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迁坟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五章灼热般的疼痛

第五百八十五章灼热般的疼痛

        “愣着干什么呢?”见我犹豫,钱奶奶眼中有些许的不悦,低声呵斥一番。

        我也不敢做过多的犹豫,急忙爬上了那张床,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凉意袭满了我的全身。

        随即钱奶奶走上前,将我腹部的衣服扯开,我身子一个激灵,扭头朝着她看去,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周围光线的原因,还是来自于她本身,她的面颊像是浮了一层黑雾,我瞧在眼里,总觉得压抑的很。

        她将蜡烛的蜡油,滴在了我的腹部之上,灼热般的疼痛,令我有些难以忍受,还未等说些什么,她便又继续了方才的动作,这没多久,我腹部便被蜡覆盖了,她又拿出一种粉末状的东西洒,在了上面。

        这种奇怪的操作一直在继续着,每当我想要说些什么之时,钱奶奶便是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了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中愈发的别扭,仿佛此次事件并非在拯救我,而是有其他的阴谋一般,只是每每有这种想法,脑海当中便浮现出绪韩曾经讲过的话。

        他说过,钱奶奶可以帮我解决这一切的。

        除了忍受,我别无他法,紧紧闭上自己的眼睛,使自己忽略这种不适感,压下自己心中的别扭之意,静静等待着一切的结束。

        “嘭!”

        一震巨响传出,我猛的睁开眼睛,朝着门口看去,我们好好的门已经倒在了地上,而钱思思则是站在了门口,朝着我这边看来。

        她的两个眼球已经全部变为白色,面色呈现一种灰白,唇上也起了一层死皮,总体透着一股阴冷狠戾之色,看得我心里头直打怵。

        紧接着她举起了菜刀,朝着我狂奔过来,嘴咧开,露出里面渐渐的獠牙,上头隐隐带着红色的血迹。

        又从钢板床上弹坐起来,往地上滑去,随即钻进了钢板床底,正在此时刚把床发出剧烈的声响,震得我耳朵生疼,我心里头清楚,钱思思这是将菜刀砍在了床上。

        也幸好我躲在了床底,避开了这一劫,不然的话,估计她一直菜刀下来,我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没了。

        我借着微弱的光亮,透过床底的视界,我借着微弱的光亮,打量着房间里头的情况,思索着待会儿逃脱的路线,也要做好跟钱思思正面对峙的准备。

        “嘿嘿……”

        低沉的笑声响起,钱思思蹲下了身子,瞧着缩在床底的我,她原本起了一层死皮的唇,此时此刻被鲜血浸湿,大半个脸上都是猩红色,那双纯白色的眼球咕噜咕噜转转。

        手里头举着的菜刀不停的晃动,却迟迟未落下来,那是在刻意戏耍我。

        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极力压下心中的恐惧,竭力保持淡定,使得自己拥有正常的思考能力。

        我缓缓往后挪动着身子,想要先离开床底,与钱思思拉开距离,然后采用迂回战术,绕开她之后,在逃离此处。

        也正是我这一番动作,彻底惹怒了她,原本还嘿嘿笑的人,脸立刻拉了下来,举着菜刀的手朝着我这边伸来,猛的划过。

        幸好我逃脱的快,再次避开了一劫,当我站起身之时,我却发现钱奶奶一直站在一旁,静静瞧着这一切,丝毫没有参与帮助我的迹象。

        非但如此,钱奶奶脸上还含了隐秘的笑,似是在看笑话一般。

        在那一瞬间,我的内心崩溃了,明明是不是说好了,她要来拯救我的吗?不是说好了她要帮助我的吗?怎么到现在,在我遇到危难之时,她却袖手旁观,且还站在一旁看戏。

        我没有时间去思考太多,钱思思再次拎着刀追赶了上来,迅速回神,迈开腿朝着门口狂奔,身后的人发出野兽一般的狂叫,我微微侧目,眼角的余光朝着钱思思撇去,她正拿着菜刀在空中胡乱挥舞。

        我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临近门口之时,快速冲了出去,随即将门带了上来,我紧紧拽着门把手,四处观望一番,随即地上找了个木棍,别在了上面,将门封死。

        刚刚才做完这一切,门上面发出了巨响,我的身子不自觉的跟着颤了一下,同时往后跳动着,远离此处,抬起头看看,门上头裂了道缝,隐约可见菜刀从其缝隙中露出。

        没敢做过多的停留,我迅速逃离了此处,远离了这栋房子。

        当我彻底逃离,站在大马路上的那一刻,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呼吸着较为干净的空气,活我的身上的劲儿全都泄了,腿也跟着软了起来,差点儿就差点摔倒在地。

        缓了好久过后,我才勉强的适应了这一切,倚靠在路边的大树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儿,眼神无比的空洞,连自我都难以找寻得到。

        我又迈开了步子,缓缓挪动着,朝着我公寓的方向去了,途中我的脑子一直都是乱糟糟的,而究其原因,全部都是来自于我腹部的那个婴灵,致使我怀孕的那个玩意儿。

        今天的“流产计划”失败了,可是我也不能一直带着这东西,等着他成型,万一到时候肚子大了起来,我还怎么见人,且不论这个,问题是我怎么生产,一刀划开肚子,我这命都没了。

        正当我烦闷之时,恰好抬头瞧见了一药店,电视剧里头看见过的情节,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这世界上,还有个词叫“药流”。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决定要实施那大胆的想法,或许我能够因此而将其解决……

        抬起步子,朝着药店里头走去,售货员上前询问我所需,我踌躇半响,满心犹豫,最终支支吾吾开开口道,“有没有用来打胎的药。”

        原本还算客气的售货员,在听闻此话之时,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对我丢出无尽的白眼,没带好气的道一句,“有!”

        随即利索转身,走到药架前头,查找着药物,每个动作都跟带了脾气是似的。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满心的无奈,我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认定为渣女了,很随便的女人。