧是先前的天真的笑,眼神都未曾闪烁一下,仿佛这刀子扎的并非是她自己一般,半点疼痛感都没有产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对这个小姑娘产生了怜悯之意,明明知道其并非常人,也明明知道,或许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是带有目的性的。

        可是我的内心却不受控制,不愿看她受这份苦,上前阻拦了下来。

        当我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小姑娘的动作停了下来,身子一颤,随即缓缓抬起头,面上的那副假笑也已然消失,眼睛中闪烁出了迷茫,静静瞧着我,似是在探究一般。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