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五章得意

第五百九十五章得意

        隐约间还能够听到打雷的声音,瞧这架势,估摸着是得下雨了,我需得寻个合适的地方躲避下才好。

        我这才刚刚思考完没多久,面上面是一阵湿润,似是雨水滴落上了一般。

        伸出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收回之时,却忽然发现,我的掌心全部都是红色液体,且有些粘稠,将手移到鼻子边,轻轻嗅了嗅,有股甜腥味儿。

        毫无疑问,落在我脸上的是大片的血水,心里头有些打怵,不自觉吞咽了一下口水,在四处打量着,想要找个可以躲避这血水的地方。

        寻找一番过后,瞧见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我当即迈开步子,朝起其狂奔过去。

        天儿太冷了,为了暖暖身子,我在咖啡店里头点了杯热咖啡,连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小口酌着着热饮,同时打量着窗外,以免错过钱思思的身影

        “咖啡好喝吗?”

        未等我去找寻她,钱思思便主动的出现了,此时此刻正站在我的面前,询问着我关于咖啡的问题。

        端咖啡的手轻轻颤抖,趁着其未曾洒落,我急忙又放在了桌子上,随即再次抬首,看着面前的人,点了点头应一句,“挺好喝的,味道很特别。”

        我客气着开口,语落之时,又拿起了咖啡杯小酌一番,试图通过此种方法,来缓解自己心中的紧张感。

        “好喝的话你就多喝点。”钱思思勾唇一笑,眼中别有深意,随即坐在了我的面前,目光投落在我的脸上。

        我悻悻点头,直接端起咖啡归将里头的饮品一饮而尽。

        忽然之间,感觉唇部似是有被什么东西碰触了一下,圆圆润润的的触感,我取下了咖啡杯,视线投放了上去,看清里面的东西之时,我胃里头一阵恶心。

        在那咖啡杯底部的分明是一只眼珠子,而刚刚我喝的是由它泡制出的咖啡,我所触碰到的也是它的边缘,如此恶心之极的事儿,现如今被我给碰上了。

        “怎么忽然变成了这幅表情,刚刚你还说咖啡好喝的呀。”钱思思戏谑开口,看着我的眼神儿满是不屑。

        我心中一阵气愤,紧握起了拳头,死死盯着面前的人,瞧她这架势,分明是什么都知道了,可是却偏偏要看我的笑话。

        “你故意的!”我厉声喊着,将自己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伸出手用力拍打着桌子,企图对其造成恐吓,给自己打气的同时,又想着让她心生退意。

        终归是我太天真,钱思思岂是常人,纵使我怎么愤怒,她都无动于衷,面上不显半点波澜,反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自己的咖啡厅,我想怎样就怎样,我愿意往里头放什么东西,那是我的权利,而至于你,不过是我戏弄的对象罢了,别整天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

        钱思思各种难听的话都讲了出来,字字诛,非但是眼前的事儿,包括我过去的几个月,以及这几年所有的失败,她全都讲了个清楚,且对我进行一番辱骂。

        我心里的愤怒之意越来越浓,可是最为悲哀的是,我不敢将其发泄出来,只能够生生忍着这一切。

        一来是怕她对我做过分的事情,跟这个女人争斗,我根本招架不住,这二来便是怕我自己任务失败,最后倒霉的,还不是我自己。

        纠结了许久也清楚墨迹无用,我稳住心神,决定直奔主题,对其开口道,“我有东西要给你。”

        同时手伸进自己的布兜,在里头找寻信的踪迹,可是触摸到的那一瞬间,我的指尖传来刺痛感,迅速贯穿全身,令我难受至极。

        “还真是有意思呢。”钱思思嗤笑出声,伸出手指在桌面上不停敲击着,看着我的目光也带了探寻之意。

        我刚要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突然意识涣散,耳边除了她敲击桌面的声音,再无其他,整个人似乎都被占据了一般。

        除此之外,我手上的痛感也越来越强烈,手指似乎也在被掰扯着,被迫松开。

        信我都握不住了,更何况是拿出来,放到钱思思的面前呢?

        心中一阵烦闷,目光死死盯着她敲击桌面的手指,忽然明白过来,似乎一切都是有意而为,都是带有目的性的,而我则是其实施的对象。

        我张开口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发现连蠕动嘴唇的力气都没有了,除了呆呆愣愣的坐在原处,我什么都做不了。

        看来今日一事,我是要失败了,而背后的原因,令我毛骨悚然。

        “姐,有机会再见。”钱思思血一般的红唇缓缓勾起,娇媚的吐了几个字,随即起身预备离开。

        转身之时,她朝着我身上勾了几下,原本以为其呼唤的人是我,却不曾想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从我身上窜出,朝着钱思思的怀抱奔去。

        趴到她身上之时,又转过头朝着我这边看来,还带着咯咯的笑声,手细长的手胡乱在空中挥舞着,只有一双眼的面,带了满满的得意。

        我迅速低头,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观察着上面的情况,发现自己的皮肉被扯下了大片,手上一片血肉模糊。

        我回想起了许久之前,婴灵我腹中出世之时的场景,便是骑在我的身上,一点一点将我的皮肉撕扯开来,使得我的身体七零八落,彻底消散,而现如今遇到的情况,倒是与其有几分相似。

        然而最为骇人的并非此事,是在于婴灵与钱思思之间的联系,他们似乎是完全成为了主仆,其受钱思思控制与指挥。

        如此一来,时间久了过后,她便成为万般强大的存在,只需要放出婴灵,便可以解决一切,他人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我从前对其制造的所有不快,估计最后都将全部清算一遍,最终我也会被吞噬掉。

        我惊恐之余,钱思思又回来了,身子一弯,双手拍在桌子上,脸与我凑近面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不自觉的,我连人带凳子往后倒退,凳子腿儿在地上摩擦,发出剧烈的响声。

        “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够浪费了。”钱思思戏谑开口,挑了挑眉,伸出手插入了我的咖啡杯,将里头的眼球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